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笑战风云 > 第226章猎狐行动 五

第226章猎狐行动 五

    笑战风云
  
      “嗯,我瞧瞧!”徐龙从骆天手里拿过“鱼泡”,借着车里的灯光,仔细的看了看,又用手捏了捏。
  
      最后从小腿处拔出了军用匕首,小心翼翼的划破了“鱼泡”。
  
      整个过程,他的神情都很专注,就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最后的雕刻工作。
  
      “嘘……”徐龙轻吐了口气,从“鱼泡”中取出了一物,伸手摘下随身携带的专用手电,认真的看了一遍后,神色变得很严肃,一扫三人说道“来,你们也看看吧!”
  
      ……
  
      骆天三人忙探头过去,发现原来徐龙手上的东西,是一张小纸条。
  
      这是一张长七八厘米,宽五厘米左右的纸条,断口边缘处很毛糙,像是用手随意撕下来的一样,上面写了些字。
  
      由于被某人放在嘴里咀嚼了一番,纸条显得皱巴巴的。有的地方已经损坏,字迹潦草,模糊,三人费了好大力,才依稀辨认出“天下”,“地下”,“毒”,“救”六个字。
  
      ……
  
      “怎么样?”待三人看完,徐龙发话了“你们三人,看出点什么了吗?”
  
      “徐教官,我估计这是一张求救信!”丁敏首先发言“但什么天下,地下的,我有些搞不懂,不知是什么意思!”
  
      “徐教官,我同意丁班长的说法。”许虎慎重表态“别的字先放一边,就是这个毒字,会不会是指毒品,还是说写纸条的人遭了毒打?”
  
      “我也不清楚啊!”徐龙微微一叹“我只确定一点,这是一封求救信。但这张纸条是谁写的,又是怎么跑到这鱼肚子里来的……这些我都没弄不明白哪!”
  
      “除了这无头无尾的几个字外,没有任何的提示,一切只能靠我们去猜测。就算纸条上所说是真的,我们又该去哪里救人呢?”
  
      ……
  
      “徐教官,那我们不就变成了无头苍蝇吗?”许虎答了一句后,见骆天有些神情恍惚,便伸手推了推,问道“咦,小天,你愣啥神啊?”
  
      “哦,没事!”骆天回过神,收回远眺的目光,说道“徐教官,虎哥,丁班长,我觉得吧,这家饭店绝对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说不定与这次案件,也有些关系!”
  
      “骆天,你凭什么这样猜测的?”徐龙好奇的问道。
  
      “直觉!”骆天伸手指了指脑袋“徐教官,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手转了个方向,指向那闪闪发光的牌匾,说道“你们看,那上面的字,写的是什么?”
  
      “不就是迎天下野味馆么?”许虎撇撇嘴“这字有啥好看……”
  
      说到这里,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低头死死盯着纸条上的字,颤声问道“小天,你不会是想说这纸条上的天下两字,指的就是这饭店招牌吧?”
  
      “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骆天手指着纸条,说道“虎哥,你看!这天下二字前面,应该还有一个字。虽然纸条揉烂了,但通过这纸条上的痕迹,我想这个字,90就是迎字。”
  
      思考了会儿,又继续说道“这纸条应该是一个女子所写,而且是匆忙之下写出了的!”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纸条上的几个字,其实已经告诉了我们很多的东西!比如地点,应该就是这家饭店。”
  
      这一刻,他像是被后世动画片中的某个神探主人公附体一样,说得是头头是道啊。
  
      ……
  
      骆天话说完了,车厢里顿时一片寂静,许虎三人同时陷入了沉思中。
  
      几分钟后,徐龙开口打破了沉默“嗯,分析得确实有道理!我仔细想了想,这事可能真被骆天猜准了。”
  
      “同意!”丁敏随后点头表态。
  
      “我也同意!”许虎说道“不过,小天,这地下和毒字又该怎么解释?”
  
      “笨!”骆天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许虎一眼“虎哥,你这智商真不咋点啊!以后我还是离你远点吧,和你在一起久了,我怕智商被拉低到及格线之下了。”
  
      “小天,有你这么说话的嘛?”许虎不服气的说道“我智商低,你智商高。那行,就请高智商的你,来帮我解惑吧!”
  
      “虎哥,说你笨,你还嘴硬!”骆天不屑的说道“地下就是地面底下,毒就是……”
  
      “等等,小天,你这解释也太牵强了吧!”许虎打断了某人的话,没好气的说道“照你这么说,那地上就是解释成地面之上了?”
  
      “吆吆,虎哥,你突然开窍了,真是可喜可贺啊!”骆天抚掌低笑“不错,就是这个意思!看来,你还没笨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滚蛋吧,你!”许虎笑骂了一句,将手里硌牙的“罪魁祸首”放在手电下,问道“徐教官,你看看这东西又是啥玩意啊?”
  
