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召唤英灵系统果然有问题 > 171. 盗用他人ID应该判什么罪?在线等,急

171. 盗用他人ID应该判什么罪?在线等,急


  作为身具成人灵魂心智的李想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表现得非常懂事。一个从小到大做什么事情都很有条理的子女,父母也就很放心地在他的房间内装了电脑。
  通过网络,李想看了白天雄英体育祭的相关转播。主要是补看了一下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之间的比赛。
  “爆炸”和“寒冰与火焰”两种个性的对撞,两个人的对决单从视觉效果上来看绝对是体育祭的真正高潮,或许是由于输给了李想,又或者是被爆豪对胜利率直而堂堂正正的追求,轰使用了自己左半边身体的火焰能力。
  使出全力的轰焦冻破坏力可不是盖的,寒冰与烈焰的两重天简直是铺天盖地。而且冰冻的冰被迅速冷却还会产生大量水蒸气,膨胀导致冲击力,加上高温水蒸气的烫伤效果,爆豪输给这样一个变态,算是不冤了。
  除此之外,李想还浏览了一下各大论坛网站之类的地方。其中果然有不少关于雄英新一代学生们的讨论帖。还有不少新建的为像绿谷出久、轰焦冻这样表现出色的学生们建的专楼。
  好像当初自己看风靡全国的综艺选秀节目里,那些冠军亚军或者人气选手有很多都进入了娱乐圈一样。借着体育祭这个热门IP的风头,已经有学生在网络上或是电视上出名了。
  但让李想感到奇怪的是,这次他明明已经在民众中弄出了如此巨大的反响,理论上应该已经收集到了很多能量。但伊瑞尔并不像之前他碰巧上了次电视一样,苏醒或是给他一些提示什么的。
  “头疼啊。”
  虽说在我的英雄学院这个衍生世界目前进展还算顺利,但是老实说李想现在依然有些一头雾水。尤其是关于虚空这个自己在来这个世界前才从伊瑞尔那里知晓的“势力”。
  自己应该完成什么样的任务或是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够回去呢?而虚空又为什么会盯上自己呢?而伊瑞尔口中的“诸界之神”又和虚空,和人类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虽然尝试做出判断,但是目前信息严重不足。更联系不上伊瑞尔,只能按照自己的原计划走一步算一步了。
  睡前,李想在一个当地最大的英雄网站上浏览着信息。网页随着鼠标滚轮的滚动迅速变化,在成千上万条各类英雄信息中,李想注意到了一张位置相对显眼的图片。
  全身上下插满刀具,红色的围巾,凌乱的头发。
  “英雄杀手斯坦因近期活动范围与活动频率呈增加趋势,最近在东京保须市对人气颇高的年轻涡轮英雄英格尼姆发动袭击,英格尼姆负伤住院,据悉由于肢体受伤严重导致康复后依然无法参加英雄活动……”
  “斯坦因与一般罪犯的不同之处……英雄杀手的活动似乎与城市犯罪率提高呈现统计学相关性,让我们听听专家的看法……”
  上半身往电脑椅的靠背上一倒,李想双手背在头后面琢磨着。
  “英雄杀手啊,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那个受伤的涡轮英雄英格尼姆应该就是饭田天哉亲哥哥饭田天晴了。嗯……按照正常情况我是不是应该去保须市插上一手?”
