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百分百喜欢 > part1想撞进先生的胸膛

part1想撞进先生的胸膛


  【CAST:丁程鑫李虞朵易烊千玺安然】
  “还是被吃抹干净了啊。”丁程鑫叹气。
  早知道就不带她去见王俊凯了,真没意思。丁程鑫倚靠着墙壁,眯起眼睛直视着头顶上方依然是通宵的狂欢华年。灯红酒绿,****,这个圈子里没有永远的友谊,有的只是永恒的权益。
  从七岁到十七岁,那是他观望过无数次的天空,一成不变的大小,一成不变的属于他。
  这座城市里,多少人热泪盈眶遗憾告终,多少人无所眷恋****,许多人的成长往往只在一夜之间,因为对于世界而言,每个人都只是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一生可以用更小的时间单位来计量。
  仅仅只是一瞬。
  但时间抹杀不去的不只是罪过,还有出身。
  而我们,恰好都出生在一个习惯用出身论罪过的时代。
  金钱汇聚时间,用于创造更多的金钱。无数人争相跳进财力的熔炉,丁程鑫似乎应该庆幸,自己从未这样被支控过。
  “这是第几次了,丁程鑫?”
  (凉拌木耳朵饰李虞朵)
  丁程鑫抬眼,眼前的少女个子娇小,披着黑色西装,一头利落的短发,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盯着他,丁程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讨好地冲她咧嘴笑。
  下一秒钟,少女伸手毫不客气地拧住他的耳朵:“你又他妈给我跑夜店来了?!”
  “疼……朵朵姐你轻点!!!”丁程鑫吃痛出声,一瞬间好看的丹凤眼就泛了红,闪着一眨一眨的泪光,直视着她,一眨眼睛,一滴眼泪刚好掉下来。模样比女生还要好看几分。
  面前的少女哼了一声,丝毫不因为他的表现而显得手软:
  “您这是什么神仙演技?我都要为之动容了。”
  【一秒收回眼泪】“切,这叫丁·你爹落泪·演技,想不到吧。”
  李虞朵面无表情地松开掐着他耳朵的手,干脆利落地拍了拍手:“叫姐姐。”
  “才不要。”
  李虞朵无奈地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吧台上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女孩,她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谁啊?”
  “一个学姐。”丁程鑫眯着眼睛笑得像只单纯无害的小狐狸,顿了几秒,又补充道,“很好看的一个学姐。”
  “那不去处理一下?看上去情绪不太好。”李虞朵手指敲打着三角钢琴的琴键,偏过头看他。
  “说得对。”
  丁程鑫说着,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易烊千玺,有个事情麻烦你一下。”
  上帝视角结束:返女主视角
  我是被易烊千玺敲醒的。他进来的时候带着一阵很野的风,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反正和他一样不好形容。我抬眼看易烊千玺一副被绿了的样子,后背吓出了一身冷汗,很怕他会在我脑袋上敲碎一个啤酒瓶。
  “王俊凯呢?自己跑了?”易烊千玺看起来马上要吃人了,“是不是男人啊他?!”
  我垂下眼:“……我让他先走的。”
  易烊千玺沉默了两秒,我很庆信他没有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其实只是没办法整理自己的感情而已。他酒红色的头发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微微闪着金属的光,我仰了仰酸痛的脖子,努力扯开一脸傻乎乎的笑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神仙无所不知。”
  易烊千玺说着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他用的力道有些大,我微微闷哼了一声,然后感觉他微微松开了我:“走吧。”
  “……去哪?”
