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界暗夜 > 飞雪选婿

  原本隐藏在幕后的‘四天魔’一袭盛装的出现在众人眼中,丝毫没有紧张感觉的首领北冥杰向着南宫傲低头行了一礼。
  “谨代表‘暗月’商盟向南宫家主南宫傲家主贺寿。”四天魔中的邪魅男子沈亮微笑着说道。虽然对在座的血族非常的不屑,但他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好!好!好!今年与‘暗月’的交易加倍!”南宫傲高兴地说道。‘暗月’虽然是个杀手组织,但明面上却是以血族商贸者的身份进行往来。
  “这不是北冥家的二房大少爷北冥杰么?!几年不见竟成了‘暗月’的人了?!”这时有人问道。北冥杰的爷爷北冥云是当代家主,由于父母早亡他很早便独立出去,直到现在才出现。
  “见过诸位大人。”北冥杰声音平静而富有力量。眼神与众人交错而过,没留下一丝痕迹。座位上的北冥云眼神冰冷望着他没带一丝感情,看来他并不待见这位孙子。
  之后南宫傲将大家带到大厅,直接走上台。
  “感谢大家莅临老朽的寿宴,在座的各位有很多都是吾族的青年才俊。吾膝下有一孙女名唤南宫飞雪想和各位结识一下,若与飞雪有缘者为我南宫家所器重!”随着南宫傲走下去,一位长相绝美的女子走上台来向大家鞠了一躬。
  底下的男士们都用灼热的眼神望着南宫飞雪,毫无疑问她是所有人都想娶的梦中女神。
  “要求很简单你们赢得了我手中的剑再说。”似乎对家族安排颇不满意,南宫飞雪冷冰冰地说道。
  自小万众瞩目的南宫飞雪从不缺乏追求者,因为自身实力过于强大对他们都不屑一顾。她心目中的男人是那种盖世的王者,而不是眼前这些只靠家世的贵公子们。
  “我是北冥家的嫡子北冥奇,还望飞雪小姐手下留情。”身穿黑色西服的北冥奇微笑着对南宫飞雪说道。身为四大家族的子孙他们早就认识,只不过北冥奇在众人面前自我介绍的意思是让其他人都识相点别上去。
  “哼~!”南宫飞雪冷哼一声,拔出手中的剑朝北冥奇刺来。
  北冥奇双手结印一只硕大的鲲虚影便朝南宫飞雪撞去,这是北冥家独有的鲲鹏印端是无比的厉害。
  “傲剑·雪后初晴”南宫飞雪提起十三阶的强大修为,使出南宫家不传之秘《傲剑决》斩了出去。伴随着北冥奇一丝头发落地,南宫飞雪胜了。
  “好强!看来南宫飞雪的实力已经到达十三血阶最高阶级!”这时有人道出了南宫飞雪的实力。血族实力划分为一到十三阶,再往后是凝结领域的星月日的君王之座。再往后的境界却没人可知,也就是说南宫飞雪可能会成为人们口中所称的“君王”级别的存在。
  北冥奇虽然输了但眼神温柔地望着南宫飞雪,似乎再说只有我才配得上你。
  “再下北冥杰愿与飞雪小姐切磋一二。”北冥杰走上台来缓缓的说道。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北冥杰和北冥奇在争飞雪小姐?!他们不是两兄弟么?!”有人问道。
  “阿杰?!”北冥奇死死盯住北冥杰。
  “亮出你的武器吧?!”南宫飞雪说道。
  哪知北冥杰摇了摇头,意思是不用。
  南宫飞雪二话不说运起《傲剑决》杀了过去,剑尖离北冥杰还有三寸便再难行进。
  北冥杰双指夹住了南宫飞雪的剑,南宫飞雪脸色一凌退了回来。
  “傲剑·剑海归流”只见南宫飞雪剑起极招,顿时无数剑气射向北冥杰。
  “鲲鹏展翅·扶摇万里”一只硕大的鲲鹏展开翅膀将剑气统统拦下,飞雪拄着剑半跪在地上。
  “北冥杰实力深不可测。”这是在场众人的直观感受。
  我竟然输了,南宫飞雪久久不能相信这个结局。
  “虽然在下赢的了飞雪,但她乃一介女流之辈,帝都人杰地灵不知有哪位英才能胜过我我就退出。若求一败,不胜荣幸。”他从未忘记过当年他离开帝都时他们冷嘲热讽的嘴脸,这些年受过的一切他要让他们十倍的偿还。
  “太狂妄了!”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没人有把握胜过能赢南宫飞雪的北冥杰。
  “龙逸这北冥杰明摆着拿着飞雪那丫头的幸福开玩笑,我和飞雪是好友不能眼睁睁的看她的笑话。”萧馨一脸恳求地望着龙逸。
  “额……明白了!”无奈地摇了摇头龙逸说道。
  “在下死使副领队龙逸向阁下讨教高招。”龙逸走上台去,微笑着说道。
  “有趣……”说完北冥杰一个鲲鹏印甩了过去,巨大的鲲鹏袭向龙逸带着撕裂一切的气势冲来。
  “极乐·天葬”。一块墓碑虚影镇向鲲鹏,当即便将鲲鹏镇碎了。
