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之红色特工 > 第三十六章 一言不合就飙歌

第三十六章 一言不合就飙歌


  一个小时后,苏联大使馆门前的跑马桥东街之上,出现了一位资深媒体人。
  这人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看上去20岁左右的年纪,乌黑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鼻梁上装模作样的顶着一副黑色的平光镜,脖子上还挂着一部闪闪发亮的黑色照相机,真真是文艺范十足!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公报记者张必成!
  这次,张炎接到的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坑人任务,不过,他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特务处想抓到苏联老同志,做梦!
  就在他向苏联大使馆走去之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卖报声:
  “卖报啦!卖报啦!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会主席莫洛托夫严重抗议国民政府无视人权!”
  报童的声音还未落下,几个行人就纷纷围过去,一时间好不热闹。
  张炎顿时心中一惊,心道这个时候谁还敢卖这样的报纸?难道不怕被查封么?
  也许,买份报纸更有利于我开展工作!
  当下,张炎冲小报童招招手,说道:“那小孩,给我来份报纸。”
  小报童一溜烟的跑过来,从邮包里取出一份刚刚印刷的报纸,笑着道:“先生,给,您要的报纸。”
  张炎接过报纸,扫视一眼报头,上面赫然印着“大公报”三个清晰的大字。
  呦呵,我们报社的报纸啊!
  “多少钱一份啊?”张炎边问边打量小报童,他身上穿着一件布满补丁的破旧单衣,脚上一双破布鞋,寒冷的天气冻得他瑟瑟发抖。
  小报童仰起头,笑着说:“先生,三分钱。”
  “不用找了,剩下的是给你的小费。”张炎取出一块银元,颇为阔绰的说,现在,他在特务处上班,不差钱!
  小报童眼底闪过一丝兴奋之色,激动得连连点头,大喜道:“谢谢!先生,您真是个好人!”
  张炎微笑着点点头,心道来特务处工作的,能是好人吗?
  报童的身影渐渐远去,稚嫩的声音仍然在空中响起,张炎却是一阵心酸,心想我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父母怀中呢!
  旧中国,上层人物花天酒地,下层老百姓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苦!
  转眼之间,张炎就来到苏联大使馆门口,一个门卫模样的苏联小年轻走过来,上下瞅瞅,用一口带着浓浓重音的中国话问:“你好,这里是苏联大使馆,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是大公报的记者,刚刚从上海赶来,应邀到苏联大使馆做一个人物专访。”张炎一边瞎扯,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工作证。
  小年轻想来也是一位爱岗敬业的工作人员,他一遍又一遍的浏览着工作证,又仔细打量张炎,忽然问道:“张先生,请问你有预约吗?”
  尼玛,这……这还要预约么?
  “有的。”张炎面不改色的说,脸上荡起了一丝笑意。
  苏联小年轻的眼光很是锐利,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满腹狐疑的问:“真的……有预约吗?”
  我擦,我还能骗你……么?
  “真的有,先生。”张炎信誓旦旦的说,心里却是有些发虚。
  小年轻眨眨眼,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说:“张先生是吧,你等一下,我向使馆秘书处打个电话问问。”
  张炎心里叫苦不迭,毛熊……呃,苏联的同志们果然不好骗啊!我这走遍天涯都不怕的演技终于还是遭遇了滑铁卢!
  一分钟后,小年轻去而复返,脸上依旧是一副欠揍的笑容,摊手耸肩,说道:“张先生,骗人可不好玩,说说吧,你来苏联大使馆到底想干什么?”
  “先生,我真的是来做采访的,请你相信我。”张炎依然在瞎编,只是,心里越来越没有底气!
  这时,那位小年轻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握起一个沙包大的拳头,朝张炎晃了晃,厉声说道:“看来,我只能用拳头让你说实话了。”
  尼玛,要不要这么猛!
  怎么办?
  张炎的大脑急速飞转着,忽然,他想起了苏联的国歌《国际歌》,心中顿时冷哼一声,小年轻啊小年轻,你不是爱岗敬业么,我倒要看看你爱不爱国?
  当下,一句句高亢激昂的俄语从他口中迸发而出: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小年轻闻言一愣,迅速立正,昂首挺胸的唱起国歌,声音渐渐盖过了张炎。
  果然是一个爱国的小年轻!
  这么响亮雄浑的歌曲,自然惊动了苏联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都跑到门口,放声高歌,就这样,两人的合唱渐渐变成了群唱,越唱越嗨皮!
  一曲唱完,一位年轻漂亮,五官精致的苏联毛妹轻摇琼步,走到小年轻跟前,问道:“伊万诺夫同志,怎么回事?”
  小年轻高昂的情绪刚刚才平静下来,扬起头,朗声说道:“莎娜波娃同志,这位张先生说自己是来采访的,可是,他没有预约,所以,我就拦住了他,正准备武力驱赶时,他竟然唱起了我们的国歌。”
  What?莎娜波娃同志?张炎在旁边听得一脸懵逼!
  莎娜波娃的脸色霎时阴沉下来,冲小年轻吼道:“伊万诺夫同志!你必须向这位先生道歉,另外,回去写份八千字的检讨,还要在本周的党小组会议上作自我批评。”
  吃瓜群众张炎一听,更加懵逼了!心道毛妹这是要唱哪出?
  小年轻神情一愣,不满的说:“莎娜波娃同志,我没错,凭什么?”
  “伊万诺夫同志,我们敬爱的列宁同志曾经说过,无产阶级到了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用《国际歌》找到自己的朋友,你对中国朋友的态度如此恶劣,难道不应该作出深刻的自我检查吗?鉴于你的工作表现,检讨增至三万字。”莎娜波娃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家伙!列宁同志的名言都引用了!
  小年轻默默的低下头,似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三两步走上前来,向张炎鞠躬道歉。
  张炎木然的点点头,他发现自己有点儿弄巧成拙了,现在,他已经被苏联的同志认定为无产阶级,特务处那边一旦知道……
  唉!张炎啊张炎,你丫嘴真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