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主神老王 > 第四十七章 你妈的 为什么

第四十七章 你妈的 为什么


  王博乐内心复杂的放下了手上的电话,他这通电话是打给熊国的,在向上汇报了失态严重性,并于外交部沟通后,他拨通了熊国外交部的高级别保密电话,希望与熊国特别部门的最高指挥官“悲风者”对话,并请求援助。
  他相信自己曾经的队员,尤其是这个外表粗狂,但是实则内心细腻的熊国大汉,因为这个熊国大汉粗犷的面孔下,有着一颗比他还要闪耀的赤色红心。
  果然,在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后,悲风果断答应了下来,并且表示,为了尊重华国的领土权,他将亲自带领目前熊国守夜人组织中,最强的“悲风者”小队前去支援。
  王博乐万万没想到,这次的求援居然如此顺利,以自己和秀芹加起来,不过才四阶初的战力,有了悲风这个强援的加入,这把稳了!要是张鑫那小子能出手的话,这次肯定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王博乐不由得想到,随即摇了摇头,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随即陡然一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抄起桌上的电话,喊到:“小高!通知后勤部,派卫星过来,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Q市,以防即将到来的战局,出现不可知变化。
  然后给我调集运输机,把干将莫邪那群小子,全部派过来,是时候让他们开开眼,见识一下真正的大场面了,免得以后给我丢人。
  还有,通知核弹控制中心。。。。如果事态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我会不惜一切将那家伙引到沙漠,然后核平他。。。。。。”
  破旧厂房内,独眼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地上一个正在发着血红色光芒的巨大图案,还有图案旁边一个正在发出低沉邪恶呢喃的。。。复读机。
  以及笼子里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切正在发生的少女们。
  似乎是这个正在念诵着邪恶咒语的复读机,终于触动了什么,终于与某一位宇宙深处的存在取得联系,光芒开始有规律的闪了起来,像是某种邪恶存在的呼吸,又好像是某种指引的信标。
  终于这个图案闪的越来越快,颜色也从红色开始向纯黑色转变,陡然之间,那边的存在好像是等的不耐烦了,瞬间加快了进度,进度条。。。哦不,是那个诡异的图案瞬间变成了黑色。
  一道漆黑的宛若实质的光柱,撞破了天花板,冲天而去,顿时一根神秘的黑色光柱就那么肆无忌惮的立在了那里。
  与此同时,正在路上的王博乐也加快了行进步伐,蓝星外的宇宙中,一艘金色的飞船上,技术员慌张的大喊到:“监测到前方文明星球,强大深渊能量反应!
  他们竟然在主动召唤一位恶魔!能量探测器已经受到了损坏!很有可能是一位强大的恶魔君主!!万能的主啊,这个星球的土著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新任的副官正紧张的要准备向露丝汇报的时候,却发现飞船的视界中一个金色的身影站在虚空当中,张开了由纯粹能量构成的圣洁双翅,如同流星一般,扑向了那个目标星球。
  突然通讯仪响了,新任副官拿起了通讯仪,只听里面卫兵慌张的声音传来:“报告大人!登陆舰少了一个!黛丝小姐和她的卫兵全部不见了。”
  听到这句话,副官猛然抬头,只见那道圣洁的身影后面,还有一个鬼鬼祟祟的登陆舰在紧随其后。
  副官想起了之前露丝交代下来,但是尚未完成的任务,果断转头吩咐道:“开启全频段静默,断绝除露丝还有黛丝两位小姐之外的一切数据交互,违令者让他回归主的怀抱。”
  露丝没有时间理会自己那艘船上即将发生的血腥,她万万没想到,她的那个兄弟居然如此狠毒,居然要将一个尚在萌芽文明,为自己的情郎陪葬,一个恶魔大君有多可怕?这只能去问那些万千回归主之怀抱的同胞们了。
  蓝星华国,人们依旧向往常一般平凡的生活着,对那道挂在远方的黑色光柱,熟若无睹,但是超凡社区上早已炸开了锅。
  连因为好事者第一时间跑去那片地界,但是发现方圆十公里的地界被完全军事戒严,所导致的阴谋论都出来了几十个版本,将华国人喜欢看热闹的本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人们也总结出了经验,原来普通人是看不到这道光的,只有正式进入超凡的超凡者才能看到,而越是强大的超凡者,则越是清晰,一时间“皇帝的光柱”开始流传开来。
  戒严的军事基地中,王博乐和沈无月还有一位熊国大汉正围坐在一起,进行着一项传统的华国体育竞技项目。
  “对三,你们说都好几天了,怎么那个恶魔怎么还不来?”沈无月有些烦躁的搓着手上的牌说道。
  “对四,管上,莫着急,他晚来一会,咱们就多一点准备,我巴不得他晚点来。”王博乐仔细看着手上的牌说道。
  “对五,压死。就剩两张牌了啊。”盘着腿的熊国大汉,操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说道。
  王博乐急忙甩出了,藏了许久的对二企图挽回局势,熊国大汉甩出牌连忙喊到:“对猫,达瓦西里,烈柠,玛克思,在上,我赢了!!”
  一脸激动的熊国大汉站了起来,露出了那一身极具特色的夏威夷装扮,对着王博乐说道:“老王头,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在里面的时候,说好回来你就送我一坛你珍藏的老酒的!我等了这么久,也没看到。”
  王博乐笑道:“这次,这次一定补上。”
  “为了我们深厚的同志友谊还有这一把对猫,两坛。”
  王博乐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说道:“好好好,两坛就两坛,等完了事,我就让人给你捎过去。”
  熊国大汉正要批判两句的时候,异变发生了,光柱消失了。空气变得粘稠,天气一瞬间开始变得漆黑如墨,狂风骤起,卷起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飞上了天空。
  这时一个古老陌生而又充满神秘的声音,从他们耳边如惊雷般炸响,虽然他们不懂说的是什么,但是却自动理解了其中的含义:你妈的,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