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164章 陆大佬:考察期过了吗?

第164章 陆大佬:考察期过了吗?

傅正阳见她表情松动,连忙表示:看车不需要去省城,他明天就派人把车开到镇上来,随便挑、随便选。
  
  “那多不好意思?”徐随珠觉得有些受之有愧。
  
  “没啥不好意思的,我这边工地也需要用车不是?”
  
  话说到这份上,徐随珠还能不明白?——傅总这是在变相帮助她。
  
  这份人情她承了。
  
  “诶,什么承不承情的!”傅正阳手一挥,“下回捕到上等海鲜,知会我一声就行啦!”
  
  徐随珠笑着说:“这个没问题。”
  
  说完货车的事,傅正阳瞥了骁哥一眼,心说今天要是留下蹭饭,骁哥大概会不高兴吧?算了算了,来日方长。总归是骁哥的人生大事最要紧!
  
  于是推说工地那边还有事,先走了。
  
  送走傅正阳,徐随珠扭头看陆大佬。
  
  这家伙怎么知道她家想买货车的?
  
  陆驰骁这会不装傻充愣了,抱着兜兜坐过来解释:“我昨天才回省城,被阿阳拉去友谊饭店吃饭,碰到王老板,他提到你家的供货,说你家想买辆二手货车,可二手车没熟人真不好下手,怕走眼。我就问了阿阳一句。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你不用有压力。”
  
  无非就是价格上优惠些。自己人嘛,这点方便还能不给?
  
  徐随珠想了想,真诚道了个谢。
  
  “不用。”陆驰骁逗着小包子,心说道谢不如来点实在的,譬如留他吃顿饭。
  
  不过天色还早,蹭饭不着急。
  
  “你的伤好了吗?”
  
  徐随珠想起他上次来,肩头肿得厉害,不过这会看他抱着小包子一脸轻松的表情,想来是好了。
  
  “嗯,那天回去就不疼了。”陆驰骁含笑看着她说,“你用的红花油什么牌子?下回我也备一瓶,抹了一次就消肿了。”
  
  徐随珠刚要说“红花油不就那一种”,蓦地,想到了基础保健液,想必是它的功劳了。
  
  没想到小小一滴,不仅内服作用大,外敷也这么好效果?
  
  “可能刚好对症下药吧?受了伤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
  
  陆驰骁本就不是真的想知道红花油的牌子,无非是消磨时间、不想这么早离开而已。
  
  闻言,努嘴点了点头,试探地切入正题:“我听你们校长说,你八月初要去京都开会?”
  
  “是啊,校长怎么会跟你说这个事?你俩以前认识吗?”
  
  徐随珠见他没有马上要离开的意思,就去厨房泡了壶茶出来。人家帮忙解决了货车的事,总不能连杯水都不给喝吧。
  
  “镇中暑假里要造教学楼,事先约好的施工队,不少人嫌镇上工资低,都去县里接活了。正好阿阳的施工队人手足,主动借了几个过去。签协议的时候,顺便聊了几句。”
  
  “哦对!”徐随珠想起来了,“学校是要趁暑假扩建一栋教学楼。”
  
  高考成绩尽管还没出来,但已经有不少家长来打听了,今年的新高一,生源肯定不会少。
  
  “八月初开会,那你准备几时走?”陆大佬慢悠悠地啜了口茶问。
  
  坐在他腿上的小包子见状也想喝。
  
  徐随珠忙把他专属的小杯子拿出来:“兜兜喝这个。”
  
  “不!”小包子蹦出了个词,“fufufu!”
  
  他要喝陆大佬杯子里的。
  
  “给我吧。”陆驰骁接过她手里的不锈钢小口杯,递到小家伙嘴边,“这个好喝。”
  
  小包子半信半疑,最后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砸吧几下小嘴,好喝!于是又埋头吧嗒吧嗒喝起来。
  
  徐随珠:“……”
  
  好气!明明一样的东西,换个人喂就味道好极了?
  
  索性不理他,小没良心的。
  
  陆大佬刚问了啥?问她几时去京都开会。
  
  “哦,打算七月底过去。姑姑、姑父没去过京都,这次正好有机会,顺便带他们一块儿去玩几天。”
  
  当然,这还只是她的想法,姑姑那还没说。
  
  没出过省、更没去过首都的姑姑、姑父,兴趣肯定是有的,无非就是担心渔场。
  
  好在渔场如今有表哥在,年富力强的壮小伙,短时间独自一人顶几天,难度应该不大。
  
  “你放心,”她抬头对他说道,“暑假里我会跟姑姑、姑父解释清楚你的事的。”
  
  陆驰骁挑了一下眉,忽而笑了:“我的考察期过了?”
  
  “什么呀!”徐随珠有点没好气,“只是看你对兜兜是真心的,不想总这么拖着。说清楚了也好,以后你过来看他,就不用躲着我姑他们了。”
  
  “……”他好像从来没躲过。
  
  相反,要是有的选择,他巴不得来个偶遇,早点让她姑知晓他的存在,可惜没机会。
  
  “就是七八月的京都,天气好像挺热的。”徐随珠不敢看他帅得一塌糊涂的笑脸,别开头,换了个话题,“都说京都入夏后的雨来得急、去得快,跟海上似的,下一阵之后凉快不少。真希望去的那几天,每天都能下场雷阵雨。”
  
  陆驰骁笑着说:“到时别嫌雨大不方便玩就好。”
  
  低头捏了捏小包子肉乎乎的小手背。
  
  小家伙抬头朝他咧咧嘴,继续把完手里的小船模型。
  
  自从有了这件玩具,就没再他宠幸积木了。连贝壳音乐盒也是时有时无的存在。
  
  陆驰骁看他玩了一会,装作不经意想到地问:“到时住哪儿考虑过没?你带着老人、孩子出门,小心被当做肥羊客宰。”
  
  “我大首都这么乱吗?”徐随珠惊讶道,“我看省城那几家招待所都还可以啊。”
  
  陆驰骁:“……”绝不能承认是在唬她。
  
  “咳,”他清了一下嗓子,状似随意地提议,“如果不介意,住我家老宅吧,离皇城根下几个景点都比较近,有几个走路就能到,远的一趟电车也能直达。”
  
  见她好像要说什么,忙又补充:“放心,我爸妈搬去大院住了,老爷子自从我哥出事后,一直住在疗养院,老宅那边没人,回头我让人清扫干净了,随时能住。”
  
  “你还有哥哥?”徐随珠好奇地问。
  
  “嗯。”提到兄长,陆驰骁神色黯然了几分。
  
  徐随珠见状,也就不再多问。他说出事,那想必是凶多吉少吧。勾人伤心的话题还是不聊了。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