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侵蚀游戏 > 第五百八十三章 背叛

第五百八十三章 背叛


  核弹落下,万物皆陨。
  不管是那可以一拳将白墙打碎的地狱火,亦或者有着普通阵阶实力的恶魔卫士,亦或者众多数万数十万的小鬼和地狱猎犬,都在这忽然发生的一次爆炸中瞬间化作飞灰。
  甚至于一些滚烫的地面之上还有着一些黑色的如同影子一般具有形状的黑影存在,而这些正是那些在第一时间被冲击波和高温瞬间冲散碾碎的恶魔死去的证明。
  M市北门之外那让整个M市周边城市都感觉到了一阵惊恐的恐怖蘑菇云已经渐渐散去。虽然蘑菇云散去了,但是那洋洋洒洒漂浮在空中的尘埃夹杂着辐射粒子却会在这里残留许久,直至有人将这些辐射射线和粒子尽数移除。
  对此,通过红色警戒2的辐射工兵掌握了辐射科技的王动并不在乎这些辐射的影响,毕竟有办法控制辐射就有办法控制这些辐射射线和粒子。
  只是,在将赵松和林凌零请出去的王动看着身前那不断回放核弹爆炸的一瞬间突然消失的一道黑影,若有所思的低喃道:“恐惧魔王巴纳扎尔……或许被他逃了。”
  碍于这一次的战斗已经结束的缘故,王动也是暂时的放下心,准备之后等人清理了北门的那些辐射之后再派人仔细的搜寻一下这个巴纳扎尔的去处。
  然而,在他准备稍稍放松一下的时候,伴随着一声能够让整个M市都听见的龙吼声,他原本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并且第一时间朝着红蝶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不单单是王动,处于12层办公室的冷鹰也是脸色一变第一时间转过身看向了窗外。
  只见一个有着数十米长的巨型红龙正漂浮在M市的上空,而这条红龙那双充满了威慑力的竖瞳上方的龙头上竟然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让人异常熟悉可以直接叫出他名字的人。
  “费南多!!”
  瞬间,冷鹰便对王动下令道:“将所有的爱国者飞弹和防空炮全部对准费南多,一旦他有任何的动作立刻发射将其击杀!”
  在命令完后,冷鹰也是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走出,站在M市市政中心12层的天台之上,远远的望着远处的费南多,心中却暗暗道:“费南多,你来这里干什么!”
  似乎察觉到了城市中快速移动并将那黑洞洞的炮口对准自己的费南多听着心中忽然响起的冰冷声音,顺着声音的来处徐徐望去,站于龙头之上的他对着远处的冷鹰微微一下道:“我来此,只为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杀人。”
  在费南多带着暖意的声音之下,冷鹰的眼瞳骤然一缩,心中一凛立刻下令道:“开火!”
  然而,那原本应该瞬间带着长长的焰尾将费南多脚下的红龙瞬间炸成一片肉碎的导弹以及炮火却像是哑火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动静。
  顿时,冷鹰眼眸一冷,立刻厉声问道:“王动!怎么回事!”
  “不,我已经下令了!可是那些装置却……”
  “不要怪王动了,是我。”
  听着身后缓缓传来那带着沉稳的熟悉声音,冷鹰眼眸一缩,缓缓的回头看去。
  只见秦决带着他那特有的慈祥笑容,仿佛小时候在她听闻了父母的死亡后毅然决然决定领养她时的那个笑容,缓缓的走向冷鹰。
  “秦队……你!”
  不对,不对!不可能!!
  看着眼前的秦决,冷鹰的脸色充满了慌乱和紧张,她不愿相信这个接受了自己全身心检测的秦决竟然真的是反叛武装的人!
  这一刻的她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沉稳和冷静,只因她不愿相信这个曾经给过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的他会是背叛自己的人。
  “是我做的。”看着冷鹰那渐渐苍白的脸色以及眼眸中闪过的慌乱,秦决虽然带着笑容,但是笑容之中却满是无奈和痛苦。“利用你给我的权限,我封锁了所有的防御设施,现在整个M市的防御设施都已经处于待机状态了。”
  听到这里,冷鹰的双手一颤,随后紧紧攥起,银牙更是咬破了嘴唇,感受着嘴唇中那苦涩的鲜血味道,冷鹰的声音忽然沙哑且无力起来:
  “为……为什么……”
  “因为,我只是一个不着眼的棋子啊。”
  “棋子!?你为什么会是棋子?你不是已经脱离了反叛武装了吗?你不是已经来到M市了吗?只要你想要,我也可以把市长让给你啊,可是你为什么……”
  乒!!
  玻璃门瞬间破碎,赵松满脸怒火的站在碎裂的玻璃门后,那双赤红的眼眸中尽是杀意。
  “我就知道你是反叛武装的人!我就知道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不管你过去做了什么,贡献过什么,但是现在你竟然敢威胁M市的安全,那就给我去死!!“
  “不要!!”
