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想完,消停了没几秒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齐寒看着上面的号码,深呼吸一口气,按了接听键。
  “喂,乔小姐你好。”齐寒礼貌地开口。
  “苏铭渊呢。”乔月开门见山地问。
  经过了昨天一晚上的担心受怕,又加上十几个电话都没打通,她早就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齐寒显然也没想到乔月会问得这么直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总裁他,他现在有点忙,不方便接电话。”齐寒模棱两可地说。
  乔月听了肯定不信,今天是周末,又不需要上班,不开会的时候,苏铭渊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把手机关机。
  她心里的疑虑和不安感更加重了,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你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乔月着急地问。
  “没有,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齐寒连忙否认,“总裁只是现在有些忙而已。”
  “他什么时候忙完,他手机为什么会关机,你们现在再哪里?”乔月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齐寒面对乔月连珠炮似的发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既要遵从老板的吩咐,为他保守受伤的秘密,另一方面又要让乔小姐安心,真的是太为难他了。
  “乔小姐,我现在有事,回头再回您电话。”齐寒说完,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抬手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挂完电话,齐寒直接拿着手机快速走回了屋里。
  走到苏铭渊的房门前,抬手快速敲了两下门,而眼睛却不时地去看手上的手机,生怕乔月再打电话来。
  “进来。”苏铭渊看着房门,下意识地皱了下眉。
  他明明吩咐了不让他们来打扰,怎么又有人来敲门。
  齐寒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苏铭渊脸上露出了明显不悦地神情。
  “老板......”齐寒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齐寒的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丢了出去。
  “老板,这是乔小姐给我打的第十五个电话了,我怕我再不说点什么,乔小姐就会一直打下去。”
  齐寒边说边把手机递到苏铭渊面前,好像此时他手上拿着的不是手机,而是一个烫手山芋,他迫不及待地想把它给扔出去。
  苏铭渊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手机,瞥见上面的名字,沉默了几秒,没有说话,但手机依旧不依不饶的响着。
  “就说我突然出差了。”苏铭渊没有去接手机,而是看着齐寒低声说了一句。
  齐寒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接起了手机,而且特意按了免提。
  “乔......”齐寒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乔月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齐特助,苏铭渊到底怎么了,他究竟在哪?”乔月焦急地问。
  齐寒看了苏铭渊一眼,嘴一抽,说:“老板说他突然出差了。”
  说完,在看见苏铭渊投过来的寒冷的目光时,恨不得给自己一一巴掌。
  “额,我的意思是,老板突然出差去了。”齐寒亡羊补牢地说。
  乔月显然不相信,苏铭渊怎么可能会突然出差,而且还不带任何人,包括齐寒这个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