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龙雀卫 > 第十五章 谢过师妹

第十五章 谢过师妹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唐龙雀卫最新章节!
  
  宣平坊,方圆巫力一动,雨水尽去,黑袍片刻干燥。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此刻已然停下。
  
  方圆推门而入,就见龙灵坐在那里,皱着眉头,在苦思冥想,看了自己一眼便不再理会。
  
  方圆微微一笑,坐下来给龙灵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心中一阵感动。
  
  茶水是凉的,茶很浓,泡了很久。此刻不过晌午,也就是说龙灵一早就在为蛊虫根脚苦思冥想。
  
  龙灵龙大爷,莫看跟谁都不着调,跟谁都聊得来,实则看待万事万物都有着一种超然,走马观花的超然,龙大爷看世间,就如凡俗百姓看元宵灯会一样,万事万物如灯会上的彩灯。
  
  从骆驼山相识,直到飞仙谷开启,龙灵才愿意在这天下走动走动,那还是不死药面子大。
  
  谁也入不了法眼,始终超然于世外。
  
  往日随着龙雀卫降妖除魔过几次,可方圆知道那是龙灵无聊用以解闷而已。第一个入龙灵法眼的应该是仙儿,无关天赋,只因仙儿天真善良。第二个或许是自己,或许是肖洒、九牛二虎,总之不论先后只有这些人,此时也是,就算加入龙雀卫算早的狼妖兄弟,都不在此列。
  
  这是龙灵第一次对龙雀卫之事、对自己之事如此上心,由不得他方圆不感动。
  
  方圆起身泡了一壶新茶,重新坐下,倒上,一杯一杯地慢饮。
  
  见到苦思冥想的龙大爷,方圆从早朝出来的一路焦急,突然之间一扫而空。
  
  龙灵之前给出的法子是找到正主林杰,追本溯源逼问蛊毒破解之法,可一夜辛苦,林杰确实抓到,却一无所知,且文武百官蛊毒由紫变黑,简直是难上加难,雪上加霜。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方大将军是朝廷三品大员,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此事关乎大唐安危,方大将军身为唐人义不容辞。
  
  八成文武,大唐庙堂之菁华,方大将军不能不急。
  
  一路淋雨而行,实在是想不出法子,有对事态的焦急,有对自己的失望,也有惭愧。
  
  回宣平坊请龙灵帮忙,不是方圆小瞧自己以及天下人,方圆坚信普天之下若说谁最有可能解此蛊毒,只有来历莫测的龙灵!
  
  当看到龙灵为蛊虫之事如此尽心时,方圆的心彻底踏实下来。还是为蛊虫之事着急,可这份着急与先前大不相同,还是同样无从下手,还是一片焦急,却心安。
  
  方圆看着、等着、苦思着,没有打搅龙灵。
  
  另一边,郞炎与千面幻君已坐在大衍楼。
  
  “心夜师妹,八成文武中蛊,非同小可,龙门肩负匡扶社稷之责,我等责无旁贷啊。师兄昨夜彻夜未眠,思来想去,以为要解蛊毒还需从蛊虫根脚入手,今早与千面兄弟一同前往大臣府上观察整整一个上午,却始终看不出蛊虫出处,不得已才来找师妹帮忙。”
  
  郞炎神色肃然,语气凝重,透着急切,分明睡到晌午才醒,可一点儿也不脸红。
  
  姬心夜缓缓地点头,肃然道:“郞师兄辛苦,蛊毒一事火烧眉毛,龙门上下责无旁贷!心夜一时半会想不出主意,师兄若有法子,心夜听凭差遣。”
  
  姬心夜聪明不假,可从未想过郞炎师兄会在此事上说谎,自是信了郞炎一大早与千面幻君去大臣府上的屁话,这样也恰好说得过去,为何早朝偏偏只有郞炎师兄缺席。
  
  郞炎微微一愣,他哪来的法子,他还想让冰雪聪明的姬心夜给自己出法子,可话到这里,必须继续编下去,“说来不怕师妹见笑,师兄也无好的法子,关心则乱,八成文武事关重大,师兄能想到便是找出蛊虫根脚,既然观察不出端倪,只能靠师妹的推演之道……”
  
  姬心夜若有所思,“林杰不知破解蛊毒之法,想来魔门此番志在必得。蛊虫越灭越强,我等不可再随意出手,只能找出根脚对症下药,否则便正中魔门下怀,不是救人了……几位元神尊者都拿蛊虫无法,也只能试一试推演一道,只是不满郞师兄,心夜方才刚刚推演过,却是无法推演。”
  
  郞炎乐得姬心夜分析,说实在的从追捕林杰归来,他便再未理会过蛊毒一事,只是对于姬心夜不可再随意出手之说,浑然不在意,八成文武中蛊,只要能破蛊毒,死上一两个无伤大雅,这里头可关乎他郞炎能否得那价值半件仙器之赏,值得不能再值。
  
