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浪洗剑录 > 第198章 遗失

  小红道:“有什么不对吗?叶姑娘常对我们说:天下男人自相残杀,咱们女人就有福了,别管他们谁胜谁败,都将沧为女人的仆奴。”
  穆乘风怔了一会,轻叹道:“她—生遭遇太可怜,蕴藏在心中的仇恨太深,但她不该因此仇视天下所有的男人……”
  两人相对而臣卜娓娓而谈,不知不觉已将一份干粮吃完,东方天际也透出了曙光。
  小红首先惊觉,急忙收拾草地上的空壶残肴,一面喃喃自语道:“唉呀!真该死,怎么糊糊涂涂地说了一夜的话,再不走,走要被他们发现了……”
  忽听“卟嗤”一声轻笑,有人接口道:“这就叫‘欢娱嫌夜短’嘛!现在要走,已经太迟啦!”
  两人徒声惊顾,只见小桃不知何时已来到近处,正含着满脸神秘的诡笑,斜靠在一株矮树上。
  小红心里一慌,忙将空壶残肴反藏在身后,腼腆笑道:“姐姐起身好早”
  小桃道:“还早?太阳快晒着屁股了,你手上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看。”
  小红不由自主向后直退,呐呐道:“我……我……”
  小桃道:“现在掩藏已经来不及了,倒不如爽爽快快拿出来,省得汪长老知道,那时大家难堪。”
  小红无奈,只得低头道:“小妹见穆少侠饿了两天,怕他体力不继,所以……替他送些吃的东西来。”
  小桃一撇嘴角,道:“他体力不继,关你什么相干,汪长老已有干粮酒食分给他,是他自己不肯吃,却要你偷偷来献什么殷勤?”
  小红垂手道:“小妹知错了,只求姐姐掩盖一二。”
  小桃道:“要我掩盖容易,但有一个交换条件。”
  小红忙道:“姐姐请说,只要小妹办得到,一定答应就是。”
  小桃闪目向穆乘风扫了一眼,招招手道:“你附耳过来。”凑在小红耳边,叽咕叽咕低语了一阵。
  小红一边听,一边皱眉,不时用焦急忧虑的目光偷望着穆乘风,显然那小桃所条件,必与穆乘风有关。
  听了一半,小红忽然连连摇头道:“姐姐冤死人了,我们真的只说了一夜闲话,并没有……”
  小桃沉声道:“你少跟我假撇清,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明白,你若答应,大家都有好处,否则,我就把事情告诉汪长老,却休怪我不顾姐妹的情份。”
  小红迟疑地说道:“好姐姐,这可不是一厢情愿的事,即使我答应了,又有什么用?”
  小桃说道:“只要你肯帮忙,姐姐我自有妙计,事成之后,少得也分你一杯羹。”
  穆乘风见那小桃语态诡秘,大有暖味之意,尤其一双桃花眼妖媚轻挑,令人厌恶,便站起身来,径身走去小溪边盥洗,不再现会她们鬼鬼祟祟说些什么了。
  等到从溪边回来,旭日已高挂天际,汪凯文也起身收拾妥当,吩咐拔营起行,继续上路……
  穆乘风一连两夜未能人睡,途中困倦不堪,有时挽着车杠也会不知不觉人了梦乡,任是挥鞭痛打,也无法振奋起来,好几次行经山崖险峻处,都差一点连人带车一齐翻落峭壁。
  汪凯文见此情形,只当他绝食过久,体力业已不继,迫不得已,只好提早宣布扎营休息。
  穆乘风依然是老方法,既不说话,也拒绝接受干粮,抛下车杠,便径自去寻觅山泉解渴,采摘野果充饥,对其他的事,一概不理不闻。
  这一天因为提前歇息,扎营的地方是一处土山山顶,附近虽然有一上水塘可供用,却没有野果树,穆乘风只能掘些草根,在塘中洗剥干净,勉强裹腹。
  正当他坐在水塘边咀嚼着难以下咽的草根时,小红忽提着一只水壶低头走了过来。
  她伪作取水,靠近了穆乘风,却压低声音急急说道:“穆少侠,今夜里千万别睡得太沉,更不可距离汪长老的篷帐太远,任何酒食都不要接受,切记!切记!”
  穆乘风诧异地问道:“莫非有什么变故吗?”
