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大唐捡空投 > 第227章 造反

  长安,作为大唐帝国的都城,生活在这里的权贵人家多如牛毛,就是城墙上掉块砖头下来,说不定就能砸到一两个权贵。
  大唐立国百余年,那些曾经出身贫寒但是高祖、太宗创业而来许多人,一举成为了人上人,造就了无数的勋贵,而这些勋贵群体,经过百余年的发展之后,形成了庞大的群体。
  有的富贵延续,荫庇子弟,而有的也消失在了百年烟尘里。
  作为曾经的跟着高祖太宗造反创业的勋贵后人,不少人骨子里还残留着冒险的基因,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造辉煌,甚至还有些人想着“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的想法。
  本来说大唐立国至今,总体来说还是国泰民安的,特别是三郎陛下主宰天下以来,物阜民丰,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养,幼有所依,又无边患,也无内乱,面对这样的治世,大家就该快快乐乐把日子过才对,可是总会是有一些野心家,按内不住蠢蠢欲动的心里,干出些铤而走险的事情来。
  比如说,权楚璧。
  权楚璧,祖上可以追寻到太宗时期吴王李恪的老师权万纪,作为一个敢于犯颜直谏之人,虽然他最后的结局不怎么好,但是他的子孙却是因此得以荫庇,到了三郎陛下时期,作为权万纪的后人,权楚璧官居左领军卫兵曹参军,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武职了。
  其实,按理说只要他继续好好安分守己下去,官职可能还会有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可是这终究是个不安分的人。
  开元十年,九月十一日夜,权楚璧终于做出了人生中的一个巨大的决定——造反!
  ……
  大唐承平日久,虽不说“民佚志淫”,但生活在帝国都城长安的官员和百姓们而言,却是久不闻战乱,早就忘记了战乱是什么样子,狼烟四起不可能出现在长安城。
  这一夜,长安城像往常一样日落时分,城门下钥,隔绝了内外,城外漆黑一片,而城内却是灯火通明。
  虽然说京城宵禁,但是在各个坊市里面,也是可以自由活动的,所以长安的夜生活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到了夜晚就是各回各家,安静如无人。
  作为权贵聚集地的崇仁坊、永兴坊,不上府上夜晚灯火通明,莺歌燕舞,主人家与客人与堂中饮酒观赏歌舞,席间偶尔还能有几首诗歌流出。
  平康坊,作为大唐男人释放自我的地方,夜晚的青楼丝竹之音,推杯交盏之声,隔着坊市的围墙,可以传到很远,酒香四溢,自从冯元一弄出的白酒面世后,平康坊每夜多了不少宿醉的客人,枕着青楼妓子的娇柔的身躯,入了温柔乡……
  也有不少坊市里街边的摊子,迎来送往,服务着夜幕下归来或者忙着的人,像后世一样,长安也有很多夜间工作者,长安在就是那个时代的不夜城。
  王志愔在处理完一日的政事之后,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了府邸,在婢子的伺候下洗漱一番,上了床榻,呼吸渐渐平稳,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王志愔终于如愿以偿的被三郎陛下加封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成为了大唐宰相班子的一员,朝会时,可以站到队伍的前方,参与到与三郎陛下讨论国事中,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可终究,这只是在梦里……
  像往常一样,夜深了,长安城渐渐的进入了梦想,可是在长安城外却有这一群不速之客,他们身着大唐军铠甲,佩戴着长刀与强弓,在夜幕的掩映下悄悄的靠近了高高的长安城墙。
  只是一群有着梦想的年轻人,为首之人就是权楚璧,其左右簇拥着数百人,其中不乏与权楚璧一样的勋贵权贵之后,比如已故前兵部尚书李迥秀的儿子李齐损,以及金吾淑、陈仓尉、卢玢及京城左屯营押官长上折冲周履济、杨楚剑、元令琪等。
  数百人的队伍,趁着夜色,带着武器近了长安城墙下方,在惨白的月光下,权楚璧抬头看了看高耸的城墙,心潮澎湃,成则封王拜相,败了则是坠入无尽炼狱。
  围聚在城墙下,面对着高高的城墙,此刻众人心里既有激动期待,也有畏惧担忧,这是一场豪赌,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豪赌,赌注就是自己的性命,乃至身后的家族。
  当三郎陛下离开长安的第一天起,他们这些人心中就已经渐渐不安分了起来,随着帝皇不在长安的时间越长,权楚璧心中的那丝躁动也就越来越狂躁,仿佛有一团火在胸口燃烧。
  高耸的城墙,给众人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一些心智不坚定之人已经有了打退堂鼓的打算,数百人的队伍,渐渐起了窃窃私语的议论。
  权楚璧知道,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怕是行动还没开始,就要失败了,于是召集众人,围拢过来,做着最后的动员。
  “诸位兄弟,从我等走出营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退后就是死,前进就是荣华富贵,我们已经没有选择!