  呲啦!!
  一道雷光忽然从如今已经怒火中烧的赵松指间射出,瞬间穿透了毫无防备也不打算防备的秦决的胸膛,在冷鹰那骤然瞪大的目光中带起一丝鲜血瞬间从她的耳边擦过直奔远方。
  张大了嘴,冷鹰怔怔的看着胸口破开一个小洞,鲜血汩汩而出的秦决,在秦决那瞬间变得苍白的面容之下,冷鹰脚步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接住了倒下的秦决身体。
  看着此时倒下的秦决和一脸惊慌茫然的借助了他的冷鹰,赵松的怒火也渐渐的消去,虽然脸上依旧像是布满了怒意,但是嘴唇却轻轻的抿起,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惜。
  只因为此时的冷鹰就像是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东西一般,在茫然和惊慌之中泪水渐渐的从这个从来没有让人看见过她痛苦哭泣一面的冷鹰眼角滑落。
  “不……不要……不要啊!!”
  双手不断的按压着秦决胸口的血口,想要按住那汩汩往外流淌着鲜血。此时的冷鹰已然不再是那个手中握着M市百万人生命的冰冷市长。此时的她就像是个小女孩,一个失去了自己挚爱之人的小女孩。
  ”咳……咳……“秦决咳嗽了两声后,轻缓的抬起了一只手拍了拍冷鹰的手,随后慢慢的伸起抚摸着冷鹰的脸庞,目光慈祥而又温柔,”对不起啊,小颖。真正的秦决其实早就已经在反叛武装里死去了。我……咳咳……我只是一个通过他的伴生灵体复活而来的人而已。“
  但是,冷鹰却惊慌的摇头,声音沙哑而又急促的大声喊道:“不……不是的!你就是秦决,你就是他!我看过你的一切,我看过……”
  感受着泪水滴落手掌的温度,秦决忽然笑了起来,“傻丫头,这是他的记忆,一切都是他的。虽然,对于我而言,这就是我的记忆。但是,一切,一直都是他的。哪怕,拥有着他的记忆的我,也是他的。”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
  “听我说,傻丫头。其实,秦决他一直没有结婚,他不懂怎么做人父母。在你父母死去的那一天收养你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将你当成了他的女儿……咳咳……可是啊,为了不想让你想起你的伤心事,他才……他才一直试图用自己的方式来爱你。不要怪他,千万不要怪他,因为他到死的那一刻,都是在想着你的……”
  忽然间,顺着秦决那渐渐冰冷的手掌,一段记忆骤然在冷鹰的脑中浮现。
  那是秦决的记忆,那是他被反叛武装擒住后,关押在反叛武装中不愿加入反叛武装并通过他的方式追求死亡时的记忆。
  在这一段记忆中,除了他在各种情况下承受的痛苦之外,更多的是秦决对于冷鹰的爱、思念以及愧疚。
  他非常愧疚自己并没有给予冷鹰更多的父爱并且让冷鹰踏上了这一条不归路,原本他只希望冷鹰能够成为一个开开心心生活然后开心谈恋爱过渡到结婚,生孩子的生活。
  但是,随着冷鹰踏上军途,一切都变了。
  原本活泼可爱的她变得冰冷,变得为了顺应这个军途而不得不拥有极致的冷静,让她变得冷漠了起来。
  而在他死去的那一天,他的口中呢喃的,正是一句‘对不起’。
  刹那间,泪水汹涌而下,冷鹰像是感受到了一切源自于秦决的爱和愧疚般,她第一次在人前放声大哭了起来。
  “不要哭,傻丫头。就算死了,秦决也会活在你的心中。加油的活下去!这是秦决的唯一心愿……”
  “女儿!”
  “……这也是我的唯一心愿。”
  随着那冰冷的手渐渐的滑落,冷鹰的泪水猛地一滞,随后银牙紧咬,猛地将头颅压在了秦决的胸口上无声的哭泣起来。
  “原来秦决和冷鹰有着这层关系吗……”
  这一刻,赵松心中也渐渐的升起了一丝愧疚。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后悔,因为秦决是反叛武装的人并且背叛了M市这一点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冷鹰姐……“
  “我知道!”
  冰冷的声音骤然升起,只是这股冰冷却宛若极地之下的深渊中散发出来的,令人通体生寒。
  “反叛武装!费南多!!”
  冷鹰没有任何责怪赵松的意思,将染满鲜血的脸庞抬起,颇具男像却又有着其独特女性魅力的脸庞上那双因为泪水而通红的漆黑眼眸紧紧的盯着远方的费南多,内里是她从来没有显露过的杀意。
  ”这个费南多就由我……“
  呲啦!
  原本想要作为先锋去和远处的费南多斗上一场的赵松只见一道闪电闪过,随后胸口之上忽然一痛,眼眸猛地撑大转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只见林凌零脸上满是痛苦,颤抖的手指正指着赵松那胸口裂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