      ……
  
      “这东西……”许虎这一问,可把徐龙难住了。
  
      左看右看,也没想到是什么东西,最后只能笼统的概括了一下“许虎,这估计就是一种植物的种子吧。能放在菜里,我看极有可能是一种香料的果实!”
  
      ……
  
      我晕,这特么不是白说嘛?
  
      我也知道是植物的种子啊!
  
      听了徐龙的话,许虎感觉自己问错了对象。
  
      于是立马转头,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骆天“小天,你看看,认不认识这东西?”
  
      “好!”
  
      ……
  
      仔细研究了一下,骆天眼睛一亮,失声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小天,你鬼叫啥?”许虎不满的低吼道“有话赶紧说,有屁就赶紧放!”
  
      “是啊,骆天,你知道什么就赶紧说,别卖关子了!”徐龙也跟着催促道。
  
      身上还背负着任务呢,他哪还有心思,在这里瞎耽搁时间。
  
      ……
  
      “徐教官,这东西是罂粟籽!”骆天一语惊人。
  
      “罂粟籽,那不是毒品吗?”丁敏凑过来,惊讶的说道。
  
      “丁班长,罂粟壳和汁,才是制作毒品的原料。这罂粟籽还算不上!”骆天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其实这东西吧,是可以入药的!”
  
      “骆天,你能确定吗?”徐龙说道“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你千万不要搞错了!”
  
      “徐教官,我绝对会弄错的。因为这东西,我见过!”骆天正色的说道“我家里以前也种过一棵罂粟,我那时调皮,经常把果实掰开玩耍,那籽跟我手上的一模一样……”
  
      “什么?你家种毒品!”骆天话没说完,许虎就跳了起来,一脸紧张的问道“小天,这可不能乱开玩笑的啊,种毒品可是犯法的!”
  
      “虎哥,你瞎扯啥玩意?”骆天很不满的说道“你当我是法盲啊!这些东西我都懂,你听清楚我说的话,好不?”
  
      “我说,我家以前种过一棵。时间是以前,数目是一棵!虎哥,这下你听懂了没?”
  
      “听懂了!”许虎郁闷的揉揉耳朵“小天,你说就说吧,干嘛凑到我耳边大喊大叫?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活该!”骆天幸灾乐祸的笑骂了一句,接着说道“徐教官,我家是养猪专业户。有时候,猪生病了不吃食,我妈就把这东西碾碎了喂猪……”
  
      “还有,我们那边很多农户,都喜欢在屋后种上这么一棵。有时遇到鸡生病了,就用罂粟籽泡水给鸡喝,效果是立杆见影。但有一点不好,就是喝了这罂粟籽的水,母鸡很长时间都不会下蛋……”
  
      ……
  
      骆天扬扬洒洒的说了一大通后,把徐龙三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小天,那你说这罂粟籽,人吃了会不会有什么危害啊?”许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赶紧虚心请教。
  
      “我也不知道!”骆天双手一摊“虎哥,我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啊!不过,我听老人们说起过,这东西吃多了会上瘾的!”
  
      “上瘾?”许虎心里一紧,苦着脸说道“小天,那我会不会上瘾啊?刚才黑灯瞎火的,我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粒下去了!”
  
      “一次应该没事吧?”骆天敲了敲额头,说道“虎哥,你别太担心了。刚才我们不都吃了吗?要是一次就上瘾的话,这车里的人,谁也跑不掉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也很忐忑不安哪,毕竟谁也不敢保证!
  
      ……
  
      虽然骆天心里没底,不过这番话说出来,倒是让许虎心安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许虎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长舒了口气,突然又色变了。
  
      “不好,格格还在里面吃饭呢,我得赶紧去救她!”
  
      话一说完,立刻就跳下车,准备冲进饭店去。
  
      ……
  
      “救你个屁啊!”骆天眼疾手快,拦腰抱住了他,低吼道“虎哥,冷静一下!”
  
      “你现在冲过去,不说门口放不放行,就说你这么一闹,那就打草惊蛇了啊!”
  
      “小天,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真是木瓜脑袋!刚才还开窍了,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又一窍不通了呢?”骆天急道“这菜里放罂粟籽,那就证明了一点,我刚才的猜想是正确的!”
  
      “嗯,有道理!”许虎没明白,徐龙可懂了骆天话里的意思。
  
      “骆天,这样吧,咱们把车往回开一段。”徐龙说道“我用对讲机呼叫吕怀德,让他们迅速赶过来再说!”
  
      “是,徐教官!”骆天点点头,翻身坐稳后,开上车就往原来的方向奔去。
  
      笑战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