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早已看穿一切 > 第八十章:木瓜瓜木朵朵和木宝儿 番外二

第八十章:木瓜瓜木朵朵和木宝儿 番外二


  人类小娃娃会翻身的那天,木朵朵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木宝儿。
  木瓜瓜还以为,这个名字的意义是说这个小娃娃是木朵朵的宝贝的意思。谁知道木朵朵实际上只是懒得想名字,干脆就直接取了宝山的宝字给小娃娃命名。
  精怪们不仅仅开窍晚,他们化形也十分的晚,有脑子笨的精怪们要花费数十年才能开口说话,再花费数百年才能开始学着行走。
  当然这跟精怪们的寿命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所以当木宝儿两岁开始走路的时候木朵朵十分的震惊。
  她激动的将木宝儿带给宝山上所有的精怪们看,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高兴的跟他们介绍:“你瞧瞧!我捡回来一个天才!宝儿两岁就会走路!就这么一眨眼,她从一个小肉团都会走路了!”
  宝山上的精怪们初见时还会震惊片刻,他们不由得反问自己,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笨了吗?一开始他们还会顺着木朵朵的话夸奖几句,后来实在是怕了她俩,一见到这木瓜瓜和木宝儿就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
  木宝儿五岁的时候就被一脸严肃的木瓜瓜带着去听山大王讲修炼的要诀。
  山大王每次见到木宝儿都要叹一口气,起初木瓜瓜还担惊受怕过一段时间,只以为自己和木朵朵闯了祸,竟然将人类带进来,让山大王不喜了。后来见山大王偶尔还会给木宝儿捎一些女儿家俏丽的小衣裙,木瓜瓜才放下心来。
  木宝儿六岁的时候口齿已经十分伶俐,能清楚的认得宝山上所有精怪的名字和模样,甚至能知道木朵朵前几天刚和谁闹了小变扭。
  每次她都像一个小大人一样,牵着吵架后生气不已的木朵朵的手安慰她道:“她要说你便让她说就好了,可你怎么能用屎壳郎叔叔辛苦找来的食物丢她呢?她开窍的晚,你长了她一千岁,这样和她吵架打架平白的丢了面子不说,别的精怪还要说你不懂礼数呢。”
  她讲完木朵朵都会抽着鼻涕乖巧的应一声,每当这时木瓜瓜都觉得当年没有将木宝儿从宝山上扔下去是他这三千来岁以来做的最正确的一个事情。
  木宝儿八岁那年,木瓜瓜开始学着人类学堂的模样开始教导她读书识字,他拿着一本从修士集市之中淘回来的破旧诗文教木宝儿识文断字。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不见白头相携老,只许与君共天明。”木瓜瓜边念边摇头晃脑。
  木宝儿用鼻子和嘴唇顶着一块黑色的木棍,她眨巴眨巴眼睛,不懂木瓜瓜念得这首诗的意思,“瓜哥哥,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星啊月啊的,还天亮。”
  木瓜瓜也不懂啊,但此时可不能被木宝儿看出端瑞来,他故作深沉的将破旧的诗文集放在身后道:“这是在说一个暗恋的故事,她不敢说出来,所以只希望能和心上人一同待到天亮看初阳升起。”
  被木瓜瓜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木宝儿微微红了耳背,她偷偷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心翼翼的偷看一眼正沉浸在当老师的木瓜瓜身上,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才微微松了口气,唯有在木瓜瓜看向自己的时候,心脏跳动的加快了一些。
  木宝儿十岁的时候木朵朵就经常带着她往修士的集市里跑,她们两人皮得很,没有在宝山上的众多规矩拘束,玩的不亦乐乎。
  但是当木宝儿因为不小心撞到一名炼气期的小子而被他用法术推倒在地的时候,木朵朵惊叫一声,露出原形将这个坏小子吓走。自那时起宝山附近的小镇上就流传了一些关于可怖妖怪的传闻。
  木宝儿十二岁,木瓜瓜想将她送回人类的世界,因为人类身上的经脉体质都和精怪们的不一样,木宝儿如今还只是个普通人,她无法在这里学到关于修行的东西,木瓜瓜也不想让宝山上的精怪们禁锢了木宝儿冲往远方的路。
  木朵朵死活不依,她哭着说:“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宝儿养那么大,结果你这个时候说要把她送走!人类有什么好!他们最擅长欺负像宝儿这样天真弱小的姑娘了!咱们从人类修士之中绑一个人上来教导宝儿就好了!我绝对不允许你将她送走!”
  “她从小时候到两岁的尿布都是我换的,你从没经手过,我教她说话的时候你正不知道跟谁去山脚下野去了,我才是那个一把鼻涕一把泪把她养的那么大的人,你醒醒!”木瓜瓜无语的反驳木朵朵道。
  他最是受不了木朵朵哭的惨兮兮的模样,只要木朵朵一哭,木瓜瓜实在是没办法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最终两人达成共识,他们伪装成一般修仙者的模样,将木宝儿送到附近的一个修仙小门派之中,早上让木宝儿在门派中学习如何修行,晚上再接回来宝山,这样两方面都顾得上,木朵朵也不会继续哭鼻子了。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顺利的木瓜瓜都不敢相信。
  那日他带着木宝儿第一次去这个不知名的小门派,木瓜瓜也是将木宝儿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妹妹,他背着木宝儿需要用的各类用品,语重心长的教导她该如何和自己的同门们交流,一字一句宛如一个老父亲一样。
  见到木宝儿蹦蹦跳跳的走进门派之中,木瓜瓜差些就要哭出来,但他还是笑眯眯的冲回头看他的木宝儿挥挥手。
  木宝儿露出一个笑容,不好意思的回过了头,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实在是有些发烫了。
  她有时会想,自己本也不愿离开木瓜瓜到这么个地方修行,只要能陪着木瓜瓜,木宝儿就觉得已经很幸福了。
  那天晚上下了倾盆大雨,木宝儿怕太晚木瓜瓜在这么多弟子中找不到自己,便早早地蹲在门派的大门口等木瓜瓜来接自己。
  有一个撑着伞的翩翩少年踏着雨走到木宝儿的身边饶有兴趣的和她攀谈起来。
  木宝儿虽然疑惑,可她在宝山之上被养的分外憨厚天真,那少年递给她的一块薄饼好吃极了,木宝儿吃下去后脑子中就一片混沌,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