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主神老王 > 第二十六章 斗法

第二十六章 斗法


  萧宇喊了一辆出租车,和司机一起,将三人放到了车上,去往医院。
  而在他们走远后,从旁边的深巷里,吴老六带着三个人又走了出来,吴老六一马当先,丢掉了那副阿谀奉承的样子,神态有些阴狠。
  只见他叼着一支云烟,吐了个烟圈,烟雾中脸色阴晴不定,而明明被打晕过去的吴钢也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身上没有一丝受过伤的痕迹。
  吴钢道:“爹,为什么要将关于咱们的那么多东西,告诉这个小子?难道不会引来龙组吗?”
  吴老六将烟把丢在了地上,狠狠地踩灭,答到:“这小子不是个傻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能让张威那么客气,但是肯定不是个普通人。
  而且你看他刚才打你的那几下,下手利落,稳准狠,招招致命,哪有半点犹豫,这小子手上肯定沾了不少血,若不是我喊住了他,估计你就得死在他手里。
  想要跟这种心狠手辣之辈玩瞒天过海,必须用真话盖住假话,不能让他听出破绽,不然肯定有危险。
  对了,这个点已经不安全了,阿平你带你们大师兄先撤离,我和钢子收拾一下,马上过去。”
  阿平点了点头,无比熟练的牵起了李泽仙,走向不远处的停车场,不一会一辆黑色的路虎车出了停车场,疾驰而去。
  吴老六对吴钢说道:“走吧,收拾收拾东西撤离,你啊,还有的学。
  对了,你给他们用了多少药。”
  吴钢道:“不是您说的两勺吗?”
  吴老六琢磨道:“两勺不应该这么大反应啊,奇怪。你用的什么勺子?”
  吴钢道:“炒勺啊,怎么了。”
  吴老六听闻,顿时感觉天昏地暗,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坐到了地上。
  吴钢见怪不怪的从兜里掏出了速效救心丸,毕竟他这个爹哪里都好,就是太小气了,经常这样,所以他常带着速效救心丸。
  他端来水给吴老六吃下,吴老六这才缓过气来,当即抄起鞋底子就向着吴钢打去。
  吴钢熟练的抱头蹲防,吴老六的鞋底子也没能抽上去,吴老六将鞋扔到了地上,叹了口气道:“我的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脑子啊,这些剂量连大象都能迷倒,你觉得他们几个普通人能受得了?
  收拾收拾东西,跑吧,招子放亮点吧,下回要是在遇上,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估计这位就该下死手了。”
  五分钟后,背着袱的两个人出现在了店门口,吴钢将门锁上,并将卷帘门落下后,父子二人走进了旁边的小巷子,消失不见。
  而就在他们俩走后不久一会。一辆出租车停到了店门口,竟然是萧宇去而复返,看着关上的卷帘门,萧宇苦笑道:“又被摆了一道,这还真是捅了狐狸窝了。”
  忙碌了一晚上,确认三人无大碍后,萧宇便将王依然送回了女生宿舍,萧宇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宿舍,打开了V信。
  V信上,张威已经翘首以待多时了,三个半小时前发送的问号,表达出了他的迫不及待,萧宇点开了备注名为张威的未读对话框。
  视频发送了过去,被人秒接了起来,张威的面孔出现在了视频上,萧宇道:“开始吧。。。”
  吴老六和吴钢从某个不知名的小巷里钻了出来,走到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吴钢打开了手机,叫了一辆顺风车。
  不一会一辆黑色越野车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上面的司机对着他们俩招了招手,吴钢看着app上那辆白色的捷达,有些懵逼。
  于是乎拿起手机发问道:“师傅,您是这辆车吗?”
  司机摘下了墨镜,笑道:“肯定是啊,绝对没错,二位放心上车吧。”
  吴钢正要再次发问,吴老六却止住了他的发问,指了指后座说道:“走吧,别问了,上车吧。”
  吴钢这才发现,以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父亲,如今早已满头大汗,神色中透着惊恐。
  吴钢满脸疑惑的上了车的后座,吴老六则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副驾驶们,坐了上去,而那个司机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车子发动了起来,向一个方向走着,吴钢满头雾水的道:“师傅,您要带我们俩去哪?这不是我们要去的方向呀。”
  然而却并没有人理他,吴老六侧过身子来,卑谦的拱手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司机乐呵呵的说道:“吴老先生客气了,在下刘义龙。”
  吴老六大惊,他万万没想到,居然劳动了这一位来亲自找他,估计自己这一门那隐藏数百年的秘密,怕是瞒不住了。
  而后座上的吴钢,也是一个激灵,看到了司机身上的黑风衣。要知道S市的龙组除了局长颇有些神秘,极少数人得见真容之外。
  刘义龙和刘仁虎这两兄弟,则是常年代表S市龙组,行走于S市众势力之间,且游刃有余。
  作为绝对站在S市个人实力的第一梯队的刘义龙,亲自来找他们父子两个,事态的严重性不言而喻。
  吴钢也不禁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咽了口唾沫,勉强镇定了下来。下九流的行当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东西。
  自古以来便如同阴沟里的老鼠,对于官府一向是避之不及,而如今却被官府找上门来,恐怕是小命难保。
  吴钢正胡思乱想着,车子兜兜转转,到了S市大学附近的一个咖啡厅门口,车子停了下来。
  刘义龙下了车,父子两个紧随其后,刘义龙指了指咖啡厅的门口,眯着眼笑到:“二位自己进去吧,我们局长正在里面恭候二位的大架光临,我守在门口就不进去了。
  吴老爷子您是老江湖了,我相信您不会做出逃走之类没有意义,并且浪费彼此时间的事情的。”
  吴老六苦笑着拱了拱手,抬脚向内走去,刘义龙拱手回礼,亦步亦趋的跟在了身后。
  吴老六父子俩走了进去,刘义龙则关上了门,如同一座雕塑一般,站在了门口,警惕的看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