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门医妻 > 第168章 失踪
    晚饭吃了山西特有的猫耳朵和刀削面,秦苒苒赞不绝口地说道:“又酸又辣,果然够味。”
  
      陆承安笑着说道:“若让你天天吃,你也受不了。”
  
      一众人不分主仆,都坐在大厅里“呼哧呼哧”地吃着面条,气氛无比欢快。
  
      饭后,陆承安说道:“想要出去逛逛地便出去逛逛,但是,若是谁惹了事,便自己承担,明白吗?”
  
      红袖闻言,跑到秦苒苒面前:“夫人,我与茯苓想出去看看,我们跟着暗卫们一起,绝不惹是生非。”
  
      秦苒苒笑道:“陆十,你与他们一起去吧,阿九,你也去吧,有将军陪我,不会有事的。”
  
      陆承安闻言,也笑着说道:“你们都去玩吧,有我在呢。”
  
      陆一与陆四忠诚地守在院子里,没有出门,其余人都散了出去,笑呵呵地自己找乐子去了。
  
      陆承安挨到秦苒苒身边,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搂住她的腰肢:“苒苒,以后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带着你,你也不要离开我。”
  
      秦苒苒伸手环在他的肩膀上,脸颊蹭在陆承安的额头:“承安,我不会离开你的,若是你不要我……”
  
      “我不会不要你,你知道吗,你被布多带走的那三日,我都快要疯了,若是那日再没有找到你,我一定会下令带了军队入京,挨家挨户地搜,直到把你搜出来。”
  
      “那日我放走了布多,便开始后悔,我将一个对我心爱的女人有着非分之想的男人放了出去,万一哪一日我战败,你便归他所有,想到这些,我便觉得肠子都要悔青了。”
  
      “可是我又不得不那么做,我无法为了一己之私,让两国重新陷于战争……”
  
      “苒苒,我是不是挺没用的,”陆承安声音低沉,“我既想要你不受委屈,却又不得不受制于人,哪怕那个人是……我都不甘心!”
  
      秦苒苒听得心中一跳,赶忙柔声说道:“我们马上就要去肃州了,你在那边便是与甘陕总督并齐的,只要没有什么意外,我在那边还会受什么委屈呢?”
  
      陆承安低低地说道:“不会有任何意外,我不会让意外发生。”
  
      两人亲昵地依偎了好一会,直到外出的丫鬟暗卫们都回了小院,陆承安才吩咐人送了热水,净身净面,洗去满身尘土之后,便是一夜的缠绵悱恻,极尽温柔。
  
      第二日,陆承安早早地起身,看了陆五送来的奏报,沉吟了片刻,对着陆一叮嘱了几句,才回到屋内。
  
      秦苒苒已经起身,面色嫣红地坐在镜子前让红袖给她梳头,陆九和茯苓则是在收拾东西,准备一会吃完早饭便开始赶路。
  
      “我竟刚刚才得知,这处宅子也是你的。”秦苒苒看着镜子中映出来的模糊人影,笑着说道,“你不会在每一座大的城里都有一处宅子吧?”
  
      “自然不是,我哪有那么多银子,我只在西北与益州一带有宅子,上京都没有。”陆承安上前,拿起桌上的簪子替她插在发间。
  
      秦苒苒左右看看,极为满意:“你在外面还有什么?”
  
      “除了女人还孩子,你想要的,我都有。”陆承安低声在秦苒苒耳边说道。
  
      秦苒苒脸一红,推了他一把,却见屋里的丫鬟们早就退了出去,她斜了陆承安一眼,起身看了看东西也已经收拾妥当,便携了陆承安的手,一起去往前厅用早饭。
  
      “昨日舟车劳顿,怕你不克化,便只吃了面和过油肉,今日早上我们便吃吃这晋阳有名的头脑和饺子。”陆承安边走边说道。
  
      秦苒苒闻着空气中隐隐传来的肉香,顿时觉得异常饥饿,她不禁加快了脚步,赶到前厅。
  
      碗中的是炖得雪白喷香的羊肉汤,山药和莲藕在其中若隐若现,极是诱人,秦苒苒走到桌边坐下,看着面前巴掌大的小碗,豪气地说道:“换大碗!”
  
      一连两碗羊汤下肚,又吃了七八个饺子,秦苒苒这才放下筷子,摸了摸撑得滚圆的肚子,满足地说道:“我才没有不克化这一说呢,以后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便是。”
  
      陆承安生怕她被撑坏了,轻轻替她揉着肚子,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吃这么饱,一会赶路万一再难受。”
  
      秦苒苒不以为意地说到:“无妨,茯苓,一会拿了我制得红果茶泡了,路上喝。”
  
      茯苓赶紧应下,与红袖一道将屋里的东西全部收拾妥当,放入马车,又用桶装了当地甘甜的山泉水,预备着路上煮茶喝。
  
      陆承安见状极为满意,看到秦苒苒上了马车之后,便翻身上马,一群人又慢慢地离开了晋阳,继续西行。
  
      他们离开之后,一位带着面纱,身材曼妙,眼睛似盈盈秋水的女子便从街角走了出来,看着他们居住过得小院,刚想要上前,却被门口护卫拦下:“这里是私宅,不能进去。”
  
      女子站在门口看了半晌,最终转身离去。
  
      “姑娘,我们该上路了。”旁边那名叫做莺儿的丫鬟躬身上前,扶住她的手臂。
  
      女子只觉得一股子大力带着自己往马车那边走去,她心中无奈,只得跟着莺儿使力的方向走去。
  
      ********
  
      “陆三大人,门外有人称自己是齐州那边过来的,姓赵,有事求见将军。”陆三刚刚收拾妥当,要进宫当值,便听见守门小厮来报。
  
      陆三想了片刻,齐州,姓赵……他大步向外走去:“我去看看。”
  
      “大人,草民是齐州赵老爷家的大儿子,不知大人是否还有印象?”门口那人衣着也算贵重,风尘仆仆地站在那里,“舍妹还曾给大人造成过困扰。”
  
      说道这里,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陆三点头:“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立刻跪拜在地:“家父特命草民前来请罪,我那妹子关在家庙之中,不知怎的,就不见了……”
  
      陆三想了想,扶了他起身:“我赶着进宫,这样,你先在客房住下,等我回来,我们再细说。”
  
      那人忙摆手:“我已经找了客栈,就在不远处的福源客栈,天字三号房,大人有事只管派人找我,我就不叨扰大人了。”
  
      陆三点头,转身便入宫去了。
  
      那人在离开之后,将军府中闪出两个身影,远远地跟了上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