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一三九章 抄家,抄家什么的最好了

第一三九章 抄家,抄家什么的最好了

    杨涟控制的六科当然不会驳回。
  
      大明朝的皇帝发一份圣旨需要很多道手续,也可以说是文官为限制皇帝设置了一道道防线。
  
      首先必须内阁票拟。
  
      皇帝接到奏折或者自己想做什么先通知内阁,内阁研究出意见,出一份票拟再给皇帝做决定,皇帝同意他们的意见就批红,给司礼监依照这个票拟发圣旨给六科。六科的给事中对圣旨进行最后的审核,理论上是看看有什么错字或者文笔不通的,但实际上很快就变成合不合文官心意了,总之六科通过的圣旨才会送通政司传递,诏旨必须由六科,诸司始得奉行,若有不当,许封还执奏。
  
      这就是六科位卑权重之处。
  
      因为他们觉得一份圣旨的内容不合理有权直接送回去……
  
      皇上,这不行!
  
      皇上,您得改改。
  
      但是……
  
      这样的前提是六科想阻击。
  
      如果六科不想阻击呢?
  
      “这是矫诏啊!”
  
      王安缓缓说道。
  
      皇帝不会下这份圣旨,方从哲的内阁也不会出票拟,那么司礼监出的圣旨就是假的,是他们这些太监瞒着皇帝做的。
  
      但这份圣旨会在六科通过啊!
  
      六科没有责任,有人敲登闻鼓喊冤我们就接诉状,然后送司礼监呈交皇帝陛下,司礼监是不是呈交了不关六科的事,同样司礼监送来的圣旨六科认为没有问题那么就通过,并且根据这份圣旨出抓杨信的驾贴。骆思恭也没责任,他就是接驾贴奉旨捉拿而已,他没有义务为此再去找皇帝核实一下真假,只要圣旨和驾贴是真的就行,所有人都没责任,唯一的罪责就在司礼监。
  
      在司礼监掌印王安。
  
      “你们这是要置咱家于死地啊!”
  
      王安说道。
  
      “王公公,目前这拦路虎只有一个杨信,只要除掉杨信,陛下会体谅你的,咱们都是为了陛下。”
  
      修吾公说道。
  
      “但陛下要是下旨放他呢?”
  
      王安说道。
  
      “王公公,他就缚之时就是他毙命之时,他再厉害,那重枷一枷也只有任人宰割了,骆思恭这个胆量还是有的,无非就是银子而已,咱们是缺银子的吗?”
  
      修吾公说道。
  
      “王公公,陛下已经为这些佞臣所惑,您再不决断接下来可就难免为其所害了,魏进忠才是陛下亲信,登基大典之后陛下一句话,魏进忠进司礼监,您觉得宫里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们能坚持几天?等魏进忠控制司礼监之后,想害死您难道不就是一句话而已?”
  
      汪文言说道。
  
      “王公公,只要杨信一死,咱们就进宫去再请陛下移驾,陛下离开乾清宫,咱们就去把李选侍赶走,期间找些罪名,就说魏进忠偷盗财物,直接把他关进大牢。”
  
      杨涟说道。
  
      他们原本就是这么干的。
  
      只不过九千岁会表演,硬生生用堪称恶心的献媚,把王安又给哄的回心转意了。
  
      不得不说九千岁还是很有本事的。
  
      这样都能让他绝地逢生。
  
      “王公公,势在必行,何须犹豫?”
  
      修吾公说道。
  
      “唉,咱家为陛下也算操碎了心!”
  
      王安长叹一声说道。
  
      然后一帮忠臣义士就开始吹捧他了。
  
      下面杨信一阵恶寒。
  
      不但不说这都是一群忽悠别人去死的高手,反正就算失败也都是王安假传圣旨,什么?我们教的?有证据吗?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时候教过?办案要讲证据,咱们大明是律的,一个假传圣旨的罪犯乱咬人的话能当真?
  
      总之就是这样。
  
      他们看准了王安没有退路。
  
      杨信趴在水里继续听着,这些家伙丝毫不知道,他们密谋弄死的目标就在不足十丈外,很快这些人就把计划商议妥当,然后王安最先离开,王安一走,这些家伙立刻就换上了一副嘴脸……
  
      “这个老阉奴!”
  
      杨涟轻蔑地说道。
  
      “此事还得做另一手准备,再给骆思恭送两万两,告诉他,只要杨信死了,就给他十万两!”
  
      修吾公说道。
  
      “咱们大明终究是银子最管用。”
  
      他紧接着冷笑道。
  
      半小时后,杨信溜出这座宅院消失在了夜幕中。
  
      “修吾公?”
  
