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三国之山贼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遭遇 10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遭遇 10

    这巨蟒绿油油的眼珠,像是在暗室中两道鬼火一般,每当眼神中游移之处,都会散发出两道瘆人的光芒出来,在暗室中熠熠生辉散发着光芒。
  
      但是只是在片刻后,这巨蟒蛇盘卷在地面上的身体,在一圈又一圈盘卷后,巨蟒的头颅也随之从暗室顶上落下后,露出头颅在注视咕丽的一举一动,同时它还朝着咕丽吐出鲜红的蛇信子,直到将鲜红的蛇信子吐出一手之长后,它蛇信子尖才分出叉,感知着空气中咕丽身上传来的味道。
  
      咕丽并认可自己目前飞兽的身份,在她的脑海中,她一直认为自己就是蝴蝶精灵,虽然现在的她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但是执拗的她从来都不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这一切都是因为年神的过错,而她时常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眼前,甚至在穿着打扮上,她都尽量以当初蝴蝶精灵时期的打扮为主的。
  
      咕丽有一颗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强的心,她的心就像是金铁一般的坚硬,像是石头一样的顽强,和坚韧,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轻易地让她的心像是雪水一般的融化掉的。
  
      在这万年来的时光中,咕丽也曾经无数次地问过自己,这是为了什么?自己虽然是蝴蝶精灵,但是自己也还是一个女人,身为一个女人,不应该有一颗像是铁石一般的心,而应该慈爱,善良,贤惠,这样才是一个女人应该具有的道德情操,可她可能继承了蝴蝶精灵族长一族血脉中冷血的一面,她完全都不具备什么慈爱,善良,贤惠,这样的品德,她有的仅仅是对家乡的憧憬,对经历太过磨难后,想要的一个安稳的家的憧憬,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点点的小私心,在她生命的长河中竟然成了奢望,这让她本来就坚硬如铁石的心,在这之后竟然变成了金刚一般坚硬,变成了一个冷酷的存在。
  
      为了掩饰自己的冷血,咕丽像以前蝴蝶精灵时代一样,淡淡地在自己身上洒一些香粉,在自己脸上涂抹一些胭脂,用来粉饰自己空洞的心灵,可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徒劳,彼时的她,面貌异常的丑陋不堪,无论胭脂在她脸上涂抹得有多厚重,都无法掩饰住她这一张丑陋至极的脸;无论在她身上洒了多少的香粉,都无法掩盖住她形如枯槁一般的身体,都无法掩饰住她像是厉鬼一般的存在。
  
      巨蟒蛇蛇信子尖上快速吐着蛇信子分叉上的尖端上,两个鲜红鲜红的分叉上,感知到了来自咕丽身上的香味,那是一种叫做茉莉花花香味道,那是一种一旦散布开来又有着一种醉人心肺,又似乎能打开人心扉的香味,让初次闻之人,顿感觉到精神一震,大有心旷神怡之感。
  
      时间是一种能抚平人心灵创伤的药,可这咕丽心灵之伤在时间的抚平下,虽然已经渐渐地愈合到以往的状态,可在她心灵表面上的纵横交错的伤疤,就仿佛一道道印记一样,无论怎么用药物去治疗都好不了,都在心灵表面上纵横交错的印刻着。
  
      咕丽眼中散发出的绿油油的光芒闪出几道令人难以察觉到的得意之色,在注视着自己变化出来的巨蟒蛇片刻之后,这才走到了巨蟒蛇跟前,而也就在这时,巨蟒蛇头颅在脖颈伸长的支撑下探到了咕丽的面前。
  
      咕丽伸出自己形如枯槁一般的手抚摸在巨蟒蛇的头颅上,眼中绿油油的光芒顿时消散,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眼神中充满了怜爱之意,同时她的手还不断地抚摸在巨蟒头顶上在贡桌上烛光映照之下而越发显得绿油油的皮肤之上面了。
  
      乍一看这巨蟒,给人第一的印象就是这巨蟒蛇,并不同一般的蟒蛇一样,这巨蟒蛇身上的皮肤整体上看呈现绿色和黄色斑点相间的颜色,而在这巨蟒蛇头颅上却完全都是绿色的皮肤,没有掺杂一点的黄颜色。
  
      不过至于其它的,这条巨蟒蛇身上部位,就与普通蟒蛇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这条巨蟒蛇无论从身长,还是面孔相貌,都与普通的巨蟒蛇一般无二,并没有特殊之处的。
  
      在咕丽的面前,这森林中的猛兽,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般的模样,它任由着咕丽枯槁般的手抚摸自己的头颅,并不做出任何的攻击架势,只是绿油油的目光呆呆萌萌注视在咕丽的面容之上,口中连续吐出的鲜红蛇信子,在一掌长后,舌间上的分叉在咕丽舒展开来了。
  
      咕丽笑了,而随之伴随她笑的还有在她脸上被涂抹的厚厚脂粉掉落下来,在空中飘飘洒洒,肆意地飘荡后,像是白色的烟尘一般飘落在空中,直向着昏暗的地面上掉落而去了。
  
      “乖乖,你好好地看着万年公主吧!”
  
      笑毕后,咕丽表情变得异常的严肃,目光炯炯有神地盯在巨蟒蛇面孔上,口中的声音异常地柔美地说着。
  
      似乎这巨蟒蛇并不会说话,在听到咕丽这一番有些肉麻的话后整个头颅一直不动,依然悠闲地吐着蛇信子在距离咕丽面前不到一指的距离分开舌尖上的分叉,感受着咕丽身上的散发出来的浓重的茉莉花香味。
  
      无论从那一个角度来说,这咕丽应该生气才是,可就在咕丽看到这巨蟒蛇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眨动了一下后,她竟然又笑了,而这次的笑容又与刚刚的笑有些不同,她笑得有些灿烂,甚至叫人一看下,都可以窥视到她现在内心深处的喜悦心情。
  
      咕丽似乎还想着对这巨蟒蛇说些什么,一边用枯槁般的手抚摸着巨蟒蛇的头颅,一边用笑着又点了点头,在这之后这才一转身向着暗室外走去了。
  
      而这一条盘卷身体在地面上的巨蟒蛇,竟然流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出来,眼睛在快速眨动后,蛇信子快速地在自己口中抽动,发出嘶嘶的声响出来了。
  
      最终咕丽的身影还是消失在巨蟒蛇视线之中,隐没在暗室出口的阴暗光影中,直到了最后完全消失在巨蟒蛇视线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