笔趣阁 > 骨头们想种田 > 94.大风歌起天剑落

94.大风歌起天剑落

    吱~!
  
      白影掠过捉住独臂杨远远飞遁消失在夜空中,多少次死里逃生靠的就是这一后着。
  
      金冠雪羽雕速度极快连死亡卡赞都没有反应过来。
  
      “居然逃了一个,暂且放过你少吃一口而已,能忍到现在才逃也是不容易。”死亡卡赞手下不停涤世剑刺中防御盾。
  
      呯!
  
      防御罩抵挡了葬魂那么长时间早已脆弱不堪,涤世剑轻轻一刺便像玻璃般片片崩落,化为光点消逝。
  
      阵破,咻咻咻~
  
      早已准备好的轻弩连射,仅剩的弩箭在一瞬间射空。
  
      可惜这一小波箭雨这像死亡卡赞说的一样只是垂死挣扎的行为,涤世剑一绞箭支在身外两米就被烧成灰烬,箭头化成铁水。
  
      “哼!蚍蜉撼树。”死亡卡赞左手一扬葬魂化成巨掌压下。
  
      “剑藏,光怪陆离。”罗星长剑闪过一团亮光,一片幻影瞬间铺开之后也不看有没有用,抱住卡丽拉向右猛冲。
  
      哧啦!
  
      像红铁化雪般幻影居然也被吞噬掉,说到底幻影也是由能量形成的,面对葬魂一下就被破掉,但是已经够众人逃出那个范围了。
  
      迅速最慢的马尔科被附近的竹竿用巧劲提起甩得老远。
  
      “只死了一个,小看你们了,不过也该结束了,这个范围的葬魂你们逃给我看看。”死亡卡赞左手一打响指,葬魂像雾气一般迅速扩散开去。
  
      “禾哥!”达姆睁眼欲裂一道光明剑气扫出,死亡卡赞避都没避直接收纳了,蚊子再小也是肉。
  
      “达姆冷静,接近他近战。”
  
      “哼,痴心妄想,看看你们头顶种周围。”死亡一声冷笑,这种挣扎很有开胃的作用,绝望也是很好的调味料。
  
      悄无声息的一大片葬魂已经将众人重新围了起来,向内慢慢收缩,他不急,一下子杀死就没意思了,品尝绝望的味道很重要。
  
      范围越缩越小,众人越退越近直到无路可退。
  
      “圣女您说真的有神界吗?”
  
      “有。”
  
      “那么神界再见。”达姆面露决绝突然冲出扑向葬魂围成的墙。
  
      “别~!”
  
      “达姆!”
  
      轰隆!一团炽亮的光芒闪过,葬魂之墙被炸得向外鼓出一个大包,但是并没破。
  
      “有用,葬魂虽然能吸引能量,但也需要时间,一瞬间的爆发它来不及完全吸引。”达姆的牺牲好像给众人指出了一条可能的活路。
  
      “该我们了,兄弟们一起上路吧,也好有个伴。”
  
      “圣女,您比我妹妹温柔多了,谢谢您的照顾。”
  
      “活下去小丫头。”
  
      “罗队你个王八蛋,我早就看不愦你那死人脸了,呸!”
  
      “哈哈哈哈。”
  
      “太幸苦了,就让大们去做吧。我们走了。”
  
      “你们想干什么?停下,这是在做反作用,只会让他更强。这是命令,停下来。”罗星大喝,保声音已完全没了平的冷漠。
  
      “光辉永存,让我们也照耀天地吧!”六人向着同一个方向猛冲,六团炽白的光芒同时闪起,刺破葬魂墙也同时照亮了整个天阴山。
  
      轰隆!地动山摇,沙尘腾起达百丈之高,猝不及防的死亡卡赞被逝翻出去上千米砸进山壁生死不知。
  
      马尔科本就被甩到远处受到的波及不大,但被卷起的沙尘埋了住。
  
      罗星与卡丽拉合力撑起一个勉强护住四人的防御罩。
  
      待一切都平静下来,白森之谷已面目全非,就就残存不多的白森木又被削去了一大半,谷里多了一个上百米的沉坑。
  
      死亡卡赞从山壁里走了出来,“咳咳!这群疯子,要不是提前吸引了那么多能量,生命力也有富有可供修复,要不然那一下子我的成神之路真得断送掉,以后还是小心点为妙。”
  
      “真该死,好不容易聚集培神的葬魂飘得到处都是,招集回来还得费点时间。”
  
      哗啦!沙尘里忽然冐出一人,对着死亡卡赞当胸拍下,“可惜你没机会了。”
  
      “找死,我的葬魂衣可还在。”
  
      “我没瞎,大风起兮!”
  
      呯!弗利翁裹着风息的双掌结结实实拍中卡赞胸口。
  
      “怎么可能,葬魂衣吹开了!”死亡卡赞大惊。
  
      “你可以死了。”
  
      “死的是你蝼蚁。”
  
      噗!
  
      散开的葬魂衣凝化成刺,瞬间洞穿弗利翁的身体,本就不多的生命力迅速流逝。
  
      “呵!也算是圆满了。”
  
      “天剑落!”独臂杨人剑合一夹着无尽剑意自高空直泻而落,他居然没逃跑。
  
      “不~!”
  
      噗!长剑穿颅而进破裆而出,剑意自身横卷洞穿五脏六腑,筋骨血肉。
  
      “死啊!”
  
      竹竿也在同时从沙下窜出,沉重的狼牙棒裹着斗气狠狠砸下。
  
      噗!死亡卡赞本就成破烂的身体被砸得更加稀烂混入沙土。
  
      “光耀长空。”一把光焰剑从远处飞至扎进一堆烂肉里,烂肉被焚尽成化真正的尘土。
  
      “完结了?”
  
      “不知道!”
  
      “老头死了。”竹竿看着弗利翁干枯的遗体,“让你别接非要接,死了吧!还得我把你带回家。”
  
      “小心那些葬魂!”卡丽拉大声示警。
  
      被吹散的葬魂衣原本失去控制后成了雾状静静的悬浮着,现在突然剧烈的扭曲膨胀变成了各种动物和人的形状,变形后密密麻麻的呆在原地并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这什么情况?!”独臂杨向后退出一大段距离才停下来。
  
      竹竿迅速背起弗利翁的尸体退得最远,其他人也不例外,齐刷刷的往后退。
  
      “看来都是附近生物的魂体,被抽来祭炼了。”罗星从其辩认出了不少曾经见过山贼的样貌,虽然面目模糊不少。
  
      “现在不是说原因的时候吧!这些怎么处理?光是看着就觉得危险!”独臂杨总算知道为什么杀死了卡赞危险的感觉依然一刻没消退过了,根原还是这些葬魂。
  
      “圣女?”罗星也没办法只能看卡丽拉的了。
  
      “得找个合适的容器封印住,要不然扩散到外面去将是一大浩劫。”
  
      “能封印就好!”独臂杨松了一口气,最怕就是没办法处理。
  
      “只怕这个容器不好找吧?”竹竿点出了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