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凰与时空 > 第二十五章

  总归还是解决了。
  不得不说,风刃确实挺锋利的。
  “果然就是普通的变异货...好像是魔法变异,连血都没有。”我感叹道。也是,按道理来说,如果你找了把电锯或是别的什么整齐的把个人人首分离,那显然的,肯定会大出血,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就不描述了,去看看某某惊魂应该就了解的差不多了吧。
  然而,这个熊却不按照常理来。切断熊的脖子的瞬间,熊突然就软了下来,就像豆腐块一样,瘫倒在地上。虽然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显然,现在的这只熊就像一个实心的玩偶服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应该是有个人拿它来做试验了吧...可怜的孩子,血都给抽干了。”我感叹道。很多魔法实验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这只熊显然是一个失败的案例。没有血,智商低下,打倒之后尸体的迅速腐化......都是很明显的证据。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大意了,现在还剩下两分钟。
  如果不用任何魔法,过载确确实实可以坚持十分钟。但在连续的魔法之后,时间绝对是会减少的,刚才的我光顾着做白日梦了,居然忘了这个。
  那这样的话,只能回到小木屋,然后躺下休息等待魔力恢复了——但现在还不知道伤势如何,如果非常严重,那后果不堪设想。
  疼死?还真有可能。
  【魔力粒子连接】
  只有这一招了。很简单,将魔力粒子化作使用者的眼睛,就像无人机一样。传回使用者脑海里的图像甚至包括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因为魔力粒子可是无孔不入(偷窥别人洗澡确实可以做到,但要是洗澡者也会魔法,那ta就可以消除你魔力粒子的连接)。
  我不知道当时我怎么想到要用这一招,估计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吧。
  然而,这招居然成了。
  当时,我只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在呼唤我。
  说是“东西”有些不对,确切的来讲应该是信号源,如果把打开了魔力粒子的我比作一个接收器,那么我这台接收器现在就受到了什么东西。
  如果是你,会怎么选择呢?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是回小木屋躺着等待魔力恢复之后去外面寻找救援,因为当时的我并不清楚自己的伤势,但已经确认的是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如果“过载”结束,后果是不可预料的。第二条是去找那个信号源,但这完全是赌一把,和上一条比甚至有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当时我并没有太多时间思考,而信号源似乎是指定了我为接收器,于是,在慌乱之中我就选择了信号源。
  使用风推动自己,就好像弹射起跳一样,只要再次用风在自己下坠时做一个反冲力,人就没事。这样的效率很高,我很快就到达了信号源所在的地点。
  这时候,我只剩下了半分钟不到。
  令我吃惊的是,信号源来自一个洞。这个洞有点像一口水井,但是它是钢制的(其实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材料,长得像什么就当是什么吧),由一个整齐的圆口和深不见底的黑色垂直向下的管道构成。管道口半径有三四米,估计一次跳下去十来个人都没问题。
  没错,跳下去!
  这是唯一的希望。
  如果你不理解为何我当时就将那洞口作为唯一的希望的话,看着吧,等我醒了你就知道了。
  在下坠的过程中,我感到一阵虚脱。“过载”结束了。
  时空之城,时空学校,宿舍区,9月8日,1:30A.M。
  璃粒天无言的走过,看着天上冷清的月光叹了口气。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
  在璃粒天的日记中提到过的宿舍区的构造也不是她瞎编的,和她曾经见到的完全不一样,学生们不住在所谓的别墅内,而是在公寓里。没错,这里是一个居民小区。普遍比教学楼矮一点的楼房在这里左一个右一个,公寓的楼下不是通往外面的街道就是大片的公园。这里的区划做的非常的严格,除去教学区(教学区囊括了时空学校的绝大多数地区,可以说是除了宿舍区就是教学区,当然,教学区有自己的划分),剩下的就是宿舍区了。
  宿舍区有好几个区,璃粒天总是记不住它们的名字,但大概可以分为住人的地方和玩乐的地方。玩乐的那边有几条商店街,有各种商店,还可以让学生自己开店,有一个中型游乐场,似乎有沙滩,但璃粒天还没去过。
  剩下住人的地方也就是住人的楼和底下的公园了。总是有人在底下清晨慢跑啊,大半夜锻炼啊(毕竟晚上教学区关门),挖洞做秘密基地啊,搞奇奇怪怪的实验啊...什么都有,因此扰民现象严重。
  教学区呢?那里都有啥?这点反倒简单了。教学楼,竞技场,大型演练区,除了这三个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建筑。教学相关的事项大多包括在教学楼内,室外的活动都在演练区解决,也就是城外,竞技场原来提到过,说是用来“激发学生潜能”的东西。
  其它似乎还有什么吧?但璃粒天已经不想再思考了。
  七天过去了,每多过一天,她就更加的疑惑。
  魔法,魔法,魔法。
  对!魔法的课程都很好玩!虽然有些理论课确实有点枯燥,学习的内容也比璃粒天想的要多,她也不能落下了普通的文化课,但魔法真的很神奇!那么多的特殊魔法,那么多的花样,难道这不美好么?各种各样的老师,各种各样的招式,这难道不是最好的了么?
  但璃粒天觉得不对,但不知道不对在哪里。
  晚上,她一般会偷偷溜出来。极度擅长学习的琳柯总是会学习到一点左右,往往都得在大半夜才有机会逃得出来。
  哪里不对?
  冷风吹过,璃粒天打了个寒颤。
  “现在可不是这么冷的时候啊......”她抱紧自己,试图取暖,“早点回去吧。”她心想。
  这里的风景其实很好。但从璃粒天的角度来看,她不觉得一堆叶子有什么好看的,对她来说,这里不过是砍掉了树的森林,又黑又冷,没什么好看的。
  那为什么要来?
  不知道,不知道啊!
  她叹了口气,转身准备走。
  然而,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点。
  说是圆点其实非常准确了,因为这是一个二维的图形。她绕到了它的旁边,顿时,那圆点消失了,因为它没有任何厚度,只有在一些特定的角度才有可能看见。
  她将手伸了过去。
  世界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