      方汀兰疑惑地说。
  
      杨信紧接着就溜到了她这里,毕竟他遇刺这种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不来安慰她一下是不行的。
  
      “李三才,前户部尚书,不过早就辞官居家讲学十年。”
  
      她随即说道。
  
      好吧,这就对上了。
  
      老李可是东林党的头号,东林点将录名列第一,托塔天王李三才,叶向高也仅仅是个及时雨,一边正义凛然地对万历矿监税监抨击,一边以户部尚书身份养着自己家的走私船队畅通无阻的航行运河。可怜万历半个世纪,给自己的子孙后代攒下七百万两白银,李三才自己的家产传说就接近五百万,他世代居住张家湾城,是这座运河商业终点站的掌控者。
  
      比如杨信跟黄镇一起到张家湾时候,收他们油的那个就是靠着李家。
  
      “如果把他家抄了,那岂不是一夜暴富?”
  
      杨信惊叹道。
  
      不得不说他的思路总是如此清新。
  
      “你想做什么?我们家还跟他家一堆生意往来!”
  
      方汀兰警惕地说。
  
      “那就更得抄他家了!”
  
      杨信说道。
  
      “李三才是东林党,他和南边的世家大族是一伙的,故此李家才能在这运河上成为头号富商,咱们是插不上手的,你的确能怂恿皇帝抄李家,然后咱们从他家抢一部分生意,但这没有用,因为南边的那些世家不会认咱们。”
  
      方汀兰说道。
  
      不得不说她现在已经和杨信心意相通了。
  
      “你们家不是祖籍浙江吗?”
  
      杨信说道。
  
      “是,我们方家的人脉的确在浙江,但你要清楚,不是浙江人控制运河,而是南直隶人控制运河,而东林书院在常州,东林党是东林党,浙党是浙党,我们家顶多和浙党关系近,但东林党和浙党是死对头。朝廷的党争就是争银子,李三才加入东林党,就是因为东林党控制南直隶,李家背靠着这个货源地充当南直隶世家在北方的大掌柜,才能有如今的百万家产。
  
      而我们……
  
      人家不会选我们的。
  
      我们不但不是东林党,还是他们的敌人呢!
  
      就算没有了李三才,他们也一样会在京城找到新的合作者,但这个合作者肯定不会是我们,东林党里面那几个北方籍的重要成员,为什么会加入一个南方人主持的势力,不就是为了和李三才一样在这南北贸易中分一杯羹?”
  
      方汀兰说道。
  
      “那我们要是绕过大运河呢?”
  
      杨信说道。
  
      “怎么绕?”
  
      方汀兰说道。
  
      “当然是发展海运了,我的荡寇军在大沽口,咱们直接从那里走海路南下浙江就可以了,然后你们家在浙江的关系网充当供货商。”
  
      杨信说道。
  
      “海运危险。”
  
      方汀兰说道。
  
      “那只是操作的问题,船不行造新式的帆船,航线不对选更好的,海盗袭扰那就直接装上大炮,总之我会解决的,咱们就用海运来发展贸易,左右先帝已经给了我贸易权,甚至咱们都可以发展海外贸易。”
  
      杨信说道。
  
      他有万历的圣旨呢!
  
      当然,这只是他的未来计划,现在还顾不上。
  
      但无论如何,只要能鼓动天启抄李三才家,那么至少两年内不用担心财政紧张的问题了,而且天启还得修三大殿,这项工程已经进行二十年,修修停停,皇极门上个月才开工。在杨信看来这三大殿的修建继续半死不活吊着是最好的,可天启未必接受,毕竟原本历史上天启就对修三大殿非常重视,而且三大殿的修复背后牵扯无数利益,无论宫里还是宫外都有一堆人靠着这项工程。
  
      想停他们也不答应。
  
      既然这样那就抄李家,让李家的血泪来堆起这项工程。
  
      不过光修三大殿就花六百万还是太夸张了,当然,这里面真正落到三大殿上的还不知道有几成,绝大多数都被中饱私囊,尤其是那些楠木砍伐运输一根还不知道得养肥多少沿途官员。
  
      这样算算还得想办法省钱。
  
      或者可以把水泥,瓷砖之类搞出来,然后鼓动天启用水泥,钢筋的确有些不好办,但熟铁筋其实粗点也能凑合,这样还能防火,要不然一场火灾烧光就太浪费了。正好天启喜欢科学,那就怂恿他用最新技术,来修这原本耗费六百万才完工的三大殿,估计三大殿修完,大明也就建立起初步的水泥工业,钢铁工业也会得到飞跃,而这些又可以拿来修桥梁,修堡垒,一个工业就可以延续并发展下去。
  
      至于水泥三大殿的画风问题……
  
      那个可以多刷点漆,多贴点瓷砖什么的。
  
      想来北方士绅会支持的,毕竟楠木三大殿的原料采购基本上都靠南方,而烧水泥,炼钢,烧瓷砖什么的,肯定是在北方,这样他们就可以赚钱了。
  
      “别跟你二叔说!”
  
      杨信紧接着说道。
  
      然后他就要往外走……
  
      “你还走?”
  
      方汀兰不满地拉住他,同时用荡漾的目光看着他说道。
  
      杨信站在那里想了想……
  
      “抓紧点,我赶时间!”
  
      说完他一把将方汀兰推倒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