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之我家娘子会打仗 > 第二百一十六章:河务衙门

第二百一十六章:河务衙门


  这河务衙门的官职,宪宗也是给的高,足矣看出来他对这河运治河的态度,而且还有自行选人的优惠政策,这也是想着让河务衙门多多的提拔一些能人,为以后的事情多做贡献。
  第二天大朝会的时候,宪宗最后便是将这个河务衙门的设立说了出来,内阁的四位大学士也是没有任何的异议,其他人就更别说了。
  “户部尚书周心泽。”说完这件事,宪宗又是把周心泽叫了出来。
  周心泽出班站好后,宪宗问道:“今后每年拨二百五十万两到工部,可有问题?”
  周心泽一听,脑袋顿时就大了,他就知道没有好事,只要是孙仪涵踢出来的事情,最后不管好事还是坏事,这里面肯定是跑不了户部的事。
  “呃,陛下,这二百五十万两,却不是小数字,微臣也是不敢妄加决定。”周心泽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
  宪宗叹了一口气,却也是没有苛责他,现在朝廷哪哪的都是要用钱,窟窿也是越来越多,别看现在有银行撑起来了,但是说到真正能用上的,还是不多。
  “这样吧,朕也是不为难你,每年保证二百万两,剩下的五十万两,若是年底有余,在一并凑齐。”
  周心泽一听,没办法了这是,宪宗都已经降低难度了自己要是还不答应,估计一会宪宗就该翻脸了,便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一年二百五十万两,十年就是两千五百万,这可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所以这也是有可能会滋生一些贪官污吏出来,这件事情就得让张居正多加费心了,这么巨大的钱,要是干不出成效来,不仅他倒霉,孙仪涵也得跟着倒霉。
  张居在接到圣旨以后心里激动万分,这差事可是非同小可啊,干好了留名千古,干砸了虽说不知足遗臭万年,但是挨骂可是肯定的。
  “子谦那,这黄河治水之事,愚兄却是没有涉猎,只怕这事要是做起来也是费劲啊。”张居正此时倒是没了以往的自信了,毕竟这件事儿确实是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这张居正接到圣旨之后,便是来找孙仪涵了,毕竟现在孙仪涵可是成了他的上司。
  “呵呵,我已经是为你找了几个得力的帮手了,这会儿应该也是在来的路上了,叔大兄莫要着急,眼下趁着这人还没来齐,也是趁此机会多了解一番这水利之道才好啊。”
  张居正听完赞同的点了点头,“嗯,诚如子谦所说,今日这事为兄却还是要多些子谦了,不然我这还不知道在翰林院整理卷册到何时呢。”
  孙仪涵笑了笑,说道:“叔大兄这就客气了,有能力当然也是要发挥到实用的地方了,怎可屈才呢。”
  “嗯,知我者子谦也,好了,为兄也是该干些正事去了,不然到时候两眼一抹黑,怕是耽误了大事可就麻烦了。”张居正现在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浑身都是活跃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去黄河边治水去。
  孙仪涵赶紧拦住他说道:“叔大兄莫急,我这还有一件事,我打算让子辰前往同你们一道,他在这工部也是没什么大事,倒是不如跟你们一起学习一番,也是长些本事。”
  张居正听完点了点头,“没问题,此事就这么定了。”
  张居正也是想着身边有个自家弟兄也是可以相互的帮衬着一些。
  这些事情解决完,孙仪涵也是松闲了下来,可是这周心泽那里却是有忙活了起来。
  “唉,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子谦的,自打他一入京还没有入宫做官便是整出了个银行,接着又是屯田,赋税改革,这好不容易闲了几天又是要开始倒腾水利,唉,每年还得下拨二百五十万两银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周心泽坐在户部大堂也是一阵的头疼。
