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阎罗 > 第581章:厌生灵

第581章:厌生灵

    今天感觉还不错,没卡,看样子卡文很快就会过去了~~
  
      ……………………………………
  
      秦夜倒抽一口凉气。
  
      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这……比渡幽灵,间阴灵高出N个档次啊!
  
      这个特质可怕之处不止在绝对领域,更在于……十米之内,哪怕能进入,每一次距离都是上一次的二分之一。这是什么?
  
      这就是开R出冰杖的狗头懂么?近身就减速!远程过不来,这尼玛……是霸体属性啊!
  
      不过现在……
  
      他眨了眨眼睛,看向一人三鬼的三角恋。
  
      二代的声音适时响起:“我也没想到,韩国竟然阴差阳错地出现了个位序列的阴灵。那我便考你一考……”
  
      秦夜轻咳一声,知情识趣地接了上去:“茴字的四种写法?”
  
      空间瞬间沉默。
  
      一种冷冷的杀意顺着空气飘荡,要把他彻底打死救都救不活那种。
  
      “那什么……你这句话说的太过正确……总感觉不说就像缺了点啥啊……”秦夜心虚地摸着鼻子开口。
  
      “缺什么?”仿佛冻结的空间中,徐阳逸的声音不冷不热:“心眼吗?还不赶紧动手?!以为本王是来给你打白工的吗!”
  
      内心嘀咕着二代目越来越没有涵养的秦夜握住了命运,看向了三方的诡异三角。
  
      他距离厌生灵刚刚在十米边缘,而缪柯夫恰好被拉到了十米之内。如果不知道原理,现在根本无法触碰对方。但既然知道了原理,那就简单多了。二代这道考题简直来得毫无必要……
  
      手起笔落,缪柯夫灵魂左手应声而断,伤口拼命喷薄着阴气。也在同时,二代的声音完全消失,整个空间再次恢复了流动。
  
      既然无法进入绝对领域,那……就斩断绝对领域之外的东西!
  
      “呃……啊啊啊啊!!”惨叫顷刻间从缪柯夫口中响起,母女二鬼愣了愣,看着已经被秦夜抓到手中的缪柯夫,齐齐发出一声尖叫。
  
      布满房间的头发海啸一样涌来。秦夜根本没有看,命运萦绕周围,阴气已经疯狂涌入缪柯夫的灵魂。
  
      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就在知道厌生灵真相的一瞬间,他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这种想法,来源于对死神剧本的更加了解。他甚至感觉,这次来韩国,到这里,已经不虚此行。
  
      “制作剧本的同时,要考虑防范的东西实在太多,需要的是一个团队……否则,就会像现在这样,出现一些完全超出掌控的东西。”意识已经进入一个黑暗的空间,周围全是一幅幅光幕一样虚幻的画面。这是缪柯夫灵魂中残存的记忆。他手一挥之下,无数锁链海潮般涌出,刺入每一幅画面之中。
  
      从他死去,到厉鬼附身,到接受沙皇的命令,到制造世越号事件,和谁联系,怎么实施……一幕幕开始缓缓排列起来。。
  
      “就是这样不在任何人预料中的东西……才给了我可趁之机啊……”他整合着凌乱的记忆,喃喃道:“本来我刚才已经差不多放弃了截胡刘裕的想法,世越号消失了二十分钟,他们不可能没有感觉到。但是……”
  
      刷……面前缪柯夫的画面排列整齐,从来到韩国,到世越号沉船,到接手安素美活死人事件列列在目。他微微颔首:“但是……二代你也疏忽了一个东西啊……”
  
      手用力一握,顿时,缪柯夫的记忆画面完全炸裂,整个意识的空间投下无数白光,他的身形渐渐消逝:“那就是,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可远不是第三隧道啊。
  
      ”
  
      双眼睁开,面前又看到了破败的船长室,而母女二鬼凄厉的尖叫仍然回荡在两侧。
  
      他平静地看了一眼,命运化作一片金色光幕,将他完全保护在里面。光幕之外,孕妇和小女孩发狂地拍击着,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沾满黑血的手印在光幕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她们狰狞地将脸贴在光幕上,露出发黑的牙齿,死死盯着秦夜。
  
      “你该死……你该死!!”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啧……”秦夜走到光幕前,伸出手指轻轻拂了拂对方紧贴光幕的脸:“别生气别生气,会长皱纹的哟~~”
  
      当!话音未落,小女孩发疯一样啃着光幕,吓得秦宝宝立刻缩回了手。
  
      紧接着,他握住了命运。
  
      缪柯夫的记忆一点一滴汇聚其中,下一秒,命运一声轻鸣,飞快勾勒了起来。
  
      刷拉拉……一幅幅阴气光幕在空中缓缓形成,每一幕都播放着缪柯夫的过往。
  
      “从今天开始,你接手安素美的工作。”“这是她的工作内容,你需要将最后的活死人运到这里。”“还有世越号,它必须赶到。釜山大概还有十几万活死人。一周之后,立刻启程。”“永恒之蛇,放置在竹城教堂下方,保护好它,那就是活死人的中心。”
  
      刚才疯狂锤击着光幕的母女顿住了。
  
      她们已经不是人,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愤恨和怨毒。但是,她们有执念,比普通人强烈一千倍一万倍的执念。
  
      这份执念,在于……活死人到底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我在享受新生命来到的过程中,会死在这里?
  