  “你不想今天晚上再见到王俊凯吧。”易烊千玺挑眉看向我,一向清冷的眼眸里带了几分极力扼制住的笑意和温柔。
  他一向能轻易窥探到别人内心的想法。
  我跟着易烊千玺走,走出酒吧门口,走到街道旁,易烊千玺并没有和我并排走,夜色里他的背影显得高大而沉默。我们谁都没有主动去打破这难得的沉默,毕竟我们之间相处的氛围,大多数时候我傻了吧唧他口吐砒霜,今天中午我还妄想拔他头发跟他决一死战,这样的沉默的确算是很难得的。
  我抬眼偷偷打量他的背影,路灯微弱的光芒漂浮在尘埃里,在他身后被分割成明和暗两片区域,黑色的影子被无限拉长到我的脚下,颜色比黑夜更加浓重,像是一条流淌着的无声的河,然而流过黎明尽头也终将失去颜色。
  “易烊千玺。”
  我停住脚步,在距离他几米开外的地方喊他。对方回头不明所以地看向我,我笑了笑:“没什么,就是你名字太好听了,我想多喊几遍。”
  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喊出口。我低头微微地笑,易烊千玺挑了挑眉,一如既往地先骂了我一句:“笨蛋。”
  “以后有的是时间喊我名字。”他眨眨眼狭促地笑。我没有去追问他说的以后是多久以后,想必也不会很久。
  我们这样注视了对方很久,我没有急着挪动步伐,他也没有急着移开目光。少年琥珀色的眼眸里有些与往日不同的温柔情绪,我不是没看出来。他双手插兜,眸色认真地看着我,然而动了动嘴唇,始终都没有轻易说出什么。
  我知道的,他从来没对我承诺过什么。
  是我一直以来都太理所当然的缘故。
  “易烊千玺,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我不知怎么就笑了起来,“别是要把我带去开房吧?”
  我带着恶作剧的神情打量眼前这个其实并不熟悉的少年,希望看到他脸色潮红连声否认的反应,然而对方只是笑起来,朝我微微走近了一步:
  “谁说我不敢?”他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揶揄,“看样子你很期待?”
  “……你才期待!!!!!”【超凶】
  ----------仙女味的分割线----------
  易烊千玺说到最后也是闹着玩的,我跟着他东拐西弯,眼前的路不知道会通往哪个目的地,然而专心走路的感觉很好,我也不再追问究竟要去哪。我一路上都在执着地试图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影子里,并大声宣布:
  “被我踩过影子的人明天出门踩狗屎。”
  易烊千玺看了我一眼:“那你明天当心别让我踩到你。”
  ……他妈的易烊千玺老子不还嘴你还蹬鼻子上眼了是吧!!你再怼我我就嘤嘤嘤了啊!!!我气得想用阿拉斯加花式回旋踢踢爆他的狗头,但是我要保持我的端庄。
  正在这时,易烊千玺停下脚步:“到了。”
  我诧异的看向面前那堵灰扑扑的砖墙,奇怪我们是不是要破墙而入。易烊千玺三下两下爬上墙头,居高临下地对目瞪狗呆的我伸出手:“上来。”
  ……你给我去死吧,你这个爬墙的小人。我不是很想在他面前展露我手脚并用酷似土拨鼠而且还不一定爬得上去的**的**技术,看着易烊千玺一脸“你他妈还在磨蹭什么”的神情,我突然很想去死一死。
  然而易烊千玺已经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少年炽热的体温直达掌心,连其中的纹路轮廓都被细细勾勒成心电图的模样,传递着最真实有力的心跳:
  “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
  我死活不敢站在墙头上往下跳怕摔成**,尽管再三保证他会在下面接住我——“真摔死了也有我在下面垫着”,然而我坚持认为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易烊千玺此行说不定就是为了把我摔死然后继承我恋与制作人的ssr。
  易烊千玺大喊:“你他妈倒是跳下来啊!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才不要,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跟两个**一样。我心中默默回答,我站在墙头上想爬墙又不敢最后直直扑进了他怀里,甚至一度怀疑我撞碎了他的肾,我才不要再来一次。
  “……安然!”
  我愣了一下,腿一软就biu地跳了下去,易烊千玺接住老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冲鸭!!!
