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之我家娘子会打仗 > 第二百一十四章:温县县令

第二百一十四章:温县县令


  第二天一早孙仪涵起来之后便是带着人去了河堤,昨天晚上他也是琢磨了半宿的时间,关于这治理黄河的事情,自己虽然是治理过一条大沙河,但是大沙河的规模照着黄河那可是差远了,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又是让他想起了下河村治理大沙河时候郭浩,此人经验丰富,而且也是参与过治理黄河,此人定是能堪当大用的,到时候不行就让他跟着张居正一道前去治理,以他的经验也是肯定会有什么办法的。
  河边有不少人正在往河边运着沙袋,这些沙袋都是起到临时防护的作用,现在还是在雨季里,想要直接修复这里的堤坝明显是不现实的,所以地方的官员也是组织人在这水势还不是特别大的时候进行一些简单的防护,不过这沙袋的作用却不是特别的有用,要是真遇到特大的洪水别说是沙袋就是堤坝都玩完。
  在这河岸边的百姓大都是一些衣衫褴褛之人,看起来都是一些灾民,孙仪涵瞧着这群人,琢磨着这里的赈济事宜是不是做的到位,毕竟就孙仪涵看见的,这河岸两边也是有着不下千人了,如此大规模的灾民如果保障的不到位那么这很容易闹出人命来。
  “你且带人查一下,这里的灾民赈济情况,有什么事晚上回去后向我禀报。”孙仪涵瞧了一眼身后的李卫吩咐了一下,李卫领命便是带了一个人离开了河岸。
  今日的天气也是一直的阴沉,在这河岸上孙仪涵尚且觉得有些凉,就更别说这些个衣衫褴褛的灾民了,他们还要拖着这疲惫的身体下到水里堆积沙袋,可想而知这些灾民定也是异常的劳累了。
  就在这时孙仪涵却是主要河边一处,却是有一个身穿麻衣的男子,这人看面相也是不像是受灾的灾民,因为这人身上虽是穿的麻布衣,但是从他漏出来的胳膊还有腿来看,这人也是没干过什么体力活的,身上也是比别人白了不少,孙仪涵也是有些好奇的多瞧了几眼。
  这人跟别的灾民一起也是在往这河水里堆积沙袋,不过很显然这个人肯定也是没什么经验的,而且对于这沙袋的重量可能也是估计不足,明显的扛起来也是颇为的费劲,“呵呵,有些意思,去查查那人是何人。”
  孙仪涵朝着跟在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后面自然是有人前去询问了,不大一会的功夫,那人便是回来禀报说道:“大人,那人是温县县令,左旋,听说他也是一直都跟这些灾民一起稳固河堤,不曾间断。”
  孙仪涵点了点头,这人倒是有点意思,能够以身作则倒是让人佩服,而且瞧这架势,明显是个文人,竟然也是可以放下身份去干这等累活,也是可以了。
  “嗯,此人若不是有意为之,倒还是能吏,你且再去打探打探,平日这县令做的如何,一会儿来报。”孙仪涵又是吩咐了一句。
  黄河治水一直都是各朝各代的一个大事,可是各朝各代却是都对这黄河无可奈何,治好一段时间后,也是定然会被大自然以更加暴力的方式给破坏掉,所以各代的帝王也是把这治理黄河,当做是自己的一大功绩,那都是可以载入史册的。
  宪宗也不例外,除了开疆拓土最大的功绩可能就是这治河了,宪宗也是跟他不止一次提起过这件事儿,不过那会儿重心都在改革上面,所以这治河的事情也是没有过多的细说。
  就在孙仪涵在河边感叹的时候,方才派出的人也是打探回来了,孙仪涵的想法很简单,这些人都是能吏,可堪大用,治河是个长久的事情,光凭着张居正一人来干,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平时多加留意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一起协助,将这黄河好好的治理一下。
  “大人,卑职打探到这左旋在这温县在任十几载的时间,据当地百姓说,这人为官也算是清廉的,治下虽说没什么比较突出的业绩,但是每年雨季的时候也是组织人前来加固河堤,而且也是保证了这一方田地没有受到较大的损失。”