  你们祖上有不少人是跟着高祖太宗一起打过天下的,可如今大唐还是大唐,李氏永享富贵,可你们呢,作为曾经为大唐流血牺牲功臣的后人,祖辈的功绩到了你们这还剩下什么?
  你们愿意这辈子烂死在军营,致死就是个不入流的武职?你们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为与农户们争食的黔首?你们愿意看着那些只会吟诗作赋的穷酸士子踩到你们的头上?
  今日若是再不争一争,我们还有什么?还会剩下什么?
  诸位,封王拜相,就看今夜了!”
  权楚璧低声怒吼,做着最后的战前动员,没错,就是依靠着这一番说辞,他说服鼓动了这百十人的队伍,跟着自己走上了这一天不归路。
  “二三子,可曾听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李齐损接着说道。
  “听过!”
  “听过!”人群陆陆续续的回道。
  “汉高祖刘邦,作为一个曾经的市井儿,最终却是打下了大汉江山,二三子,你们行吗?”李齐损问道。
  “行!”人群回应。
  “行吗?”李齐损继续道。
  “行!”人群再次回应。
  终于人心归拢,权楚璧与李齐损对视了一眼,随即号召众人打起了云梯,权楚璧从队伍中挑出两人,作为先锋,顺着云梯上了城墙,没有任何动静。
  站在城墙下方的众人,焦急的等待,突然从城墙上掉下一个东西啊,砸在了地面之上,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众人已经,仔细看去,发现不是上去的两人。
  显然,他们顺利的砍杀了城墙上的守卫,不多久,城门吱呀打开。
  作为这个时代的一些重要的地方的城门,为了起到警示作用,刻意的保留了开门时,发出的吱呀声响,也正是这个声音,惊动了其他驻守的武侯。
  “何人胆敢开启城门!”一声喝问打破了寂静的长安夜空。
  “杀!”权楚璧带领着数百号人,喊杀震天响,那些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的城防守卫,立时化作了刀下冤魂。
  造反了!
