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外星女友 > 第379章 中枢神经系统

第379章 中枢神经系统


  肖锐使劲的把一身衣服拢一拢,总算是感觉暖和一点了。
  举目四望,肖锐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天地。
  密集的鹅毛大雪从天上飘飞落下,堆积到脚下厚厚的冰原之上。地势没哟任何起伏,一马平川,好一个冰封之地。
  肖锐看着这冰天雪地发愣,只觉得自己的头脑中也像这冰封之地一样空旷和冰冷。他在努力的回忆,自己来自哪里?自己要去向何方?他想找到答案。可是,不论他怎么回忆,自己的面前好像总是蒙着一层不透明的纸,虽然很薄,却怎么也看不透。
  没有办法,他只能暂时放弃,任意选定一个方向往前走去。
  风雪越来越大,挡住了他的视线,前方3米之外的世界已然融为冰雪的白色,无法分辨。而且,他身后走过的脚印也只能维持几秒钟,大雪会很快将脚步的踩过的空间填满,变回了最初的样子。
  肖锐在艰难的前行,但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置身这冰雪的世界中,尽管他知道自己在不断往前走,但是自己的周围的景色没有一点点变化,维持着一模一样。在缺少参照系和对照的情况下,肖锐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往前走。
  突然,雪竟然停了。
  肖锐回身一看,发现身后仍然在下着鹅毛大雪。原来,他竟然已经走出了下雪的范围。
  现在,他总算可以看见前方更远的世界了。虽然,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不再下雪,依然是一片冰封。
  肖锐继续往前走去,不一会,他突然发现前方远处的地面上,有一个黑点。
  肖锐心中一惊,随即快步走上前去。毕竟,这是他在雪白的冰封世界中看到的第一个其他的颜色。
  他渐渐走近一些了。这时,肖锐惊讶的发现,前面竟然是一个人!
  “太好了,总算看见活人了!”肖锐心里高兴的喊起来,随即激动的跑起来,奔向那个坐在冰原上的人。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老人,他的头发和胡子全都已经变成了银白色,但他的身体却仍然笔直挺拔,端端正正的坐着。
  肖锐看见他的面前有一个直径1米的冰窟窿,而老人正坐在冰窟窿旁边,手持一根鱼竿,聚精会神的钓着鱼。
  刺骨的寒风时不时刮过,老人穿得并不厚,却一点没有冻着的迹象,寒冷仿佛对他不起作用。
  肖锐疑惑的盯着老人看了三秒钟,走上前试探的问道:“您好,打扰了,请问……”
  肖锐一时有些为难,竟然不知道从何问起。
  老人没有看肖锐,却用非常轻松的语气打断肖锐:“实习生吧?来多久了?”
  肖锐愣住了,“实习生?”
  老人总算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肖锐,随即把鱼竿放到身前的架子上,拢了拢袖子,笑着说:“跟我你就别装了。我看你面相生,应该是从来没见过你。你能来到这里,肯定是实习生了吧。说,是总局还是哪个部门派你过来的啊?”
  肖锐心说这肯定是误会啊了,什么实习生,什么总局、部门的,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好意思,我是真不知道您在说什么?”肖锐不好意思的摊摊手。
  “嗯?”老人看了一眼肖锐的表情,发现他似乎并不是开玩笑,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肖锐。“你从哪里来的啊?”
  肖锐使劲回忆了一下,搜肠刮肚的使劲想着,但他脑海中却仍然只是一片空白。很快,剧烈的头痛让他无法再继续回忆下去,肖锐摇摇头,“我……想不起来了……”
  老人的微微吃了一惊,转头认真的看着肖锐。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不会吧,难道系统又出故障了?”
  肖锐听得莫名其妙,正想问个清楚,却见老人的手掌向上张开,顿时,在他的手掌当中凝聚出一块像鸡蛋一样大的冰球来。随后,老人手握冰球,一把掷进了前面的水中。
  “扑通!”清脆的响声,冰球将水面搅动出杂乱的水纹,水面上登时水花四溅。在溅起的水花中央,一个闪耀着蓝白色光芒的图像浮现在老者面前的半空中。
  肖锐大吃一惊,实在是没看懂为什么一朵水花中能生出一副全景图像来。
  全景图像当中秘密麻麻的充斥着各种图形或者文字,但肖锐没有一个能看得懂的。唯一一点,他发现这好像是一些图表,但图表中的信息,他就一点也看不懂了。
  老人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全景图形,随即伸出手,在空中从右到左轻轻一划,他面前的全景图像就像手机屏幕翻页一样,翻到了下一页,一副新的全景图像出现在老人面前。
  老人认真的看着,最里边还嘟囔着什么。就这样一幅一幅的看着,总共看了九张图表。
  最终,老人两只手从里到外的一划,面前的最后一张全景图像消失在空中。
  “一切正常啊!”老人拖着下巴,摇了摇头,“系统竟然没有任何记录,更没有报警。看来还得拿回去让技术部那帮人改改。”
  说完,老人站起来,转身面对着肖锐,当他的视线与肖锐的视线相接的时候,肖锐惊讶的发现老人的瞳孔一瞬间变成了明亮的蓝色。
  肖锐只觉得浑身如同通电了一般,突然感到周身一阵酥麻。他惊讶的抬起手,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突然没有了肌肉和骨骼,而变得透明,他整个身体的轮廓下,呈现出错综复杂的蓝色网络,就好像全身只剩下血液循环系统,而所有的血管都变成了蓝白色。
  肖锐惊的下意识的想要大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惊疑的看向老人,想寻找答案。而老人的眼睛已经在短短的5秒钟之后恢复了正常,在这时候,肖锐的身体也随之复原,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你果然不是这里的人!”老人面带惊讶之色,走近肖锐,仔细看着他,啧啧的赞叹到,“这儿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进来的!说说吧,你是怎么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