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寄生谎言 > 第6章 Chapter 14
Chapter14
  
  顾瑶很快就找到明烁律师事务所所在的楼层,她乘坐着电梯上楼,利用短短的十几秒时间平复自己的情绪,同时做心理建设。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有了一套问话策略,也多亏了昨晚的交手,让她对这个叫徐烁的混蛋有个初步了解。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不仅胆子大而且心细,有谈话技巧,而且非常善于观察,很明白如何利用三言两语就让对方火冒三丈,更遑论他还做过背景调查和功课。
  也就是说,他做到了“知己知彼”,而她还是一无所知,出发点就晚了。
  有了这些认知,顾瑶知道绝不能轻敌,索性就将这个混蛋当做一级要犯来对待,如何从一个一级要犯嘴里挖出东西,这件事非常有挑战性。
  想到这里,连日来压抑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急于释放出去。
  顾瑶又深吸了一口气,就听“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另一边,明烁律师事务所。
  小川在他的房间里,正在黑一个公司的内网,这时余光就瞄到监控器里多了一个身影,立刻将画面切给办公室里的徐烁。
  徐烁依然是一身西装,坐在沙发里装大尾巴狼,按照他的推算,顾瑶今天一定会出现。
  果然,画面一过来,徐烁笑了。
  小川:“哥,你料的还真准,鱼儿上钩了。”
  徐烁:“行了,按照计划行事。记得先保护好自己,这个女人可是有暴力前科的。”
  顾瑶是怎么打断王盟的鼻梁,他们可都是看到直播了。
  小川一怔:“不会吧?那天是情况特殊,我又没招她……”
  徐烁淡淡分析:“你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顾承文对她的过度保护,祝盛西对她有所隐瞒,就连顾承文的特助杜瞳说话都是夹枪带棍的,还有外界那些压力,换做你是她,你能不窝火么?又不能跟自己的亲人翻脸,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欠招儿的家伙,还不趁机发泄?”
  “可招她的人不是我啊!”
  “你是我的人,我招她就等于你招她。行了,快去接客。”
  “……”
  
  门铃响起,顾瑶已经来到门外。
  小川不甘不愿的去开门,一脸的警惕:“你找谁?”
  顾瑶:“你好,我找徐烁,徐律师。”
  说话间,顾瑶也将小川打量一番,这个男孩年纪看上去不大,穿着帽衫和牛仔裤,皮肤很白,身材不高,而且受弱,眼下有两块青色,一看就是网瘾少年。
  小川将门打开,请顾瑶进来,说:“哦,那你先坐会儿,他出去了。”
  小川边说边指了一下茶水间的方向:“那里面有喝的,自己拿。”
  说完,他就从兜里拿出手机,坐到一边椅子上,将双腿翘在桌上,开始打起游戏。
  显然,这个小弟是不打算招呼客人了。
  顾瑶看了他一眼,便自己去了茶水间,在里面找到咖啡,用一次性杯子冲了一杯。
  顾瑶没有坐下来等,放下杯子就开始环顾四周。
  这件律师事务所的面积并不大,外面是开放式的工作环境,除了一些文具用品,也看不到其他私人物品,可见这里还没有招到几个员工,恐怕这个应门的小弟是唯一一个。
  顾瑶走到墙边,扫了一眼墙上的画,问道:“请问贵姓?”
  小川头也没抬,说:“我叫小川。”
  顾瑶顺着墙继续看,除了茶水间之外,通向外间的还有几道门,开着的那道是洗手间,两道紧闭的估计是办公室,还有一道虚掩的,像是杂货间。
  顾瑶走到尽头的办公室门前,虽然门上没有挂牌子,但她直觉认为这里就是徐烁的办公室。
  顾瑶没有乱闯的意思,又沿着原路折回来。
  “请问徐律师多久回来?”
  小川:“不知道啊,也许一小时,也许一天。”
  顾瑶挑了下眉,走到小川旁边:“哦,又是一小时又是一天的,时间弹性这么大,他去干嘛了?”
  小川的余光瞄到顾瑶,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我们这里人手不够,他要自己出去跑业务。”
  顾瑶:“那你呢,你负责什么?”
  “我啥都不会,就帮他看门,有客人就照顾一下,等他回来。”
  顾瑶笑了:“呵,就你这种照顾法,客人还留得住?”
  
