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命九度 > 第199章 又结婚 考察前遇到的事

第199章 又结婚 考察前遇到的事


  九度晃晃悠悠地走着,这和以前的情形似曾相似啊。一个人,一个背影,一条马路。
  发小再来是怎么啦,二婚媳妇难道又要离婚了?是钱多惹的祸吗?是不是真的印证了一条古语: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啦,有钱就变得膨胀了吗?
  爱胡思乱想的九度先生在十字路口慢慢地走着,觉得特别累。不是做事情累,而是这世界的复杂性多变性让自己累!
  回到发霉的职工宿舍,霉味使得九度清醒了些,九度走到打开的窗前,望着窗外,望着星空。
  外面星星点点,苍穹里有亿万颗星星。
  这世界里的人正如苍穹里的繁星一样,也是星星点点。
  这世界人也是数以亿万计,自己是世界六七十亿人中的一员,属于非常渺小的一个。
  而且自己老麻山出生,自己何德何能?
  却偏偏不信命,硬撑着一副要拯救世界的样子,想想也很可笑,几乎和堂吉诃德没两样啊。
  站累了,在床沿坐一会儿。
  九度也不愿意开宿舍的灯,宿舍的灯是那种老式的发黄的灯泡,灯泡发出的光也是淡黄淡黄的。
  九度想:开灯不如看着窗外惬意。正在遐思的时候,小舅子夏雨声打电话来了。
  “姐夫,我离婚了。”夏雨声高兴地说。
  “你说啥?”九度大声地问道。
  “我离婚了。”夏雨声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你真的离婚了?”九度又一次问道。
  “是真的,我,夏雨声,离婚了。你怎么了,姐夫?”电话那头传来夏雨声的大声的关切的声音。
  “那孩子归谁呢?”九度问道。
  “归我妈了。哦,是我妈说孩子要归她的。”夏雨声逻辑混乱地说道。
  “是法院判的,还是其它途径?”九度问道。
  “是协商的,协商的。给了她一套房产。把夏家湾新分的房产给了她。”夏雨声轻描淡写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九度没任何表情地说道。
  “我又要结婚了啊,你送我什么呢?”小舅子夏雨声天真地问道。
  “你又要结婚了?”九度怀疑地问道。
  “是啊,我又要结婚啦,你猜一猜我和谁结婚?”夏雨声高兴地问道。
  九度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说道:“我猜不出。”九度把电话从耳边拿到手里,打开扩音器。
  电话那头传来小舅子非常高兴的声音:“我要和颜如玉结婚啦!”
  九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和谁结婚?”
  “我,夏雨声要和颜如玉结婚了!”电话那边传来夏雨声的声音。
  “哦,我知道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呢?”九度问道。
  “我们选在二月十四结婚。”小舅子夏雨声说道。
  “嗯,我知道啦。”九度说道。
  “姐夫,你可要记住啊,二月十四结婚!我要挂电话了,如玉就在身边,要说几句吗?”夏雨声依然兴奋地说道。
  九度一听,本来坐着的,忽地站了起来,慌了神,赶忙说道:“不了,没啥事情,你挂电话吧。”
  九度没等小舅子挂电话,鬼使神差地首先挂了电话。挂完电话,一屁股又坐回床上。
  按正常道理,小舅子和谁结婚都没有关系。却偏偏和颜如玉结婚,正是觉得这个世界不可思议!
  说也特别奇怪,九度这时满脑子都是颜如玉的音容笑貌。特别是嘴上那颗美人痣让九度记忆犹新。
  又立马想起自己在书城上班的一些事情:那个下午颜如玉把自己堵在二楼的办公室的门口,亲了自己一口。以及去参加小根懿的晚会碰到自己的妻子等等。
  以后回去碰到颜如玉该有多尴尬啊,颜如玉变成了自己的弟媳。
  这次又该送点什么呢,刚出来,他们就要结婚,这也太神速啦吧。现在自己也是一无所有啊,该咋办呢?真的是再来白天说的,一个头两个大啊。
  一只不合时宜的小动物从虚掩的门缝窜进来了。月光从窗外着着地面,九度看得分明,是一只不是很大的老鼠。
  小老鼠鬼鬼祟祟的,用嘴嗅着地面闻着什么味道,肯定闻到了九度从餐馆打包回来的食物。
  也是啊,很久没人住的房间没吃的,老鼠都不肯来光顾,有了食物,它冒着生命危险就来找食物了。
  九度虽然极为讨厌老鼠,心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今晚就绕过这只寻找食物的可怜的老鼠吧。
  破天荒地,九度不想洗涮,连自己都非常惊讶!是什么事情让自己连洗涮都不愿了呢?
  于是自己憎恶起自己来,也找不出确切的理由憎恶自己。是不肯洗涮吗,不爱干净,好像不是,究竟是什么呢?
  胡思乱想的九度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那只老鼠听到只有一个人的鼾声,开始一动不敢动。
  当老鼠发现没有危险后,渐渐地老鼠胆子大起来,沿着地上的小凳子爬上桌边的椅子,又从椅子跳上房间里唯一的书桌。
  第二天九点左右,一声银铃般的声音把九度惊醒了。
  “哦,老哥,你胆子好大,门都开着睡觉啊。不怕小偷哇。”九度睁开眼一看,是脸色极为红润的欧阳冰雪发出的声音。后面紧跟着的是矮一个头的发小再来。
  九度慢慢地坐起来了。睡眼朦胧地望着这一高一矮的二人。
  “哈哈哈,小偷已经光顾过啦!”再来指着桌子上破了一个洞,漏得满桌子的油的塑料袋说道。
  “哇,这坏东西,我拿抹布擦一下。”欧阳冰雪说道。
  “老哥,收拾一下,咱们到高铁站去。”再来望着九度说道。
  九度说道:“好的,我用冷水先洗把脸啊就走。”
  欧阳冰雪麻利地收拾好了书桌上的残局,九度也迅速地完成了洗漱。
  于是三人匆匆下楼,坐上越野车,直奔高速公路开去,到高铁站后,准备坐高铁到萧山机场,然后转乘飞机到天津考察。
  很快,越野车开到要到高铁站的时候,再来说:“高铁站还在建设过程中,我们就把这车停在这荒地上,可能要停好一阵子的,开过去要收费的。”
  “雪儿,你把身份证拿去买票,我先在外面抽支烟,来给。老哥的身份证也给她。”再来把钱和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欧阳冰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