  对于这件事李想自己有些纠结。
  英雄杀手斯坦因是一个特殊的超能力罪犯。他与其他罪犯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一个思想犯。他的主张是,当下这个职业英雄遍地的个性社会中,英雄这个词语已经被一些在职业英雄队伍中浑水摸鱼的英雄弄得贬值和变质了。
  在他看来,“英雄”这一个词语,从一开始就是对完成了某件符合正义并对社会或是族群有益的丰功伟绩的伟大人物冠以的名称。不是现在那些扶老太太过马路维持社会治安领国家薪水和玩粉丝经济的所谓“英雄”们能够当得起的称号。
  对此,斯坦因主张“英雄回归论”,意思是淘汰掉职业英雄队伍中的那些没有多少作用的人。让真正的英雄和英雄精神树立起来。在此之上,他认为目前唯一能够真正称得上英雄的人只有像欧尔麦特。
  英雄杀手斯坦因年轻时曾在雄英高中学习,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不过在学生时代他人微言轻。他的主张也没有得到重视。
  在毕业后,他更加深入彻底地锻炼了自己的战斗技巧,主要学习的还都是一些杀人技。变强以后的他通过对一些自己认为不符合英雄精神的“职业英雄”发动袭击来贯彻自己的想法。
  他确实很强,这也导致很多能力不足的职业英雄在他的威压下放弃了职业英雄的工作。尤其是一些没有真材实料反而通过名气炒作和营销获得知名度和利益英雄退场后,一些确确实实有能力的英雄反而有机会露脸了。
  有能力的英雄有了机会,就能赚到更多的国家津贴。这些有能力的英雄过得更好,就能更好的维持社会治安。英雄杀手斯坦因的目的也就达成了一部分。
  其实李想对于英雄杀手斯坦因的一部分主张是有所认同的。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处于英雄饱和状态,英雄本质上是一群灵活运用自身个性,协助官方力量维持社会治安打击犯罪,帮助抢险救灾的社会公务人员。
  但由于英雄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穿着自己参与设计的战斗服,电视里视频里的英雄美化后的样子又很帅,在这个世界完全是明星级别的待遇。所以有很多年轻人不管自己适不适合这一行都想做职业英雄。
  人员大量涌入,素质参差不齐,有的职业英雄确实看上去就像是来混日子的。
  不过斯坦因的行事方式太过极端和恐怖粗暴,加上按照原来的剧情,他之后会与敌联盟的人合作。在一场“表演”后,成为英雄社会的一股反抗思潮。
  斯坦因的主张虽然李想无法完全苟同,但至少是一套逻辑自洽的完整想法。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具有煽动性。而斯坦因本人也具有一种黑暗向的个人魅力。的确为欧尔麦特为代表的正统们造成了很大压力。
  思虑再三,李想决定这件事他暂时不管了。
  所谓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黑暗与光明相伴而生。只有黑暗存在,才能凸显光明的温暖与重要。
  或许在斯坦因以及敌联盟的谋划在为敌联盟赚取了足够声望后,社会民众能够看到英雄们的重要性,以及他们为社会治安与稳定和平付出的努力。
  体育祭结束后是几天时间的调休。为了体育祭的筹备和举办,在时间安排上占用了两个周末的时间,所以在体育祭结束后把放假时间补了回来。
  调休结束后,一大早,李想按照惯例乘坐电车去学校
  体育祭结束后,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学生们的生活似乎都有了些微小的改变。而这一点在公共场合里体现的非常明显。
  电车上,有不少通过体育祭认识自己的人冲着自己打招呼,甚至有人提出了合影的要求。
  到教室后,从大家的对话中也听到了这些消息。
  毕竟是电视转播全国关注的赛事。个性有特点又是所谓美少女的八百万、耳郎、御茶子,实力强劲的爆豪、绿谷、轰,A班的学生们大多都有了知名度。不少人在公众场合也都有像李想刚刚这样的经历。
  “大家早,马上就要上课了。”
  相泽一如既往没干劲地走进了教室。
  眼尖又细心的蛙吹梅雨立刻发现了不同:
  “相泽老师,太好了,您的绷带拆掉了,也就是说老师您的伤都好了吗?”