  堂下坐着的便是高炳辰,听完周心泽饿话,高炳辰却是笑道:“呵呵,大人何须烦恼,子谦这几件事情办的虽说是让咱们手忙脚乱的,但是如今各项事宜已经是慢慢的步入正轨,而且也是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也算是为国为民做出了贡献,有时候我倒是真的挺佩服他的,不过才二十出头,便是能有这样的见识,当真是不同凡响,有时候我都觉得民间说的他是文曲星下凡,一点都不假,这几件事也绝非一般人能够想出来的,也无外乎官家如此器重于他啊。”
  高炳辰说的是实话,周心泽也是心里明白的很,而且他甚至是觉得孙仪涵如今简直是快要逆天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子,竟然会把这为官几十载的老臣都给比下去了,也是让人不尽的唏嘘啊。
  “嘿,这黄河若是真的治理有成,那可是不世之功啊,咱们户部也是得鼎力相助,不然到时候这真成功了这史书上再一写咱们户部不作为,那可就是千古挨骂了吧。”周心泽笑道。
  “呵呵,大人说的是啊,那咱们便勒紧裤腰带?再努力凑出些银子吧。”高炳辰也是知道现在户部的这情况,二百五十万两确实不是个小数了,而且还是每年都要下拨,还真得仔细的盘算一下了。
  此时在这皇宫内院,太后也是听着宪宗跟她说的治理黄河的事情。
  “呵呵。子谦却是有大才的人,如此这事儿要是真做成了,别说是两千五百万两银子,就是五千万两也是值得的,这可是皇帝的丰功伟绩啊。”太后乐呵呵的说道。
  “可是,朕担心的是这件事若是办不好,这银子岂不是就打了水漂了。”宪宗担心的倒是不无道理。
  太后摇了摇头说道:“皇帝身为大楚的帝王,就该有帝王的魄力,区区两千五百万两白银,怎么能让你有所犹豫,而且子谦即是敢提出来这治水之事,那便是有把握的,我知道朝廷现在也是捉襟见肘,不过这黄河之水一到治好,将来那可是有无穷的作用啊。”
  宪宗知道太后说的主要作用是什么,那便是漕运,漕运就意味着边疆粮草的供应,意味着是守疆还是拓疆的根本,宪宗可不想像炀宗一样,一辈子只是在守着江山,他想要开疆拓土,成就一番伟业的。
  而这些个的前提就是军用物资的运送,打仗最费的是什么?肯定就是粮草了,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便是这个道理,打仗没吃的,那不就剩下挨打的份了,所以在这边疆上,粮草的作用就跟手里的武器一样,是不可或缺的,而漕运便是解决这件事情的重要途径。
  “如今你们都是还年轻,这今后的路啊也是长着呢,你们呢也都是争强好胜,这固然是好事,但是切要把握住分寸才行,莫要激进行事,遇到困难也是要多找大臣们商议一下。”太后今日难得的也是多说了不少。
  宪宗听得太后的话,也是频频的点头称是,岂料太后却是话锋一转,笑道:“如今大局初定,皇帝的大婚也是要尽快的操办,你看人家子谦女儿也是有了,你这个做皇帝的竟然连个皇后都没有,也是对不起列祖列宗了啊。”
  “呃………”这都哪跟哪啊,宪宗一脸懵逼的琢磨着。
  “这婚事还是请太后作主吧。”
  太后听完笑道:“嗯,待我找礼部拟订一下,到时候昭告天下,举国同庆。”
  皇帝大婚,那可是天下的喜事,也是要天下大赦的,对于那些个罪名不严重的人,这一天简直就是最美好的一天了。
  宪宗其实也是想尽快的跟柳茹完婚,不过自从他登基以后这事情就是越来越多,这婚事也就给耽误了,如今这大事基本都定了,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也是可以了。
  况且按照皇家的祖制,自己应该在十八岁那年就应该有正室的,可是如今自己都已经二十五六了,却还是没有正室,也算是违背了祖制,当是大不敬的了。
  再说了,再不成婚,这柳茹了就成了老姑娘了,待日后也是会遭人诟病的,这对皇家也是一种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