  “我输了……”北冥杰很从容地认输了,他试探帝都青年才俊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做过多纠缠。
  北冥杰带着“三天魔”离开了宴会,这时北冥飞雪走向龙逸示意他跟自己来他两来到靠近窗户的一个角落。
  “我知道你叫龙逸,最近有很多你的传闻。关于这次招婿的闹剧我希望你不要介意,而我南宫飞雪的老公一定是一位盖世的君王。”将自己的心声说出,南宫飞雪就像心中放下了块大石头般轻松。
  “我明白,至于你爷爷那就靠你说服了。”龙逸微笑着说道。君王么?!龙逸在心里无奈地摇了摇头。
  “龙逸哥哥你好厉害啊,北冥杰以前可号称帝都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呢!”墨莉高兴地对着龙逸说道。比起现在那些只顾贪淫享乐的贵族,龙逸不知道优秀多少倍。
  “只是运气好罢了。”龙逸看得出北冥杰还没有出全力,所以将胜利归功于运气。
  “你们就别打情骂俏了,龙逸对于这次宴会你怎么看?!”开车的萧馨说道。
  “各大家族虽然表面上团结一致,但底下却暗潮汹涌。特别是洛无泪与莫无情两位正副议长,他们之间似乎有很大的矛盾。”根据宴会上得到的情况龙逸分析着说道。
  “洛议长提倡退出遁世条约的主张而莫无情却努力维持遁世条约这个经过无数流血牺牲才得到的结果。”语气中带着忧虑萧馨说道。那两人的矛盾早已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若不是还有最高议会这个制度在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那么你也无法置身事外了。”作为议员的萧馨必须做出选择,龙逸明白她的处境。
  “我赞成无情的想法。”如果说莫无情是守着传统的过去过着腐朽的生活,那么洛无泪则会将众生带进血与火的地狱中去!
  “这个世界就是有了诸多的愚妄者才变得有趣吧。”龙逸微笑着说道。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他人……
  宴会过完,南宫傲和南宫飞雪正听着下人的报告。
  “龙逸,男,年龄未知,职业死使副领队。于近期快速崛起,有对战狼人君王不败的战绩。就他与北冥杰对战的情况来看实力深不可测!”下人将龙逸的情况一一地说出,等待南宫傲的指示。
  “虽然并不是什么豪门贵族,但就武艺来看还是有些值得称道的地方。对方孤身一人也方便控制,你怎么看雪儿。”南宫傲询问道。南宫飞雪自幼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哥哥和爷爷。她自小便要强,绝不能接受嫁给一个不如自己的男人。龙逸缺乏像样的势力,并不是理想的人选。
  “爷爷,飞雪希望自己掌控自己的未来,我要证明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靠男人。我一定会凝聚领域成为“君王”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唉……”南宫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耳畔边回绕着优美地音乐,一间豪华的欧洲餐厅内两位衣着华贵的老者正吃着晚餐。
  “霍恩长老关于祭血节妥芮朵族长赛恩支持吾主莫无情大人演说之事,您看?!”拥有东方面孔的老者谨慎地说道。
  “莫仕先生请恕我直言,亚洲血族与欧洲不同。我们并不想掺和你们政治斗争之中。”霍恩一边用纸巾擦拭着刚和完血酒的嘴巴一边说道。
  “如果亚洲的局势失控势必会影响到你们在亚洲的利益。还请你们在考虑一下。”莫仕激动地说道。虽然讨厌对方那高高在上的嘴脸,但他还是在献上数亿欧元的礼物后讨好对方。
  “既然这样那我在禀告赛恩族长试试看吧。”果然亚洲的局势已经到了即将爆发的时候了,虽然局势的变化可能让家族损失一些利益。但亚洲势力会重新洗牌,欧洲的同族无疑会有更多的机会。
  正当霍恩准备起身离开时,空气瞬间仿佛凝固危险的气息从全身传来他连忙低下了头。
  “砰~!”一声巨响,伴随着玻璃破裂一颗子弹射了进来。正在庆幸自己躲过一劫时,一队身穿黑色盔甲,手持突击步枪的人冲了进来对着两位老者一顿狂射。两人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