      活死人三个字,让她们头颅咔咔咔转了过去,看着半空中的一点一滴。
  
      没有人开口,船长室安静了下来。她们看到了……看到缪柯夫进入竹城教堂,看到他召集活死人,看到了残骸遍野的釜山,也看到了……对缪柯夫传达命令的鲁缅采夫!
  
      看到了……韩国死神剧本的根源!
  
      刷……诡异的,她们七窍中的血液和阴气缓缓收了回去,面容仍然狰狞,但不再扭曲。
  
      起码……她们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死。
  
      “看懂了吗?”秦夜平静的声音在船长室中响起,带着无比的蛊惑:“如果缪柯夫死了,你们还能知道这一切吗?”
  
      “你们……知道自己真正该向谁复仇吗?”
  
      没有回答。
  
      现场看似平静,然而,一片比之前更冰冷,更怨毒的阴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这里化为漆黑的旋涡。
  
      沙……随着孕妇小女孩的眨眼,他们皮肤下赫然透出漆黑的骸骨,睁开眼时,又恢复原样。这不是已经丢掉怨恨,而是比之前更加狂暴的愤怒和怨毒,彻底吞噬了她们的心。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就要成为你计划的祭品?
  
      我的丈夫……我的父亲……我肚子里的孩子……他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就和我们一起倒在了第三通道。
  
      为什么……为什么!
  
      刷……阴风瞬间化为一片巨大的风幕,将二鬼完全包裹,一片凄惨的哭声,从里面缓缓响起。
  
      “我恨……”
  
      “我好恨!!”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普普通通地活着……我只想活下去……”
  
      “我好恨……妈妈……爸爸……啊啊啊!!”
  
      轰!阴风骤然炸开,里面已经没有母女厉鬼,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浑身漆黑,赤身裸体
  
      ,皮肤惨白的婴儿。全身都洋溢着判官初阶的阴气。
  
      他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惨白的皮肤上,有一条条血红如蛇的经脉。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秦夜全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百鬼夜行中,间阴灵和渡幽灵因为过度的惊恐而不断尖叫。
  
      阎王雏形!
  
      这才是厌生灵的真面目。
  
      所谓厌,不是真正的讨厌,而是太过向往而求不得,将这份狂热化为了厌恶。厌恶着一切,憎恶着一切,以纪念自己在母亲肚子里,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就倒在黎明之前。
  
      “呼……”秦夜长长舒了口气,缓缓走过去,蹲下:“想报仇吗?”
  
      厌生灵眼睛骤然睁开,眼眶里没有眼珠,而是一片漆黑的空洞。两只血红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张开满是利齿的小嘴,斩钉截铁地回答:“想!!”
  
      嗡嗡嗡……整个空间都在震动。
  
      秦夜点了点头,耐心地说道:“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你用阴气遮蔽了世越号?这是你创立的空间?意思是说,你在‘永不触碰’之外,还有其他的能力?”
  
      “是……”厌生灵磨着细密的牙齿,恨恨道:“我有一些来自血脉的传承……哪里的都有,有华国的,有周围国家的,仿佛……我们是不限制人种的一种厉鬼。永不触碰是我最大的底牌。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那么重要的特殊能力。”
  
      “比如……我可以把十米范围扩大到千米范围,创造属于自己的阴阳裂隙。这个范围内,除非我死,否则谁也不能进出。当然,这时候,永不触碰的特质会减弱太多。”
  
      秦夜深吸了一口气。
  
      说什么呢?
  
      别人生下来就在鬼生终点,对比起自己这种打死打活才到判官的人……人比人得扔……
  
      “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忽然能到这里,这里是第三隧道?不太可能,你的存在太过显眼,鲁缅采夫一定知道这是在计划之外。世越号行进路线一定会避开第三隧道。这是整个韩国的禁区。”
  
      婴儿咬了咬牙嘴唇:“这是我第三个特质,其实也是第二个特质的分支——一旦有别的阴阳裂缝产生,它只要‘非自然停止’——就像你打破了世越号穿梭阴阳那样,我就一定能感知到。而且……在其中打通点对点的通道,瞬间降临!”
  
      瞬移?闪现?
  
      秦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不奇怪,再强大的鬼物,数年不进食一定会衰弱,但这只鬼物没有。那就是说……这几年,他有过进食的时候。
  
      这种方式,是他这只独特的地缚灵特有的捕食手段。而这一次……世越号穿梭阴阳被他打断,再加上如此浓郁的活死人气息,趋于疯狂的厌生灵马上就冲了过来。
  
      “最后一个问题。”秦夜微笑道:“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底牌都告诉我了?”
  
      “因为……可信。”婴儿仿佛笑了,面容狰狞:“人啊……有时候比鬼更像鬼,那辆列车上……我见过太多比鬼更可怕的人类,所谓人性……呵呵……”
  
      “我能感觉你没有骗我,这么多年……只有你第一个告诉我真相。我要报仇!为那辆列车上所有不该死的人报仇!!我要把对方碎尸万段!!”
  
      “带我去对方所在……我保证……倾尽所有,绝不会……让你失望!”
  
      “你……能做到吗?”
  
      秦夜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在他身后,间阴灵,渡幽灵一字排开,一根漆黑的阴气丝线牵在他的指头上。
  
      “办法是有。不过……就看你愿不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