  顾瑶话里的讽刺再清晰不过,小川实在装不下去了,索性放下双腿,抬头看她。
  她就靠在桌边,双手环胸,有些不善。
  呃,角色是不是调换了?
  这里明明是他的地盘啊,怎么突然有一种他小时候昏天黑地打游戏不好好学习,被教导主任当场抓住训话的感觉?
  小川眨了一下眼,问:“姐,那你想我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先叫一声“姐”,准没错。
  顾瑶微微一笑:“简单,我问几个问题,你回答,咱们就当闲聊,顺便打发时间等徐律师回来,如何?”
  小川哪儿敢说不好啊?
  “哦,那你问吧。”
  隔了一秒,小川又补充道:“不过我事先声明啊,问我的隐私不行,因为我会不好意思,问徐律师的隐私也不行,因为我不知道,还有……哦,你的问题不能超过三个,多了我会烦。”
  小川几乎耍赖似的语气,不软不硬的把这话撂了出来,这一套对付徐烁一向有效。
  顾瑶挑了挑眉,非常诚恳地说:“好,我会遵守这个规则。”
  小川乐了。
  谁知下一秒,就听到顾瑶这样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监视我多久了?”
  小川瞬间石化。
  啥?
  这么直接!
  
  见小川张着嘴,一脸痴呆相,顾瑶好心提醒道:“呐,我问的既不是你的隐私,也不是徐烁的隐私,而是关于我的隐私,你的规则里也没有装傻不答这一项,所以你必须回答。”
  小川一下子就把眼神转开,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你怎么知道是我?”
  顾瑶:“你这是在反问我?那好,你反问我一个,我就再加三个问题,怎么样?”
  小川立刻说:“别……其实……其实也没多久,也就半个月吧。”
  半个月了么?
  顾瑶回想着过去半个月发生的事,心里渐渐有了数。
  然后,她又看向小川,笑的非常无害:“第二个问题,陈宇非自杀那天,天台上空的航拍飞机是不是你的?”
  “你怎么猜到的?”小川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等等,我不是要问这个……呃,对,那个是我的。”
  安静了几秒,顾瑶的笑容消失了,说话间也透出不客气。
  “第三个问题,姓徐的缩头乌龟要躲到什么时候?”
  小川:“……”
  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徐烁正在看外间的直播,而且看得津津有味,兴致盎然,看到这里,他终于笑出声。
  他拿起手机给顾瑶发了一条微信。
  “进来吧,别为难我弟弟。”
  
  另一边,顾瑶看过信息就将手机举到小川面前,让他看清楚,随即也不等人请就直接往里面走。
  只是顾瑶穿过走廊刚要推门,她的手机就又响了,是秦松打来的电话。
  原来,已经过了半小时了。
  顾瑶接起来就说:“我没事,我还没见到人,正准备找他。”
  秦松那边松了口气:“那就好,吓死我了,你不知道我这半小时过得多揪心……对了,你还是不让我过来吗?”
  顾瑶:“不用,你就盯着定位吧,如果我的定位长时间没动,你就打给我,我没接你就报警。”
  秦松有些犹豫:“你确定?”
  顾瑶:“确定。”
  话落,她就切断通话,将前面的门推开。
  
