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女,求放过 > 第132章 甘薇撒娇

第132章 甘薇撒娇


  晚上九点多开始,和李静聊微信一直到凌晨一点。叶枫着实困,但一直强打精神陪她。
  说工作、讲笑话,一直说到快没话说,那边李静又想聊服装流行趋势。
  叶枫一边百度着女装款式,努力符合她。作为聪明人,能察觉李静心情很差、很差。不断说话,只是害怕孤独。
  李静也发觉这一点,干脆直接说了:“我现在单身了。”
  “这对你是解脱。”
  “对,谢谢你陪我这么久。”
  “陪一位单身女人,我很开心。”
  “那我顺便问问,这几天你回老家吗?”
  “一直待在石安,姐姐要约我吗?”
  “中秋节陪我赏月。”
  “一言为定。”
  “晚安了,小男人。”
  “晚安。”
  手机随手一放,叶枫将身体摆成‘大’字形,熬过刚才困劲,这会反倒精神起来。
  下床拿啤酒时,却想到梅桂建议,让自己多喝喝茶。
  算了,出租房也没茶叶,还是啤酒喝起来过瘾。
  刚打开一款啤酒,却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大半夜的,还是李静?
  快步走回卧室,却看到来电显示是父亲。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该不会家里出事了吧!
  心里一紧,连忙接通电话:“爸…”
  “还没睡吧!”
  “哦!”
  那边父亲声音很平淡,叶枫心里一松,偷偷换了一口气。紧跟着,又听到父亲声音:“别担心了,我接到你妹妹了。”
  “……”
  “胡闹,薇薇说是你同意她半夜回来的,以后别瞎做决定。”叶军批了叶枫,随手挂掉电话。
  这会凌晨接近两点,焦急的他在县城火车站,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小女孩家深夜乘车,是真担心。
  看着叶军严肃,心里有些小怕的甘薇,当场使出撒娇大法。
  脸蛋嘟嘟、小嘴噘着,双手抱着叶军独臂时靠在他肩头:“咱这是小站,只有两趟车经过赞辉。下一趟是晚上八点才到,那我就少陪您和婶婶一天了。”
  “胡闹!”
  “我哥说没事,说这是给我练胆。”
  “胡闹!”
  叶军气的又训一声,但这次是针对叶枫。甘薇则偷偷吐着小石头,为了避免挨骂,只能冤枉他了。
  “叔叔不生气了,回头揍我哥。”
  “连你一块揍。”
  “嘻嘻,您舍得吗?”
  “臭丫头。”
  深夜秋风中,爷俩回家路上有说有笑。对甘薇而言,有叔叔在比跟着叶枫更有安全感。
  这位经历过峥嵘岁月的老军人,浩然正气、挺拔威武。甘薇隐约记忆中,总和自己牺牲的父亲身影重叠,他们是兄弟、老战友。
  “叔叔,我一辈子都要陪着您和婶婶。”
  “以后还得嫁人。”
  “不嫁。”
  “傻丫头。”
  叶军知道她在撒娇,可忍不住高兴。天下做父亲的,都舍不得嫁闺女。
  而用着撒娇大发的甘薇,不忘偷偷把手机静音。刚才好多声微信提示音,根本不用看,就知道是叶枫在骂人。
  哼哼!
  明个稍微给他撒个娇,立马搞定。
  想到这,甘薇都有些不好意思。待会回家,估计婶婶那也得批评几句。唯一能用的招数,还是…
  整个叶家面对甘薇撒娇,谁也没辙。
  ……
  昨晚半夜才睡,当叶枫醒来时上午快十点了。床上来了会,才拿起手机看了眼。
  甘薇总是给回信,也只有一句话:“小妹知错,哥哥莫生气,两天后到石安当面请罪。”
  “小混账,别以为撒娇有用。”
  “好哥哥。”
  “没用。”
  叶枫是真有些生气,甘薇回家心切他理解,可一个姑娘家大半夜坐火车,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这次甘薇用语音回信,腔调中夹带哭音。叶枫百分百肯定,这丫头是装的。但就是没辙,最终语音给他回了句:“行了、行了,我中秋节回不去,替我陪陪爸、妈。”
  “收到,坚决完成任务。”
  听着甘薇铿锵有力的语音回信,更加确定刚刚才是装的。哭笑不得的叶枫,也不在理她。
  起床穿衣、洗漱后,煮了包方面便吃下后,叶枫走出房门。也注意到,留言本做了改变。
  之前都是在自己或梅桂房门上,这次却钉在两门中间墙壁上。
  他们住在顶楼,基本上不会有人上来。而留言本方式,成为他们私属沟通方式。
  梅桂喜欢,叶枫同样如此。
  而他掀开留言本,梅桂新的留言可不友善:“今天没给我准备早点,差评。”
  叶枫提笔回复:“以后饿了,来床上吃我。”
  天天被她骂流氓,叶枫也真不客气。写完留言,他心情在愉悦中下楼了。
  随后开车来到惠明超市长兴店,而在走入超市时,刚好遇见店长鲁守强。
  乐着过去打了招呼:“鲁店长上午好。”
  对方不理,朝着办公区走去。上次在饭店被叶枫泼了一脸茶,他还在记仇当中。
  “哎呦卧槽,鲁大哥还在生小弟气啊!”
  “叶枫,别给脸不要脸。”
  “我什么时候要过脸?”
  “……”
  “鲁店长心里不痛快,简单。”
  话说罢,叶枫从包里掏出一瓶梨汁打开,递给鲁守强手中。在他瞪大眼睛时,又开口:“来,泼我一脸。”
  “你?”
  “我可是这本书男主角,你只是配角B,这待遇很高了。”
  “……”
  听着叶枫胡言乱语,鲁守强也是没谁谁了。他习惯合作方对自己恭维有加,第一次遇到这号玩意。
  将梨汁返还给他时,忍不住问了句:“那天你动怒,是因为梅桂?”
  “对。”
  “至于为她得罪我?”鲁守强记得,那天自己说梅桂坏话。可问题是,全公司都在说啊!
  “我很迷恋她。”
  “我去,听说她免去你进店费…”
  “如你所想,我和梅桂睡了。另外提示一点,以后我在碰到有人说她坏话,就不是泼水那么简单了。”
  先礼后兵,叶枫一贯作风。在鲁守强面前,更是真真假假。反正梅桂不在意闲言碎语,叶枫也不介意把自己牵扯进去。
  “叶枫,你想表达什么?”
  “鲁店长是聪明人,也是惠明集团和我第一个合作的人。”
  “对,但你应该知道我跟谁混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鲁店长同我合作,有好处。”、
  “到我办公室聊聊。”
  “谢谢。”
  叶枫很清楚,梅桂同自己合作,在乎的不是那点利益。要的是,一点点将权利收回的机会。
  既如此,叶枫愿意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