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婚成瘾:顾总,请轻撩 > 第四百五十章白家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第四百五十章白家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只是微微抿了抿嘴唇,便被烫的直跳脚。
  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嘛,虽然比不过上那些专业的厨师手艺,但是这个是自己亲手为沈羽煲的,意义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味精?
  那是什么鬼!
  身为一个从来不进厨房的男人,沈羽表示很头大。
  尤其是他这厨房里,关于调料,大大小小有几十个盒子。
  “南叔?”
  白婷婷疑惑的又叫了一次,她记得南叔是一直都在自己身后的啊,一开始她想要自己煲汤的时候,还被阻止来着。
  “婷婷...是我,我回来了。”沈羽轻声说着,作势就去拉白婷婷的肩膀。
  出于本能反应,白婷婷想要避开,可是身上那酸痛之感并未消失,两只腿稍微一用力就会忍不住打颤。
  被沈羽这么一拽,她直接惯性的就倒在了沈羽的怀里。
  温热的呼吸声萦绕她的额头,迎上那张俊朗的脸,白婷婷眼神有些慌乱,虽然她记不清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个结实有力的怀抱,和那熟悉的味道,却是不会认错的。
  “那个...你回来了。”
  空气中安静里许久,才再次响起了糯米一般甜软的喃呢。
  沈羽伸手抚摸着她的脑袋,一言不发的凝视着那张娇滴滴的容颜。
  一想到昨日她的妖婷,呼吸也跟着沉重了一些。
  “嗯,抱歉,我走的时候应该是要和你说的,只是那会看你在睡觉,而且我走的比较着急,所以就没有叫你。”
  抱歉?
  他竟然会道歉了!
  不是说他的世界里从来只有对与错的么!
  白婷婷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安全感也越发的浓烈了。
  “还有,就是那个有件事情我得和你说清楚...昨天晚上。”
  “昨晚...”白婷婷羞红了脸,红晕布满了她的所有。
  “都是我不好...”
  一向冷静的沈大总裁发现自己开始变得结巴了,全然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好像说什么都是错误的,可又不能不说。
  “不是,我只是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主动想要这样。”
  “所以,是我逼你的了喽?”
  白婷婷听着听着,看着沈羽那闪躲的眼神,心中骤然升起了一片凉意。她倒不是怪沈羽对自己做了些什么。毕竟他的出发点是为了救自己,可是这话听上去,怎么就那么奇怪呢?
  好像是自己有多么的廉价,多么的配不上沈羽一般。
  是,她承认,不论是家世还是学历,她都无法与眼前的男人相比,她甚至都不敢去奢望两个人之间会有真正的感情出现。
  只是最近沈羽对她的确是让她感受到了他的用心。
  那种在乎,那种温柔。
  让她迷失了自己...
  沈羽捕捉到了白婷婷忽然有些黯淡的眼神,却是不知道原因出在那里,感受着怀里不断在挣扎的女人,他松开了一直环绕在婷婷腰间的双手。
  “我不是那个意思。”沈羽低声解释道。
  黝黑的眼神里满是疑惑和不解,刚刚不还是好好地么?怎么一瞬间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那是什么意思?”一股无名的火焰窜上心头,炎炎的烈日里,白婷婷感觉自己却是宛如在冰窖里一般。
  身体的疼痛和心中的冰凉,沉重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那些她以为的东西...可真实的世界,却是那样的残酷。
  “你到底是怎么了?”
  沈羽头一次觉得女人是一种很麻烦的生物,他明明已经在努力的对白婷婷好了,不管是从物质还是感情上,都已经是给出了他能做到到的所有。
  他承认,自己乘人之危。
  可是,他也没有说自己不负责任啊,甚至也从未想过,如果契约到了,就要真的和婷婷离婚啊!
  思绪在脑海里千般回旋,可说出的语言却是那般冷漠。
  他习惯了,他习惯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却忘记了他对面的女人,是个孕妇,还是很敏感的姑娘。
  “我没事,昨天谢谢你,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如果没事的话,能不能让人送我回家,奶奶说这周让我先回去,她周末会和爷爷一起上门的。”
  白婷婷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自己心中那想要质问沈羽的欲望。
  她不明白,沈羽到底是怎么想的。
  到底对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态。
  如果喜欢,为什么从来不说喜欢。
  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总是干那些让她想要去联想的事情。
  锅里的粥依旧滚烫,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然而熬粥的人,却是已经没了那个心情。
  “现在么?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会,我送你回去。”沈羽低声说着,波澜不惊的脸庞下已然是一团乱麻。
  他是极其敏感的,敏感到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女人那细微的表情变化,他的心燃烧着一座炙热的火山,却不知该要怎么将温暖带给她。
  “我已经睡了很久了,不用那么麻烦,你让Ken送我就好。”
  白婷婷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温声拒绝了沈羽的提议。
  沈羽动了动嘴唇,女人眼中的冰凉让他难受。
  当下也就没有再坚持:“好,如果住不舒服了就跟我说,我去接你。”
  “好。”
  伴随着女人的点头,两人的对话到此终止。
  沈羽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白婷婷不到10分钟便收拾好了所有,心中的疑惑和怒火更甚。
  她就这么想要离开自己吗?
  发生了那么亲密的关系,女人不应该更依恋自己才对吗?
  白婷婷将小巷子递给了Ken,直到走到门口,才蓦然回头看向了沈羽:“我先回去了,你也好好休息。”
  沈羽挑眉,放在沙发上的手指禁不住用力。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陷入到了那真皮里面。
  “好,有事给我打电话,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我沈羽的太太,白家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沈羽霸道的说着,黑色的眼眸里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希冀。
  他想要看到女人的感动,或者是那种叫做温柔的东西。
  可没想到的是,白婷婷只是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