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主神老王 > 第九章 身死

  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邵玲”道:“或许你掏出你的警察证我还信你三分,这证件一看就是假的,你怎么证明你可以帮我申冤?”
  显然“邵玲”死亡是要比龙组的成立还要早,不然不会不知道这本证件在华国这片地界上所蕴含的分量。
  邵强被这句话噎住了,有些无语,萧宇嘿嘿一笑说道:“你这女娃娃有意思,这家伙可是官府中人,地位堪比古时锦衣卫,如果他不能帮你申冤,那估计也没有人能帮你申冤了。”
  这一番半古半白的言辞,顿时镇住了“邵玲”,她犹豫了片刻,突然神色变得疯狂,歇斯底里的说道:“我不信你们,我不会再信任何人,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都给我去死吧!”
  看着越来越大的“邵玲”,萧宇大惊道:“不好她要自爆!”随即掏出一沓符篆,全部扔在地上,瞬间布下了阵法,拉住了要往前冲的邵强,趴在了地上。
  “不!”
  “BOOM”的一声,在邵强悲痛欲绝的喊声中,邵玲和这片小湖全部化作乌有,只留下原地一个巨大的深坑。
  狂暴的能量肆虐过后,萧宇摇了摇头,从土里抬起了头,看了周围的一片狼藉,站起身来。
  拍了拍旁边已经晕过去的邵强,他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深坑边上,摘下了脸上的面罩,坐了下来,若非层层叠叠的阵法救了他们一命,此时他们两个已经在黄泉路上为伴了。
  萧宇从衣兜里掏出了烟卷,叼在了嘴里,另一只手掏出了打火机,然而点了几次,颤抖的手却并未将烟卷点燃。
  “妈的。”萧宇烦躁的将打火机狠狠地扔进了深坑,眼中却不争气地掉下了眼泪,这是这个年轻人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重量,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责任有多大。
  “假如自己果断一点,事情就不会这样了!为什么自己就是下不去手呢!”萧宇万分悔恨的想道。
  “用我的吧。”同样颤抖的一只手伸了过来,萧宇抬头望去,一脸平静但是却流着眼泪的邵强递出自己的打火机。
  “谢谢。”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两个男人擦干了眼泪,就这么坐在这里吞云吐雾。
  邵强转过头来说道:“我想到你很年轻,但是却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你今年多大?”
  萧宇头也不回的答道:“24,你呢。”
  邵强笑道:“巧了你和我妹一样大,我比你大两岁。”
  “呵呵,是吗?真巧呀。不过你瞅着不像,你长得够着急的。”
  “是呀,我妹也这么说。”
  气氛又一次陷入了寂静。
  萧宇转过头来问道:“你恨我吗?如果我当时果断一些,你妹可能不会死。”
  邵强望天叹息道:“我应该是恨你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恨不起来,我现在只恨我自己无能,没有保护好我妹。”
  突然邵强似乎梦呓一般的说道:“这世上有没有地府还有阎君呢?能不能求求阎君让他把我妹还给我呢,我爸妈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了。。。”
  萧宇不忍的别过了头,没有搭话,现在有没有地府,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但是却无从找起。
  突然萧宇猛地回过了头,手缓缓的掏向兜里,只见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周围迅速失去了色彩,如同剥落的墙皮一般,变成了灰白色。
  只见灰白色中,距离自己的的不远处,有一抹明亮的黑色,正映照其间,仿佛这抹黑色就是这个灰白色世界的王者,整个世界都在向这个顶礼膜拜,并为王的出现献上贺礼。
  萧宇全身的肌肉紧绷,寒毛直竖,汗毛直竖的向前走去,走到前去,只见一个黑袍僧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还不待萧宇开口,和尚便笑眯眯的问答:“司徒家的后人,我问你你觉得地狱在哪里?”
  萧宇有些摸不准这个奇怪僧人的路数,于是试探着答到:“在地下?”
  僧人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胸膛说道:“地狱其实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萧宇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和尚,不管你来是干什么,我没空陪你打什么机锋,现在真的有事,要约能不能等明天?”
  和尚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便向着深坑飘去,萧宇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一身黑色僧袍的和尚现在灰白色的世界中如此扎眼,萧宇不禁问道:“这里是哪里?”
  和尚神秘一笑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三葬和尚大袖一挥,无数晶莹的光点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缓缓凝聚成了两个泛着蓝色荧光的身影。
  萧宇大惊,这两个身影当中,其中一个正是邵玲,萧宇带着希冀的眼神,看着三葬道:“你能复活她吗?”
  三葬和尚嘿嘿笑道:“复活?若是让你付出你所获得的传承来复活她,你可愿意?”
  萧宇蒙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要付出打更人的传承,若是他失去了打更人的传承,那打更人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萧宇沉默了下来,三葬并没有催他,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萧宇,萧宇只是犹豫了片刻,随即便坚定了下来,对着悬浮着的邵玲缓缓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
  三葬笑了,笑的很大声,他拍了拍萧宇的肩膀说道:“不错,摒弃了无谓的善良,你这才算是成了一个真正的打更人,我还真担心你要放弃传承,去救她呢,你若是那样做了,估计日后你司徒家历代祖宗,估计会把你揍出屎来。”
  随即三葬转过头来,认真的说道:“小子你记住,为了更大的良善,保持自己问心无愧即可。
  这件事你尽力了,所以错并不在你,也不在任何人,你无需愧疚,只能说天意如此,你要知道苍天之下,没有人是无辜的。”
  萧宇一脸懵逼的听着这段话,不明觉厉的心情涌上心头,随即他好奇地问道:“你真的能够复活一个死去的人吗?”
  三葬和尚笑道:“可以,但是你觉得一个只是拥有她记忆的新生命,还是以前的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