  我的脑袋碰的撞上他的胸膛,刚想抬起头却被他的手牢牢按住,易烊千玺的手掌带着一点急切和强硬,把我的头摁进了他的怀里。少年起伏不定的胸膛里是跳动不息的心脏和日不落的信仰,我抽抽鼻子就可以闻到他身上干净的味道。
  “……安全着陆。”易烊千玺说。
  不想撞南墙,想撞进先生的胸膛。
  ——来自奶糖夫妇的抱抱日常
  正在这时,四周的彩灯像是约定好了一样纷纷亮起,我诧异的从他肩膀处抬头,面前流光溢彩的旋转木马随着小马宝莉音乐的响起缓慢又温柔地挪动着步伐,我偏头看易烊千玺,橙色的灯光将他硬朗的侧脸轮廓映照得分外柔和,对方在此刻转过头像个邀功的小孩子一样冲我得意地笑:
  “我是神仙吧?”
  我愣了两秒,去揪他的脸:“你……你今天怎么这么怪?”
  易烊千玺因为我突如其来的过分亲昵的举动显得有些不自在:“哪里怪了?”
  “怪可爱的。”我说着笑起来,“你要是每天都这么可爱多好。”
  我说不定都会喜欢上你了。
  易烊千玺说这片游乐园快要拆迁了,由于没人管辖,所以可以自己把电闸打开:“像永无岛一样。”
  他的眼睛被映照得闪闪发光,很漂亮。
  谁可以永远不长大。
  我伸手去扯他的袖子:“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好不好?”【疯狂暗示】
  “不要,多幼稚啊。”易烊千玺有些别扭地别过脸,不肯看我。
  “……你都把我带到游乐场了,好意思说我幼稚?”
  “……”
  我拉着他一连坐了三次旋转木马,其实我小时候很少坐这玩意,我那时候一来游乐园就是直奔过山车海盗船鬼屋这类游乐项目去的,后来五岁后我就再也没去过游乐园,不知道为什么。我老觉得旋转木马上的
  马又丑又没有灵气,很嫌弃它。
  ……其实也有可能是不止一次看到情侣在上面亲嘴而产生了童年的心理阴影吧,不知道现在与没有治愈。
  小马宝莉的音乐声里,我托腮安静地看着和我并排的易烊千玺,木马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小巧了,高大的少年跨坐在木马上,很有点童话的意味,也很不像平时的易烊千玺。
  他应该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满不在乎地笑着的,他总是给人一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人生对于他而言不过是无数道选择题,而无论哪个答案都有被选择的理由,没必要纠结到底谁对谁错,总归都一样。可是今晚的他像是从另一个错乱的时空里逃出来的,有着不同寻常往日的温柔。
  “……易烊千玺?”我轻声叫他的名字。
  “嗯。”少年低沉的嗓音在夜色里几乎要融化成光,他声音清晰,有着格外让人安心的魔力,“……你想多叫几遍我的名字?”
  “没,”我重新笑起来,“我想确认你还在不在。”
  “谢谢你。”
  话音未落,我的视线里忽然一片漆黑,小马宝莉的音乐戛然而止,整个游乐场的彩灯全部熄灭,我正惊讶游乐园的供电不足,忽然感觉有人俯身凑过来,温热的手掌覆盖住我的眼睛,少年身上干净的气息扑面而来,铺天盖地将我覆盖。
  他清浅的呼吸近在耳畔,我的左耳被轻轻吹了口气,耳垂迅速升温,烫得吓人,我很庆幸他看不见我。
  他说:“谢什么。”
  “我一直都在。”
  ……终于说出口了,这个只有五个字、却依然很不像话的承诺。
  【第一集·完】
  仙女废话:
  呦西,今日份4000+爆更请签收!!!
  突然沙雕不起来的分线让我非常忧伤
  我就说千鑫线没有凯源线沙雕吧
  因为想不出更新剧情甚至产生了要去写寒假作业的冲动
  为了写分线把王俊凯写成像洪世贤一样始乱弃终的渣男我他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想说你好骚啊
  王俊凯:?????【世贤の疑问.jpg】
  接下来应该会主更凯源线,毕竟易烊千玺和丁程鑫这条分线太他娘的难写了,全j8是什么继承纠葛复仇黑化双生花以及低配版烧脑悬疑虐心商战群像剧
  尽请期待!!!
  爱您❤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