  等姬心夜说到最后,郞炎便忍不住一阵失望。
  
  姬心夜的冰雪聪明在龙门同辈之中,是出了名的,而且她的推演功力比一些个大衍宗长老都强,郞炎此番来找姬心夜恶心方圆是一方面,更多还是打着借姬心夜之力破解蛊毒的主意,得知连姬心夜都无法推演蛊虫来历,自然大失所望。
  
  战力上中品金丹的姬心夜已然在龙门同辈中排不上号,可若论谁最聪明,最见识渊博,还是非姬心夜莫属。
  
  大衍宗以推演之道立宗,可修炼界主要看的还是拳头,是以推演一道只是大衍楼必修功课之一,大衍宗的功法最杂,当然都称不上上乘,可却算得上包罗万象,在龙门之中大衍宗弟子往往以博学多知著称。
  
  郞炎失望姬心夜无法推演蛊虫来历,还有更深层一层担忧,怕大衍宗派高手前来,若是被大衍宗长老们靠推演一道破了蛊毒,价值半件仙器的奇珍异宝,可就不关他郞炎屁事了。
  
  郞炎郑重其事道:“原来心夜师妹心系天下之心不比师兄差分毫,师妹不愧为龙门弟子。”
  
  不久前还因林杰之事,要与方圆算账……心系天下,一觉睡到晌午,郞炎这脸皮真不是一般厚。
  
  姬心夜莞尔一笑,不置与否。
  
  郞炎抱拳,沉声道:“既你我救文武百官之心相同,人多力量大,师兄这里诚邀心夜师妹加入我等,一同破解蛊毒。”
  
  说罢,一脸期待地看着姬心夜。
  
  同门师兄大义凛然,邀请自己一同破解蛊毒救下文武百官,姬心夜如何能拒绝?
  
  姬心夜点点头,“愿与郞师兄一同破解蛊毒。”
  
  郞炎大喜,激动道:“好极!有心夜师妹相助,师兄如虎添翼,半……办法总会有的。”
  
  郞炎激动之下差点说漏嘴,半件仙器之赏志在必得。
  
  姬心夜微微一笑,有些牵强,不像郞炎一般信心十足,几位元神尊者都拿蛊虫无法,要解蛊毒哪会那般容易,办法总会有……只是文武百官未必等得及。
  
  见姬心夜笑容牵强,郞炎心中一震,顿时计上心头,叹一口气,咬牙切齿道:“还请心夜师妹在此稍等片刻,师兄去给那不识大体之人送去五件上品灵器,再来与师妹一同探查蛊虫。”
  
  姬心夜眉头一皱,一时没弄懂郞炎此言何意,五件上品灵器的确价值不菲,可是有轻重缓急,不识大体之人是谁?
  
  见此,郞炎心中乐开了花,痛心疾首道:“心夜师妹有所不知,方才方圆冒着大雨找上师门驻地,说是他已抓到林杰,特来向师兄索要作为赌约的五件上品灵器,师兄凑不出五件之数,想求他宽限几日,等破解蛊毒之后再给赌约,谁知这厮却大骂师兄言而无信,逼师兄当场给他,为此不惜大打出手,还好千面兄弟救场,方圆这才答应给师兄半个时辰筹备。”
  
  这他娘的开始泼脏水了啊。
  
  姬心夜眉头皱得更紧,眸有怒色。
  
  郞炎心中一阵得意,叹气道:“唉……到底是同僚,不好彻底撕破脸。再者的确也怪师兄手头紧,不能完全怪方圆。只是,无论如何万万不能因师兄之过,害得龙门成了方圆口中抵赖赌约不付的卑鄙小人。”
  
  姬心夜眸中怒色更盛,纤手一展,两件飞剑凭空出现。
  
  “还请师兄手下这两柄飞剑,让方圆闭上嘴。”
  
  郞炎心中刚要拒绝,笑话!他郞炎堂堂大丈夫,岂会收姬心夜的上品灵器,只是话到嘴边,突然改了主意。
  
  郞炎决定收下两柄飞剑。
  
  此举固然有失风度,可只要方圆收了姬心夜的两柄飞剑,势必惹得姬心夜厌恶,那时在姬心夜眼中方圆不仅不识大体,而且还得理不饶人,最关键的是,届时姬心夜会升起同仇敌忾之心。
  
  简直一箭三雕!
  
  白得两件上品灵器,往方圆身上泼脏水,还能拉近与姬心夜的关系。
  
  郞炎越想越得意,装模作样的沉吟许久,无奈道:“如此,师兄便厚颜收下了。师妹放心,师兄一定尽快还你两柄更好的飞剑。唉……实是上次被方圆坑走五十件上品灵器,囊中羞涩啊。”
  
  姬心夜正色道:“师兄不必客气,亦无须归还。龙门弟子,同门互助,乃铁律。”
  
  郞炎又叹一口气,不容置疑道:“那可不行,师兄怎能白拿师妹的灵器。心夜师妹若是这样,师兄便不收了。”
  
  姬心夜微微一笑,“那便请师兄迟些还。”
  
  郞炎感激地点点头,起身,抱拳,苦笑,“谢过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