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界暗夜 > 汹涛暗涌

  皎洁的月光下是一座沧桑古朴的中式庭院,一辆散发着乌黑光泽的汽车在门口停下。门前两只石狮子显得有些狰狞,伊月从车子上下来在仆人带领下走进去。这是一间宽大的书房木制书架上陈列着琳琅满目的书籍,在它前面是一张被上好的木蜡打磨光滑的四脚椅。用苏格兰桌毯覆盖的书桌上摆放着电话、台灯、笔筒等办公用品,一位身着黑色唐装充满威严的男子正站在窗前静静地望着月亮。
  “抱歉~!舅舅我来晚了~!”房门被打开伊月进来向男子敬了个军礼,冰冷的眼神有着难得的暖意。
  “不必道歉,我知道你很忙。”轻轻地抚了抚她柔顺的长发,男子望着眼前已经长大成人的外甥女他不觉感慨。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那已故的妹妹,可以说伊月承载着男子对妹妹所有思念。
  “狼人在血族的腹地出现而我们的情报系统却毫无作用,我不想队员们在自己的家中遭受意外~!”这已经是对上层明显的不信任,她望着舅舅希望得到支持。
  “我已经下达让‘监察军‘增派‘不朽之地’警卫力量。”虽然不知道狼人此行目的如何,但他已没有更多目光投注。洛无泪带领纲晨的激进派即将在血族内部掀起巨大狂澜。
  “好吧,是否对狼人展开侦查?!”若这次没有龙逸炎龙队恐怕难逃覆灭的下场,他挥舞长剑对敌的样子深刻在伊月的脑海里。
  “议会已经让‘溯鹏队’执行对狼人侦查的任务。抱歉,我也不能做些什么!”似乎对无法帮到伊月感到无奈,男子语气弱了下去。
  “我能理解!最新一届死使大此即将开始,按照规定获胜的队伍将获得一个合理的愿望。如果侥幸取得胜利我将向议会提出将炎龙队调出‘不朽之地’的请求,而我将做为教官留下。”为了给炎龙队留条退路,伊月将思虑已久的想法说出。
  “谢谢你月儿!我知道你留下是为了我这老头子,但炎龙队因为改组除了你们几个都是新手确定没问题吗?!”炎龙队现在都是新手他很好奇伊月为什么有这样的自信,还想着是否动用手中的权利做些什么。
  “因为他……”将一张4寸照片放在桌上,伊月说道。
  男子望向桌面照片上赫然是龙逸,似乎想到什么。
  “抱歉~!打扰了莫无情大人,亲王们已经抵达魔都。”一位管家装扮的人物推开门向莫无情鞠了鞠躬说道。
  “好了月儿,有空多来这坐坐吧。”望着莫无情出去的背影又看了看照片伊月眼神似有光华。
  从大厦阳台上能看见车水马龙灯光熠熠,四位身影在月光下被拉得斜长。
  “血族看似强盛实则分裂严重,洛无泪这次借我等之手除去政敌便是为了告诉他人顺者生逆者亡!”眼前略显消瘦脸庞邪魅的男子嘴角露出微笑,眼神却冰冷得可怕。
  “局势宛如表面平静的大海底下却暗潮汹涌随时都可能引发狂澜,不过这也正是吾等的机会。”声音阴沉沙哑宛如深渊吹起的一阵幽风,面容冰冷的男子缓缓说道。
  “血族那般家伙真无趣,害得姐姐我大半夜跑这来吹西北风真是过分!”美艳得令人心醉的脸庞上一双迷人的杏眼,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勾人夺魄的光泽。
  “打扰薛小姐与你的那些男宠风花雪月还真是抱歉了呢!哼哼!”邪魅男子望了女子一眼讽刺道。
  “哟~!姓沈的你这娘炮就是在嫉妒我,要不姐姐介绍几个小哥哥给你?!”说完便笑得花枝招展,这两人每次碰面都免不了吵上几句几乎成常态。
  “北冥老大不是我老程说他们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真无聊啊~!”壮硕得如同一辆坦克的男子背上挂着一柄巨剑,看似憨厚的外表眼神中闪烁着凶光。
  “报告大人们~!残狼带到。”两个雇佣兵模样的手下将一位双臂包裹着绷带的蒙面男子押了上来,仔细看去像是龙逸降临时从他手中留得一命的家伙。
  “你是说他一个人就杀光了除你之外的所有人?!”邪魅男子走到残狼身旁语气没带任何情绪,但他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缝。
  “是……是的~!对方实力很强~!”深知组织对付失败者会用手段的残狼额头冒着冷汗,更何况眼前这位还是有‘四天魔’之称的‘智天魔’他折磨人的方法可谓多种多样。
  “很强~?!这就是你找的借口?!”语气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机,手上源力汇聚发出犹如响尾蛇震动的声响。
