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武崛起 > 第96章 平安京“割草无双” 上

第96章 平安京“割草无双” 上


  时间拨回到两个时辰前,这座平安京内的皇宫御前,大将军坂田忠信和大神官稻荷巫女还在那里争执。
  “天闹黑卡,大神官此言纯属无稽之谈,什么传说中的大天狗,臣收到的情报是对方不过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支那高手,顶多身法玄妙了一些,引起下面那帮贱民的恐慌和臆想罢了。凭借我平安京这高大的城墙,加上五万忠心耿耿的士兵,定叫那个人有来无回。”坂田大将军信誓旦旦的说道。
  “天闹黑卡,臣从神尊传下的预警中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个妖怪背生双翼,腰悬长剑,长相不是人类,挥手使出妖术,相隔四五丈远就能取人性命,与记载中那大天狗一般无二。请天闹黑卡避入密室,臣担心那妖怪会直取皇宫。”稻荷巫女也不和坂田忠信争执,只是向坐在上首的天闹黑卡进言。
  “这。。。”这位天闹黑卡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但也是个没主见的主,两方权臣在下面撕逼,各有各的道理,要知道神鬼之说的事情在如今的东瀛是常识,所以他整个人也是懵逼的。
  看着下面撕逼了半个时辰后,最终结果就是双方一拍两散,坚信李承不过是个武林高手的坂田大将军带着军队组织城防,而坚信李承是传说中的大妖大天狗的稻荷巫女,将天闹黑卡劝进了地下的密室,组织起了所有剩下的护法以及部分皇宫禁卫军,利用皇宫中的条件,开始布置起了陷阱,防止李承直接飞进皇宫。
  而稻荷巫女,则是第一时间一个人回到神社镇守,等待李承到来。
  李承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城市中间那座最高大的建筑——皇宫,而是随机选择钻入了一条比较狭窄的小巷。李承这一下不但打乱了坂田大将军的布局,也出乎了大神官稻荷巫女一系的预料。
  原本已经在皇宫中布好了埋伏的护法(忍者)和禁卫军们一下子尴尬了,他们遵从稻荷巫女给出的神谕预警,在这座最显眼的皇宫中布下埋伏,就像一只蜘蛛在自己巢穴中织出了一层又一层的蛛网,等着李承这只强壮的雀鸟钻进来。虽然所有的大护法已经全部牺牲了,但是他们坚信在他们的安排下,定让李承这个疑似大天狗的大妖怪饮恨于此。
  如今李承没有进来,他们是去外面帮助围剿李承还是继续在这里蹲守,让他们犯了难。而且作为首领的稻荷巫女不在,他们谁也不敢拍板。
  李承还剑入鞘,刚刚绞杀了一小队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士兵,李承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虽然自己在巷战中确实可以废掉对方弓箭的大规模集火,但是自己在目前不想暴露《霸王色霸气》的前提下,杀敌效率不是很高。对付靠过来的敌人,如果敌人没有进入视野范围,那么消耗较低的《六脉神剑》就无法使用;而使用远程攻击的《降龙十八掌》的话,消耗又太大。
  刚刚李承就是躲在拐角,然后冲进敌方队伍中一阵砍杀结束的战斗。不过李承觉得风险还是比较高,所以对处在神识范围内,视线以外的敌人,最好还是能够找到一种低消耗的方法来应对。毕竟如今自己可是在进行地狱难度的“无双模式”,没有类似于包子肉块之类的东西可以恢复血量,即使对方每一百人的性命能够换自己一道伤口,那么自己肯定必死无疑。
  思索了大约两分钟,李承就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使用《控鹤功》来控制宝剑。长达十米的控制距离配合神识,组合而成的《伪···御剑术》绝对会让这些倭人大开眼界。
  心念及此,右手手套上的金丝被解放,末端缠上朱顺宝剑的剑柄,然后将宝剑从腰间剑鞘拔出,将宝剑平放到自己的面前。刚刚李承用朱顺的这柄宝剑杀了一队东瀛士兵,剑身上也没有残留上任何的血渍,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属于神兵级别的兵刃了。
  看着剑身上用隶属刻印的“诛邪”二字,李承小声的自言自语,“诛邪啊诛邪,就请你陪我一起为你的主人报仇吧。”
  接着李承便将诛邪剑悬浮于头顶,远远望去,还真有点仙侠中剑仙的韵味。
  有了《伪·御剑术》的帮助,李承开始主动的出击寻找敌军士兵进行猎杀。东瀛的士兵往往都是在行进的过程中,被小巷中/屋顶上/房屋中突然射出的剑光割下头颅。由于诛邪剑飞射的速度够快,加上真元加持提高了锋利程度,这些人死去的时候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通过这样的方式杀了几百人后,李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虽然自己神识的主动探查半径被进一步压缩到了四十一米左右,但是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却是消失了。
  仔细想想李承就明白了,幕后黑手的属下也是需要有隐私权的。如果那个兼修道家和阴阳家功法的高手将这个城市也纳入监视的范围,城内那些修炼了阴阳家功法的高手肯定也能感应到。面对这样过分苛责的老板,手下不是造反就是跑光。
  虽然没有了敌人“见闻色霸气”的监视,但不就意味着李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四处搞事了。毕竟整座城市拥有五万的守军,加上那么多在城市中的倭人做眼线,李承也没有一点隐藏意思的四处杀人,所以很快就被一个近千人规模的士兵远远的围住了。
  感受着那些士兵逐渐缩小包围圈,向着自己隐藏的这件宅邸靠了过来。李承心中冷笑,选择了一处突围方向,然后主动靠近了过去,随后《伪·御剑术》发动,一下子就将薄弱的防御网上打开了一个洞,随后便从这个包围网中钻了出去。
  接下来,李承为了迷惑城内的守军,避开了一路上发现的小队士兵,重新选择了一个地方略作修整后再次开始杀戮,气的坂田大将军狂骂“八格牙路”,一连砍掉了五个传令兵的脑袋泄愤。
  就这样,李承在这座他不知道姓名的城市里面展开了游击战,在这一人VS一国的战争中,李承充分的通过实践,进一步深刻理解了太祖的十六字游击真言。
  半天时间,李承初步统计战果,发现自己已经杀死了两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