  小红道:“我没有时间详细告诉你,只望你务必记住我的话,咱们明天就可抵达总堂,过了今夜,便不要紧了。”
  说完,不等穆乘风再开口,提了水壶,匆匆而去。
  穆乘风暗暗讶诧,心忖道:“我中毒未解,形同俎肉,如果是汪凯文要害我,何须等到现在?”于是,只淡淡一笑,并来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填饱肚子以后,就在水塘边和衣躺了下来。
  他委实太疲倦了,头一着地,霎眼间便入了梦乡。
  一梦香酣,不知过了多久,胧胧中,恍惚有人轻轻推着他的肩间,唤道:“穆少侠,醒一醒。”
  穆乘风想睁开眼睛,无奈一只眼皮竟似重逾千斤,怎么也睁它不开,口里含混的“唔”了几声,又沉沉睡去。
  他身体虽然疲惫无力,神志却很清醒,只听那人自言自语道:“怎么处得这样死?真急死人了。”
  穆乘风心里也着急起来,因为那人一边说,一边已捏开他的嘴,正将一种辛辣的液汁,向他口中直灌。
  那液汁分明是酒,但却和一般的酒液有些不同,一入喉中,顿时势力向下蔓延,直透丹田,竟使他平静的心湖,起了异样的变化似梦非梦,似醉非醉,似醒非醒……
  蓦地里,一缕幽香扑鼻,耳边,荡起一阵低沉的笑语,道:“穆少侠,看看我是谁?”
  穆乘风用力摇摇头,凝目细看,这才发现自己身旁,紧偎着一个人,他怔了,茫然问道:“你是谁?”
  那腻得像蜜糖般的声音道:“我是小桃,你喜不喜欢我?嗯?”
  说着说着,小桃竟变成了“八爪鱼”,纠缠了上来。
  穆乘风似乎明白,又有些糊涂,喃喃道:“你是小红?你又来干什么?我是不会再吃你酒食了?”
  小桃冷冷一笑,道:“原来你心里只记得小红,我哪一点及不上她?哼!我非跟他比比不可,且看是谁拔弄得头筹。”心里一生气,立刻展开了火辣辣的行动,大胆的采取了主动。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穆乘风超机摆脱纠缠,挣扎着站起身来,当时也未细想小桃怎会在紧要关头忽然罢手?便急急向水塘奔去。
  当他将自己的头部浸进清凉的泉水中,突觉脑后“黑甜”穴上,似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重重戳了一下,竟糊里糊涂倒在水塘边睡熟了。
  等到清醒过来,已是第二天黎明时分,土山上一片寂静,蝴阶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是,昨夜“纠缠”之处,赫然遗留着一滩血渍。
  穆乘风还以为是自己在“奋战”中负了伤,连忙低头检视,这才发现,自己虽然并未负伤,随身所带物件,却已全部不见了。
  那些物件,包括十柄逆沧澜和一只易容革囊,革囊中除了易容药物,更有巫九娘临终所赠那只纯金盒子,里面存放着巫山百禽宫的门匙和令牌,百禽翔天图解,以及月眉的庚贴……
  逆沧澜传自师门,易容药物系杜腐所赠,那只纯金宝盒,更是关系重大,现在竟然全部失去,叫他如何对得起惨死的巫九娘?如何对得起月眉?
  穆乘风心急如焚,正不知怎么样办才好,忽见小红掩掩藏藏奔了过来。
  她仍然提着一只空水壶,伪作取水,关切的问道:“穆少侠,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故没有?”
  穆乘风点点头道:“我遗失了许多重要的东西。”
  小红一怔,道:“你遗失了东西?是些什么?”
  穆乘风道:“反正我身上的东西全都不见,小红姑娘,你能替我查寻一下么?”
  小红茫然说道:“是不是被小桃偷去了?”
  “可能是她,也可能是别人……唉!那些东西对我十分重要,你若能帮我寻回来我将感激不尽。”
  小红愣了好一会,喃喃道:“这就奇怪了,她特意调配了药酒,又将我穴道制住,难道只为了想偷你的东西?那些东西对她有好处吗?”
  穆乘风无暇对她详细解释,焦急的道:“请你替我去查看一下小桃,盾她是不是负了伤?是不是藏着一副革囊?”
  小红讶道:“受伤?她睡得正酣,连头发都没有少一根,哪像受过什么伤?”
  正说着,忽见小桃也提着一只水壶,姗姗走了过来。
  穆乘风定神细看,果见她娇慵恹恹,云鬓蓬松,非但没有受伤的样子,简直连昨夜发生的事也忘记了似的,经过穆乘风身边,竟望也没有望他一眼。
  小红满脸惊讶的注视着她,见她走近堆笑招呼道:“桃姐姐早。”
  小桃浅浅一笑,道:“你早。”
  径自蹲下身子,向水塘中取水,神态安详,全无一丝异状。
  小红和穆乘风互相交换了一瞥诧异的眼色,两人都被小桃这份沉着,弄得如坠五里雾中。
  片刻之后,小桃汲满一壶泉水,缓缓站了起来,转对小红说道:“汪长老已经起身了,咱们快去收拾一下,别在这儿耽误,回头招责怪。”那口气严然以老大姐自居,大有警戒小红之意。
  小红连忙答着,匆匆取了水,准备跟随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