  “大人饶命~!属下认得那个家伙,下次见到一定能给兄弟们报仇~!”残狼身体已经跪在地上,生死都掌握在邪魅男子的一念之间。
  “若不是念在你是‘暗月’的老人,你早就是个死人了!”用手重重拍了拍残狼的肩膀顿时皮开肉绽,但他却不敢有任何举动。
  “走吧,去会会血族那帮老家伙。”领头男子说完后四人便消失在阳台。
  五彩灯光下的人群正摇头摆尾地扭动着身体,喧闹地摇滚音乐充斥着整个舞厅。打扮时尚的酒女郎展示着傲人身躯,这里是位于魔都中心地带的娱乐区。随着血族势力日渐强盛,新一代血族接受了来自人类文化地洗礼奢靡之风渐起无处发**力的他们大把挥霍着金钱,毒品、豪车、美女。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头脑和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今晚在李陵与许威再三邀请下龙逸来到这间名为星月的酒吧。
  “听说了吗?!西方的同族将派高级使团来魔都参加死使大比和祭血节!”一个头发染得像锦鸡的家伙对着同伴说道。
  “四大家族中的南宫家要为大小姐南宫飞雪选婿,各大豪门公子都蠢蠢欲动那可是个绝世的美人!”一旁的黄毛说到南宫飞雪时眼睛放光,就差口水流了一地了。
  坐在一旁的龙逸听到对话继续喝着手中的啤酒,早在太古时代四大家族轩辕、南宫、北冥、龙家便是组成绯族力量的重要部分。在亚洲血族担任官员和贵族中四大家族占了近四分之一,极大的影响着亚洲血族的体制。
  “怎样老龙这里不错吧!”李陵最近心情不错,在龙逸给溯鹏队一个教训后分配下来的军用物资炎龙队都能优先选取。
  “的确不错,但却不可沉迷吾族还应当以修炼自身为主。”在太古时代血族强敌环绕新生的雏儿们从小便被灌输强者为尊的理念,在加上龙逸推行全民修炼政令使得东方血族实力大幅提升。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许威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越加佩服龙逸,每天集训他最早到场实力强大到不可思议。李陵和他联手被虐得不要不要的,队员们都受益匪浅。
  “这不是莫家的三小姐莫莉吗?怎么一个人来喝酒要不要哥哥陪陪你啊~!”就算只听声音也能知道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一个瘦骨如柴的家伙拦住莫莉。
  “南宫浩你给我滚开,别以为四大家族有什么了不起!”有些微醺的莫莉使劲去推开南宫浩却没有成功,嫣红的脸颊透出一股迷人的气息。
  “呵呵~!再过不久你就要嫁给我哥哥做妾了,等他玩够了我会把你要过来让你承欢胯下!”南宫浩说完和他身后的狗腿子哈哈大笑,他伸出手来眼看就要碰到莫莉。
  “嘭~!”一个玻璃酒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猛然砸向南宫浩,“啊~!”伴随着一声杀猪般地嚎叫南宫浩右手渗出鲜血,破碎的玻璃酒杯并没有四散落下而是精准地插在南宫浩手中可见出手者力量地把握到了何种地步。
  “家世的优越如果成为你侮辱他人的资本,那么当你失去它时没有实力的你又会如何?”近直来到快要跌倒的莫莉身边将她扶起,龙逸看了南宫浩一眼风轻云淡地说道。
  “你他妈敢打我,给我杀了他~!”南宫浩恼羞成怒骂道。做为南宫家嫡系子孙从小娇生惯养成嚣张跋扈的性格,几时吃过这种大亏。他发誓一定要将眼前这个敢于挑战自己的家伙大卸八块,否则南宫家的脸面会被丢尽了!
  “对牛弹琴~!”眼神冰冷地望着朝他冲过来的护卫,龙逸施展《太古军斗术》。几招便将南宫家精锐护卫打飞出去,并不是他们不强相反平均7~8阶的实力一对一略强于死使或禁卫军。
  “你究竟是谁?!”只剩自己一个人的南宫浩望着向他慢步走来的龙逸惊恐地退后,周围留下来看热闹的人群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正如龙逸所说当家族的力量无法庇护他时,他就像一只败狗任人奚落。
  “在下死使龙逸,要找后账的话随时奉陪。”并没有对南宫浩做出说话以外的举动,他将莫莉带到沙发上靠下南宫浩便灰溜溜地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