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主神老王 > 第二十四章 学我者生 似我者死

第二十四章 学我者生 似我者死


  大幕拉开,作为早有准备的几个国家之一的华国直接将华夏龙组搬上了台面,在总参以及国安部的情报系统支持下,首先以一种绝对强势的态度肃清了国内所有疑似间谍的人员,来了一手敲山震虎,将反间谍的意志贯彻到了极致。
  随即要求各界宗教人士梳理各系神明寺院以及道馆,并登记造册,禁绝一切淫祭邪祀。
  在其中展现出来强大权限,还有对龙组做出的这些事情组织上给出的态度瞬间震住了不少城狐社鼠之辈,随后华夏龙组正式成立各县市级单位,负责片区内所有异常情况,而人们发现这些被派来的龙组成员正是之前被上级抽调走的退伍军人,而他们这次回到家乡任职,似乎也有了不同寻常的能力。
  随着灵气含量的提升,世界上突然变得不一样的人类越来越多,他们都拥有不同的特殊能力。根据梵蒂冈那位圣子的说法,人类都是神的孩子,身体中都流淌着神明的血液,只不过有的人多,有的人少,而身体中拥有神明血液多一些的那些人类在情绪的极端波动下,神明血液中所蕴含的力量便会觉醒。所以他们被世界各国的政府命名为觉醒者。
  各国针对觉醒者都有着不同的处理方案,而华国则是由各片区的龙组上门进行交涉,然后将其带走并送回龙组基地接受性格评估测试,力量鉴定,明白规章制度,以及学会如何掌控自己的力量。
  能够通过所有测试并成功掌握自己力量的觉醒者,将会穿上黑风衣,拿上这一份结实的铁饭碗,成为龙组后备队中的一员,随即发派原籍进入片区的龙组小队,经过长时间老队员的评测考核,最终晋升为龙组的正式成员。
  与此同时国家开始大力推广一套修炼功法,其中包括极其简单的一套剑法拳法以及内功,据说这是国家结合各大门派典籍,通过超级计算机的推演总结出来的最适合人类在当前环境下锻炼自身的方式,能够最大限度的延长人类的寿命。
  在国家的背书下,终于练功取代了广场舞成为了大妈们新的宠儿,毕竟谁不想多活几年呢。而在学校里这套东西也被单独拿出来变成了一门课程,成为必学科目,甚至被列入了高考必考科目。
  而坊间传闻也充分说明了这门学科的重要性,假如你学习成绩不好,还想上学怎么办,不用担心,你还有一条路,练功吧,只要你练的足够好,你就是下一个“特长生”。
  而灵气复苏这件事所造成的各种影响,在华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甚至还没有爆发出来,就被随后颁布的一系列法律条文,以及华国官方推出的功法以及紧跟其后的一系列动作给压制住了,随即消弭于无形。
  各国看到华国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后的效果斐然,纷纷通过依旧潜伏在华国内部的间谍,拿到了那套华国向大众推广的修炼功法,但是当他们经过研究后发现,由于主体文化形式乃至语言翻译的不同导致他们他们完全理解不了上面的东西,修炼更是无从谈起了。
  随后教廷,熊国,都有样学样的均拿出了能够普及到底层人民的修炼功法,向大众公开,并纷纷效仿华国龙组的体系开始进行人员的部署以及培养,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
  超凡学院则直接将魔法体系对应的基层修炼方法直接公开售卖,价高者得,只求换取更多的资源支持以及更大的发展空间,毕竟做生意有一才有二,最终美国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将其拿下。而在超凡学院的周围一座国际化的大城市正在拔地而起。
  华国首都郊区,龙组基地
  王博乐正坐在办公室里认真读着由总参刚刚送来的情报,里面是自华国实行敲山震虎战略后,国际上所发生的各种大事的总览。
  “报告”
  “进来吧”
  王博乐从那几张纸上抬起了头,看向来人,正是他的机要秘书兼警卫员高鹏。
  “首长,您找我?”
  “小高呀,来。”王博乐站起身踱步走到墙上悬挂的等身高的世界地图前沉思道:“这次敲山震虎战略执行的不错,通知下去,加大力度,继续执行,另外放出风去。
  修炼方法实行分级制度,一共三级,难度不同,量级也不同,按照级别晋升,只有完全修通一级者方能申请第二级,二级即可申请成为龙组的后备队员,并且第三级只有龙组成员有权利修习。
  别的国家这次可以暂时不用管,但是这个消息必须给我流传到咱们的好邻居日国那里,然后给我盯住了那些在国内上窜下跳的人。只要确认,直接给我送去军事法庭,按间谍罪处。”
  王博乐踱了两圈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干脆你去联系总参,直接给我启动在日国的最高等级暗桩,待风声彻底放出后,把第二层功法还有三层功法改上几条运行线路然后给他发过去,让他自己把握好,用这两份功法做资本,给我玩命的往上爬,以后有大用。
  对了还有,调动卫星给我严密监控美国,搞清楚最近他们频繁的军事调动到底是在搞什么,让研究部那边通过监控分析能量读数对前段时间掉到美国的那东西给我出一个研究报告,争取搞清楚是什么,这个时间段到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高鹏收起了记事本,把本子夹在胳膊下,敬了个礼,走了出去。留下王博乐自己在办公室内沉思。
  不一会临促的电话铃响起,似乎是打搅到了王博乐的思路,刚毅眉眼之间皱起了眉头,他抬头一看是那部红色的电话,而红色电话则代表的是内部紧急电话。
  王博乐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办公桌前,坐了下去,沉默片刻,便抄起了正在响个不停地电话,略带生硬的说道:“我是王博乐。”
  王博乐听着那边传来的话语中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有的只是正常的例行询问,他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语气也不在那么咄咄逼人。面对对方的疑问,他沉默片刻说道:“有一句老话叫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瞬间那边鸦雀无声,半晌那边似乎才消化了这个信息,传了略带欣慰地声音:“果然我们没有看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