  孙仪涵点了点头,这左旋还可以,对这水患的事情也是重视。
  “嗯,咱们且先回去吧。”这次前来孙仪涵本来是打算好好的瞧瞧这治河的事,不过现在却是改了注意,这件事自己提一下就完了,具体的事情到时候让张居正带人去落实吧,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也是留给自家弟兄的好,自己没必要再费这个力气。
  晚上李卫也是回来了,回来之后便是去了孙仪涵那里汇报工作了,“大人,这些灾民都是从各地流落过来的,这县令左旋也是将他们都收容了下来,至于这赈济的粮食,这左旋也是胆大竟然自己作主将这粮仓开了赈济了灾民。”
  他也是去这赈济点瞧了瞧,并且也问了不少灾民,大家都是对他极为的称赞,竟是没有说不好的。
  孙仪涵听了点点头心里也有了定数,“即是如此,明日咱们便返京吧。”
  李卫大为不解,忙是开口问道:“大人,此次前来不是看这黄河治水吗?怎的这么快就要回京?”
  孙仪涵听完笑了笑说道:“治水之事岂是我一人能定下来的?此事回去以后也是要跟官家好好的商议一下,这次前来也是不枉此行了,中间也是遇到了几个不错的人,回去之后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委以重任啊。”
  孙仪涵说的自然就是黄仁杰还有左旋他们二人,不过李卫对这些大事不了解,孙仪涵说回去,那边是回去吧,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不过,大人,这水泥可是要再运送回去?”李卫头疼的是这好几车的水泥,来来回回的折腾也不是个事。
  孙仪涵略一沉吟说道:“嗯,这批水泥就留在这里吧,明日你让人运送这些去到县衙,告诉左旋,让他妥善使用,而且告诉他,将来会有重任交付给他,让他做好准备。”
  李卫听完吩咐也是点头称是,孙仪涵交代完便是摆了摆手,让李卫退出了门外,而自己则是铺开了纸笔,开始构思着黄河治理的事情。
  要说黄河治理,前世的时候曾经有这么一句说法‘黄河治理的难度可以用一句古话看出来: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次大改道‘,可以预见这黄河之水就算是治理的再好,只要碰见大改道,那么甭管做的什么努力都是白费,尤其是前世的是时候,这黄河的泛滥更是对于这各大王朝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历史上成功的例子也不过是屈指可数的。
  孙仪涵点头不住的叹息,这黄河的事情可真是麻烦啊,孙仪涵一方面仔细的回忆着前世所学到的知识,一方面也是努力的回忆历史上面成功的例子。
  写写画画的搞了一晚上,在即将天亮的时候,孙仪涵这才睡了过去,这写的治河方案也是要回到京城好好的跟宪宗商量一下。
  第二天孙仪涵睁着睡眼惺忪的眼,一声令下众人便是启程回京了。
  “这是孙大人给的?”此事县衙里,左旋也是一脸不淡定的看着眼前的水泥颇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正是,我家大人还说让左大人也是做好准备,不日定是会委以重任的。”送来水泥的人又是补充了一句。
  左旋听完又是有些好奇了,这孙仪涵既然是来了,怎么没直接召见自己,偏偏是就待了一日便是走了,其实他哪里知道,孙仪涵已经命人将他的事情基本上都给打听清楚了,见不见面的也就那么回事了,再加上孙仪涵急着回去见闺女,所以在这温县也是没做过多的停留。
  既然人家孙仪涵给了自己不少的水泥,那么他也是不能不收下,虽说他对这水泥的用法也是不太清楚,但是毕竟离得京城也是近,也听说了一些这水泥的功能,无非就是替代黄泥,进行加固的工程,而这效果也是比黄泥要好上不少的,所以这左旋也是对这水泥更加的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