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替嫁 > 306 娘子有礼了

306 娘子有礼了


  要知道端王可是从来不轻易出席这种场合的,就连之前轩王大婚都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这让大家对姜家又刷新了认知。
  周慧慧和姜小念则在另外的院子招呼女宾,姜家相熟的都来了。
  唐瑶心此刻坐在姜小念身旁,拉着她聊天唠嗑。
  “念妹妹,真是好久没见了,我还挺想你的。”
  姜小念看着她笑道:“我这不是怕打扰你和霍景明的二人生活嘛,霍景明对你怎么样?没欺负你吧?”
  说罢还坏笑着挑挑眉。
  唐瑶心羞红了脸瞪了她一眼道:“你还是待嫁的姑娘呢,居然这样不害臊。”
  顿了顿又低头轻声道:“不过霍郎对我是极好的,这两年一直没有身孕,他也没嫌弃,倒是我有些自责了。”
  姜小念连忙道:“你的身子是不是还没调养好?要不然我再送你一株人参吧!”
  唐瑶心听言,连连摆手:“念妹妹不用破费了,我身子已经好多了。”
  紧接着凑到姜小念耳边道,“其实我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只是还没和别人说。”
  姜小念脸上露出惊喜,道:“那可是要恭喜瑶姐姐了!”
  唐瑶心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笑容。
  “我有了身孕我娘就放心了,之前她还一直担忧来着,现在好了,只需要操心哥哥的婚事了。”
  顿了顿,她又道:“听我娘说,她已经为哥哥选了一门亲事,可能下半年就要成亲了。”
  姜小念听到她提及唐涛,才想起有半年没见过他了,有些恍如隔世。
  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道:“这是好事啊,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
  她真心希望唐涛走出之前的阴霾,重新变回那个阳光爱笑的少年。
  唐瑶心温婉一笑,道:“听说是石潭县柴府的小姐。”
  “柴府?柴府只有一个小姐吧?”若是她没有记错,她好像见过柴府的小姐,这可真是缘分啊。
  “是啊,柴老爷只有两子一女,小姐刚过十六,和我哥哥年纪正好相配,门户也相当,就是不知道未来嫂子人怎么样,好不好相处。”
  姜小念想起曾经那个差点被杨群调戏的少女,长相是没得挑的,气质也温婉可人,和她爹柴立湃风风火火的暴躁性子完全不一样。
  她笑道:“我见过柴家小姐,是个温婉漂亮的女子,你放心,你哥哥这亲没定错。”
  “念妹妹到底是出去走动得多,连柴家小姐都见过。我得去和哥哥说笑说笑,他定然欢喜。”
  姜小念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不知道唐涛现在到底如何了,会不会放开从前真心欢喜。
  唐涛这次也来了,作为姜维这么多年的好兄弟,他不来不像话。
  不过姜小念没有见到他,他现在肯定在男宾那边跟着大家起哄。
  她没打算主动去和他说话,她等着他自己解开心结过来。
  热闹的宴会之后,姜维被灌得晕晕乎乎,一众公子哥又吵着要闹洞房。
  姜维只好求饶道:“你们放过我吧,我是真的……不行了。”说罢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要摔倒。
  “哪有还没入洞房就说不行的,哈哈哈哈!”又有人笑道。
  姜维和他们纠缠了半天,直到后来醉倒过去,被两个侍卫扶着,大家才罢休。
  边离开还要边笑话新郎官酒量小,这就醉倒了,待会新娘子怕是要久等了。
  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后,姜维才松了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他挑起一只眼看向院门口道:“他们都走了吧?”
  两个侍卫显然一愣,还以为自家公子是真的晕过去了。
  “走了。”
  姜维站直身,整理了一下衣裳,此刻的他脸上哪有醉意?
  两个侍卫一脸黑线,原来公子之前都是装的。
  姜维挥挥手让两个侍卫下去,自己往房间走去,边走边想,还是妹妹的解酒药好,提前吃下之后真的没有酒醉或不适之感。
  走进房间,见陆寻语端坐在床边,用扇子掩面,姜维心中跟打鼓似的,激动的心无法平静。
  一步一步走过去,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走到陆寻语面前,姜维整理了一下心情,拱手道:“娘子,相公这厢有礼了。”
  陆寻语娇羞地把羽扇一点一点移下,露出一双明媚流转的眼眸来。
  “相公……”声音清甜软糯。
  姜维抬起头看向陆寻语,只觉得眉目有些似曾相识。
  大约是陆家的兄妹长相有些相似吧。
  这让他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心生一种亲近之感。
  他微微笑道:“娘子还没用晚饭的吧?桌上的这些都冷了,我去叫人再准备一些,先填填肚子。”
  话刚说完,陆寻语的肚子就咕噜噜叫唤了起来。
  她是真的饿了,一整天没有吃饭。
  听到这个声音,两人先是一愣,紧接着相视一笑。
  陆寻语也不遮着掩着了,把羽扇拿了下来,任由姜维牵着往桌旁走去。
  下人重新准备了饭菜之后,两人温馨地吃了一顿晚餐。
  两人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你侬我侬,甜甜蜜蜜。
  要是姜小念在这里,指不定要调笑他们一番了,还要嚷着辣眼睛。
  第二天,陆寻语是在姜维的怀中醒过来的。
  她看着夫君那俊逸的侧脸,不禁想起昨晚两人的缠绵,感觉甜蜜又不好意思,脸都红到耳后根了。
  就在她想趁姜维还睡着偷偷亲吻一下他脸颊的时候,恰巧姜维醒了,转脸过来。
  陆寻语一囧,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都要红到脖子上了。
  姜维看着娇妻的模样,心中那叫一个喜欢,搂着她亲吻了一下额头道:“你醒了?昨晚睡得晚,还可以多睡一会,爹爹和娘亲不会怪罪的。”
  陆寻语在他怀中摇摇头,闷声道:“我们还是起床吧,不能让爹娘等。”
  两人起床洗漱之后,姜维帮着陆寻语梳头打扮。
  陆寻语拿起自己最爱的那支红宝石步摇,脸上带着满满笑意问道:“这支步摇是我最喜欢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姜维摇摇头,女孩家的心思他不懂。
  这支步摇看上去没有特别之处。
  陆寻语回头看向他道:“因为这上面的红宝石是你送给我的。”
  姜维一愣,不是很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