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神求翻牌子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都是好朋友

第一百一十三章 都是好朋友

这一幕刚好被拿东西回来的苏中客看到了。
  作为父亲,女儿上辈子的情人,苏中客心里虽然有些心酸,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完全当做什么也没看到。
  偌大的病房,躺在床上的姜淡还没有丝毫想要醒来的迹象。
  伯母有人守着了,宋霁辰和苏中客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便直接弯腰抱起趴在床边熟睡的苏以桥。
  硬硬的床以前是没有温暖结实的胸口躺着舒服,一声撒娇似得嘤咛,睡梦中的苏以桥在宋霁辰的怀里找了一个合适的姿势继续睡了。
  看着宋霁辰离去的背影,苏中客的眼中多了一抹异样。
  对于宋霁辰来说,和苏以桥这样的相处实在是太难得了,以至于,他宁愿一睁眼都保持一个姿势也不愿松开苏以桥柔软的身子。
  直到第二天,东方刚泛起白肚,苏以桥的病房门门口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扰人清梦!
  苏以桥眉头紧锁,小嘴微微翘起,即使闭着眼也忍不住便是自己的不满。
  深邃的眸子快速划过一抹不悦,宋霁辰小心翼翼的放下怀中的人儿,这才一步步往病房门口走去。
  开门,宋霁辰浑身瞬间多了一层寒冰。
  果然是不速之客。
  “您好,伯父,我叫苏墨渊,是小桥的好朋友,我想阿姨应该在您面前提过我。”
  偌大的病房因为多了一个人,显得有点儿挤,气氛更是被宋霁辰和苏墨渊搞得迷之尴尬。
  在姜淡面前刷过存在感并赢取了伯母的好感,这是苏墨渊的优势,此时他当然不会忘了展现自己的这个优势。
  相比于宋霁辰的高冷,苏墨渊倒显得温暖阳光好相处,更何况,从苏墨渊赶到的那一刻,嘴角勾起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过,帮助姜淡擦手洗脸,更是做的比苏以桥还顺手。
  只是,现在处于尴尬的苏以桥来不及计较这些。
  “小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淡盯着一张虚弱的脸看向自己的女儿,一脸疑惑。
  “妈,其实宋霁辰和苏墨渊都是我们白大的学生,我们都是好朋友!”对,就是好朋友。现在也只有这样说白最合适了。
  只要一想到母亲病重卧床还要替她的个人问题忧心,苏以桥心里就自责的不行,简单的两句解释后,不管爸妈信不信,也不管宋霁辰和苏墨渊愿不愿意,直接将这两个男人推出姜淡的病房。
  念及苏以桥手上的伤,宋霁辰半推半就,离开的也算干脆。
  正好,他想单独和苏墨渊聊聊。
  这个家伙是聋了吗?简直是一点儿也不把他的警告当回事。
  “谢谢你们两个的好意,我妈现在很好,我和我爸在这里照顾就足够了,两位学长还是以学业为重。”丢下一句客气至极的话,苏以桥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两个人的脸,直接转身回到了病房。
  “砰!”
  病房的门刚关上,这两位颜高个高的吸睛男便直接动起了手。
  宋霁辰先发制人,一时占了上风。
  “宋霁辰,这里是医院,有本事到外面?”苏苏墨渊伸手抹掉嘴角的鲜血,一向阳光的俊脸也多了一抹阴鸷。
  “谁怕谁?”
  宋霁辰回应,这个一直围绕在苏以桥身边的苍蝇,他早就想教训一下了。
  两大帅哥在医院花园的空地上打的激烈,苏以桥在病房里接受着父母审视质问的目光,也是坐如针毡。原本想着回来陪陪母亲,再放松一下心情,这下全都被宋霁辰和苏墨渊给毁了。
  越想,苏以桥心里越堵得慌,只是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没有完全表露出来罢了。
  到底还是姜淡这个妈妈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么沉静,“小桥,妈妈知道你大了,有了自我判断和选择的权利,但不管是谁,妈妈都希望你能遵从自己的内心,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感情的事情,听从心来,爱谁就是爱了,不爱谁就是不爱了。说清楚搞明白。越拖对彼此的伤害越大。”
  越拖对彼此的伤害越大。
  姜淡的这句话像是长了翅膀,一直在苏以桥的耳边萦绕。
  也让她的心清醒了许多。
  仔细想来,她见到宋霁辰时除了惊讶错愕,心中更多的是欣喜和默默接受,昨晚她虽睡的迷糊,但朦胧中她能嗅到宋霁辰身上淡淡的体香,那味道让她踏实。
  而今天醒来见到苏墨渊,则完全不是这种感受。
  沉重而又压抑,像是心有愧疚,又像是把对方对自己的好造成了自己的心理负担。
  遵从心……
  突然,苏以桥抬头看着母亲,笑的甜美,“爸妈,你们放心,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处理。”
  类似于承诺的交代,苏以桥起身离开了病房,心中豁然开朗。
  “宋……苏墨渊,怎么就你自己在这?宋霁辰呢?还有你的脸怎么了?”
  嗓子眼里原本想好的台词,在见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突然拐了一个弯,说出了领一番话。并且,苏以桥也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
  “他走了,去了赵家。”苏墨渊避重就轻,回答了苏以桥其中一个问题。
  当然,她知道这也是苏以桥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他……什么也没说?”苏以桥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在作祟还是怎么回事,当她抬起头时,总感觉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突然间就变得阴沉沉了。
  看着苏以桥失神的样子,苏墨渊的眼底也灰暗了一些,到底还是说出一些实话,“他让我转告你,照顾好自己,他会再回来找你。”
  会再回来?
  还是像之前几次离开那样吗?
  明知道她母亲病重还刚刚经历一场不知目的的绑架,宋霁辰居然还选择在这个时候去赵家。
  去赵家找谁,不用想苏以桥也能猜出。
  自嘲一笑,苏以桥仰头硬生生的将眼泪憋了回去,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到往常的状态。处于礼貌,她原本准备逐客的话没说,只是带着苏墨渊去了护士台,让护士处理一下苏墨渊脸上的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