  “老婆子给我包扎地太夸张了,我本来就没有受那么严重的伤。”
  相泽满不在意的用小拇指挠了挠自己脸上的胡茬,
  “好了先不说这个,今天早上的英雄情报学内容比较特殊……”
  一听到特殊这一个词,不少A班学生已经开始提心吊胆了。
  毕竟都是学生,老师上课前突然说自己这节课不讲课或是说今天的课有别的安排,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事。
  不是体育老师“生病”了这节课由语文老师来上,就是随堂测验、单词课文抽背抽默写之类的。
  不过相泽消太说的话却让学生们兴奋了起来。
  “今天这节课,需要你们好好考虑一下,自己未来作为英雄活动时的‘代号’。”
  学生们的情绪开始高涨起来。
  既然报考英雄科,自然在座的二十名学生都是未来想要成为英雄的人。十五六岁还处在中二少年少女的年纪,孩童时代基本上都曾经憧憬过自己用一个帅气的代号成为英雄,获得民众的肯定。
  看教室里的学生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相泽敲了敲黑板。
  “先听我说完基本情况,这次让你们为自己取一个代号,也是为了你们这次‘职场体验’以及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考虑。”
  “我之前也说过,这里我再强调一遍,前几天的体育祭有不少英雄事务所的代表或者专业的猎头过来。他们如果觉得你的个性和性格特点有塑造性,对你未来的发展前景有所看好,他们才会邀请你前往他们的事务所实习。”
  “职场体验中你们的表现,将会影响职业英雄们对你们的评价。如果你们的实际表现不尽如人意,他们对你未来的发展也会持悲观态度。现在社会信息传播速度如此之快,某一个职业英雄的差评或许就会影响你自己的发展。所以大家一定要慎重。”
  “校方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这次实际体验职场,了解英雄的工作和自己的不足之处。充实你们的经验和经历。让你们起英雄名也是为了增强你们的代入感。”
  “顺带一提,这次外出职场体验,你们都可以带上自己的战斗服。毕竟这也是英雄活动的一部分。不过战斗服作为支援装备的一种,大家的战斗服有的甚至还包括武器,所以不能随意穿着,只有在自己实习所在地负责英雄在场并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穿着。”
  “接下来你们就可以开动脑子想一想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代号了。丑话说在前头,这是正经地上课,不允许抱着玩闹的心态胡乱取名。个人品味不好的人另说,如果你们取的名字实在是不怎么样,会由午夜老师来提出一些建议。毕竟我对这方面实在是一窍不通。”
  相泽一边说一边指了指站在门口的午夜。
  相泽消太“eraserhead”这个英雄名还是当初和他是同学的布雷森特·麦克取的。
  相泽退到讲台旁边,拿出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睡袋,钻了进去。而午夜,则代替他站到了讲台中间。
  “那么接下来就由我来给你们代课。和相泽老师说的一样,你们每个人都认真思考一下。毕竟很多人学生时代所起的英雄名,在后来成为职业英雄后就沿用作为自己的正是英雄名了。班长同学,你把这些写字板发下去,一人一个,想好之后,你们都把自己的名字拿到讲台上给其他同学展示一下。”
  上鸣电气举手提问:
  “午夜老师,真的要把自己起的代号给其他同学看吗?这样公开处刑好羞耻啊!能不能不公布?”
  “不行,这毕竟是英雄在职场中公开信息,要是连在区区二十名同学面前都感觉害羞,那以后大街上每个人都这么叫你,你就更不能适应了。”
  午夜恶趣味得地笑了笑:
  “而且经验表明,在知道要给其他同学看以后,为了避免嘲笑,就很少有人会起些奇奇怪怪的代号了。”
  纸板分发到每个学生手中,而李想,也和其他少年少女们一样,陷入了纠结。
  说实话他甚至想整个光头披风侠啊,白金之星啊,杀手皇后啊,黄金体验啊之类的英雄名。不过英雄代号还有一个隐形的限制条件,就是找一个尽量贴近自己个性和特点名字作为代号。随便编个帅气的名字是完全不靠谱。
  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其他人又奋笔疾书的,有皱眉纠结的,有花式转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李想闭上了眼睛,在大脑中过滤了一下,最终做好了决定,并拿起马克笔在发小来的小白板上写下几个字。
  Mystique(魔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