  这间办公室面积很大,摆设不多,扫一圈就可以尽收眼底。
  但这里的主人显然很有钱,也知道如何低调的炫富,为数不多的几个摆件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还有那张尺寸夸张的办公桌,以及尺寸夸张的沙发组。
  徐烁就坐在其中最大的一个长沙发上,一只腿翘在另一只腿的膝盖上,双手敞开,随意搭在沙发背上,一身的西装革履,却愣是让他坐出了企业小开公开面试陪床秘书的气质。
  可惜,即便这里明亮的过分,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都没能让那位大爷照出原形。
  顾瑶扫完一圈环境,就选了一张单人的坐下。
  她开门见山的把话撂下:“原来徐律师在啊,怎么躲着不见人呢?”
  徐烁放下抬累了的手,半真半假道:“不知道顾小姐的来意,我不敢出去啊。”
  说话间,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和茶杯,给顾瑶倒了一杯茶,手法非常娴熟。
  他这个年纪这身气质,竟然会喜欢喝茶。
  顾瑶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徐烁将茶杯推到顾瑶面前,又道:“再说,我的鼻梁骨很脆的,我这张脸也很值钱,破相了风水就变差了,以后还怎么接客。”
  对于航拍飞机偷拍的事,徐烁全然没有半点心虚,还满嘴揶揄。
  顾瑶看了一眼茶杯,没动。
  徐烁问:“哦,顾小姐今天找我有事?”
  顾瑶将手机拿出来,调出微信,直接摆在他面前。
  “你们监视了我半个月,还偷拍我男朋友的照片,这些事我已经足够起诉你了。想不到一个律师竟然知法犯法。”
  徐烁慢悠悠笑了:“证据呢?”
  顾瑶冷哼一声,从包里拿出卷好的那张照片,放在桌上。
  徐烁挑了下眉:“那是什么?”
  顾瑶:“你偷拍的照片。”
  “哦,你说是就是?你都卷起来了,我又看不到。”
  
  顾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照片打开。
  谁知打开的那一刻,照片的里面竟然是空白一片,之前的图像全都不翼而飞了!
  顾瑶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用手摸了摸上面的材质,又靠到鼻下闻了闻,忽然明白了,这是用特殊显影技术处理过的,画面是有时效的。
  顾瑶闭了闭眼,心里开始窜火儿。
  然后,她将白纸放在桌上,在心里默念着“淡定、冷静、从容”,这才重新队上徐烁幸灾乐祸的目光。
  徐烁:“恕我眼拙,我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顾瑶:“你做了手脚。”
  “证据呢?”
  “我没有。”
  顾瑶回答的很老实,她非常明白这是一个局,从她接到快递,被这个王八蛋在微信上挑衅,到她来到这里,照片上的影响消失不见,这一切都在他的部署之内。
  每一件事都料的这么准,说明他已经基本了解了她的性格和行为模式,恐怕早在监控之前就已经调查很久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局里,如果她按照以前的棋路与之抗衡,是绝对没有胜算的,她必须跳出这盘棋,出其不意才行。
  
  顾瑶正在思忖对策,徐烁也没打断她,而是优哉游哉的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不紧不慢的喝着。
  等他放下茶杯,才淡淡道:“顾小姐,容我提醒你几件事。一,你拿来的证据是一张白纸。二,微信上那张你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的合影,是你发给我的,与我无关。三,你我昨天才认识,你就对我放狠话,我会保留追究的权利。”
  顾瑶:“是么,可你的小弟已经承认了,你们已经监控我半个月。”
  徐烁慢悠悠的笑了:“哦,我还有第四点没说,就是我这套办公室有特殊装置,从你走进来的那一刻起,你的录音笔就失灵了。不信的话,你可以拿出来看看。”
  顾瑶有些诧异,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或许是徐烁引诱她拿出录音笔再抢走的说辞。
  但转念一想,不对,如果他要抢她的东西,她根本不是对手。
  思及此,顾瑶将录音笔拿出来,按下暂停键,并将刚才的录音进行回放。
  果不其然,录音内容只录到她走出电梯之前,在那“叮”的一声之后,就全是“滋啦滋啦”的杂音。
  顾瑶咬了咬牙,将录音笔丢回包里。
  徐烁又喝了一口茶:“请别介意,我这是职业病,做我们这行的总会遇到一些笨蛋,以为靠一支录音笔就可以盗取商业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