  这是那喊出声音的城防守卫脑海中最后的意识……
  权楚璧谋划已久,他们早就探查清楚了长安城防的情况,知道哪里薄弱,哪里强大,更是知晓长安城防久不经战阵,早就忘记了战场是什么样子,这一切都给了他可趁之机。
  权楚璧觉得,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让他成就一番丰功伟绩,在喊杀声中,权楚璧幻想着他的天子梦。
  当然,作为勋贵后人,他们来造三郎陛下的反,肯定是要打一个旗号的,而他的旗号则是“光帝”!他们立权楚璧兄长的儿子梁山为“光帝”,诈称襄王之子,也就是温王重茂的儿子。
  李重茂是中宗李显第四子,圣历三年(700),封北海王,后进封温王。景龙四年(710)唐中宗死后,李重茂被韦后立为皇帝,而形同傀儡,实权均属韦后。同年,临淄王李隆基发动政变,诛杀韦后,李重茂被废。
  他们打着李重茂的旗号,他们的造反只是李氏宗族内部的矛盾,对于皇权的争夺,并不是其他势力来颠覆大唐,这样可以避免与长安守卫产生正面直接的对抗,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出现群起攻之的局面。
  权楚璧希望打着李重茂的旗号,能够争取到一些跟他一样有野心的人,只要有人响应,趁着皇帝不在长安的机会,很容易就能在长安另立皇帝,再造大唐。
  事情进展的极为顺利,长安城防的守卫果然松懈,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进入到了长安城内,在喊杀之声惊动了长安城后,百姓们则是恍惚,不敢相信,天下太平的大唐,京城怎么会有人造反。
  作为长安城防,与巡街武侯得知有人造反之后,第一时间朝着城破之处赶来,可是当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权楚璧已经带着队伍没了踪迹。
  长安城很大,大到隐藏起数百人来实在是太容易了。
  权楚璧谋划的不错,在破城时震慑住了守卫,夺了势头,让跟在身后的一众数百左屯营兵,深信此行可期,荣华富贵封侯拜相,就在眼前。
  数百人人的队伍,很快就凝聚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紧紧的围绕着权楚璧身后,为权楚璧马首是瞻。
  此番行动,权楚璧已经谋划了许久,他知道若是单纯的依靠身后的数百人,想完成颠覆三郎陛下统治的梦想,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他还必须寻找到有力的同盟,现在他们师出有名,但必须有人响应。
  权楚璧仔细的斟酌之后,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西京留守兵部尚书王志愔,作为一个一直梦想着进入宰相班子的尚书,权楚璧太知道王志愔想要什么了。
  权力,这是每一个官员梦寐以求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容易上瘾,特别是当王志愔久在唐朝,见识到了宰相代皇帝行使权力的时候,他极为心动。
  权楚璧知道,此番行动成功与否的关键,就是王志愔!
  作为三郎陛下钦赐的西京留守,兵部尚书,在皇帝离京期间,他手中的权力可谓冲天,只要他能站到自己这边,这个事情就成功了一般以上,可是王志愔会响应吗?
  权楚璧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他早就想好了,不管王志愔是不是愿意站到自己这边,他都必须站过来,他不来,我就去!
  “快,再快!”
  权楚璧打马快行,直奔王志愔府邸,“只要我们争取到了西京留守,此番就已经成功了!”
  长安城,乱了!
  有人造反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扩散,虽然各个坊市的大门还是紧闭,但是这却不能影响坊内之人躁动不安的心里。
  “造反?是什么人造反了?”
  这是众人心里最大的疑问,作为百姓而言,实在是想不通,为何这么好的太平盛世竟然还有人造反,而且作为大唐的京城,怎么会让造反的贼子轻而易举就进来了。
  同样的,对于那些野心家们,得知外面有人造反之后,一个个蠢蠢欲动了起来,于是乎趁着外面造反的混乱,许多的坊市也出现了抢夺打杀的情形,这就是一个破窗效应一样,权楚璧的造反,点燃了隐藏在暗处的躁动的心,人的阴暗面在这一瞬间被无穷的放大。
  武侯大举出动,各个方式内的动乱很快就被平息,只是数百有备而来的军队,却不是那么容易剿灭的。
  当人们逐渐发现,造反之人的目标是王志愔府邸的时候,立即想到了什么,难道这是西京留守在造反?
  武侯与巡防营很快就朝着王志愔府邸聚集。
  劳累了一天的王志愔,在梦中正挥斥方遒,成为宰相之首呢,这突然就被门外的声响惊动了,惊了美梦,他想杀人。
  “何事?”王志愔冷声冰冷。
  “阿郎,外间声传有人造反了!”管家慌忙道。
  “什么?!”随即就听到里面王志愔摔跤的声音,显然是惊着了。
  “说清楚,怎么回事?”王志愔衣服都没换,赤着脚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