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目的是什么

第四百六十二章 目的是什么

    本来顾临江就算是个大贪官了,沈仲白应该已经心知肚明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一次反倒是这么轻率呢?
  
      顾嫱不知道沈仲白究竟想的是什么,只知道,如果是顾临江去赈灾的话,灾民的手中很有可能一份钱都拿不到,全都收进了顾临江的手里了,顾嫱看着面前的顾淮安和黄皓两个人,突然之间也不知道究竟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顾嫱给顾淮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安抚一下黄皓的情绪,省的等一会儿他脾气上来了,更早就被陷害,落得一个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顾嫱本来还没有准备这么早就动手,可是顾临江既然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不动手,简直是对不起他的贪心。
  
      朝中的大臣虽说都各怀鬼胎,正直的人少之又少,不管沈仲白这一次派谁去赈灾,顾嫱都不会觉得太惊讶,可唯独顾临江,顾嫱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头,“黄大哥,那除了你们两个人之外,皇上还有没有指派别的大臣和你们一同前去呢?”
  
      沈仲白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也绝不排除他意识脑子不对劲了,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沈仲白除了拍沈千山出兵打仗,只给了他五千的兵马之外,其他的似乎也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还有那个,上次赈灾和我们一起过去的那个宋大人,叫,叫什么来着?”黄皓这个人一向是直来直往的,他和宋煜一直都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太深的印象,此刻记不住名字,也是正常的。
  
      “宋煜。”顾淮安嘴里淡淡的吐出这么两个字,宋煜是户部的侍郎,赈灾这样的事情,他参与进来,也确实是正常的,就算是外人,也一定都认为这件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只是……
  
      再上一次,沈仲白为了要把自己的姐姐,指婚给沈千山的时候,在那场宴会上,自己曾经见过一面宋煜,那个时候的宋煜,其实整个人的状态就已经不是很好了,虽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不过宋煜那个人,平日里的状态,应该不是那个样子的吧。
  
      “对对对,就是宋煜,他是户部侍郎,是户部尚书让他和我们一道前去的。”
  
      黄皓说起这件事情,还是觉得很气愤,不过好在,这次自己就只是和上次差不多的,负责运送赈灾金就是了,又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所以冷静了一下之后,还是平静下来了。
  
      “其实你也没有必要考虑那么多,我觉得你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了,皇上这样安排,一定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顾淮安虽然话是这样说的,不过还是有一点心里没底,就觉得自己心中有一种预感,这一次沈仲白的目的,可不一定是顾临江。
  
      黄皓心情不好,在逍遥楼里面多喝了两杯,顾淮安怕黄皓路上出什么事情,还是亲自把黄皓送回了他的家里,稍微交代了两句,自己也转身回了九王府。
  
      “其实你说不定也不必这么担心,这件事情设计的金额实在是太大了,顾临江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的,你也不用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聆音阁整个架子都已经搭建的差不多了,姑苏凉手里的事情再一次变少了,所以回来的也糟了很多,衣襟逍遥楼的大门,就看见了愁眉不展的顾嫱,这才走上来问了事情的经过。
  
      “如果顾临江知道什么叫做收敛的话,你以为他的万贯家财究竟是什么地方来的?”顾嫱的语气有些冷,不仅仅是为了顾临江,还有自己。
  
      有的时候,自己真的是不想要管闲事,因为前世的自己,落得了一个那样的下场之后,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帮自己说上任何一句话,所以顾嫱在看到了那些事情之后,慢慢的下定决心,让自己变得冷血一些。
  
      可是顾嫱心里毕竟是善良的,在看见这样的事情之后,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难受的,不管这一次沈仲白,或者是顾临江两个人究竟是有什么目的,最终受苦受难的,还是那些灾民,谁有替他们考虑过?
  
      确实,不仅仅是顾嫱,现在就连顾淮安也在为了这件事情忧心了。
  
      姑苏凉听了顾嫱的话之后,心里也有些难受,那个顾临江,简直就是个冷血的怪物,为了自己前程,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一个都已经死在皇宫大火之中,一个咋冷宫之中,死因不明,竟然又主动送了一个女儿进皇宫,他的亲人一个个众叛亲离了,足以证明他心肠究竟有多狠了。
  
      “阿凉,我现在账上还有一些银两,你看看我若是想要给南疆的城镇送上一些银子的话,应该送多少合适?”
  
      顾嫱无奈的摁了摁自己的眉头,南疆的距离太远,他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暂时也没有能力能够阻止顾临江,现在他们能做的,最多就只是送去一些银子,别的事情,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这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事情安排好的。”
  
      “也不对……”顾嫱稍微犹豫了一下,“沈仲白送了这么多银子给南疆,最后全都进了顾临江的口袋里,咱们还白白的贴上了这个空缺,岂不是太冤了?”
  
      姑苏凉没有想到,顾嫱现在想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不过反应过来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可是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啊。”
  
      “不行,这样吧,我让十一找几个人跟上他们赈灾的队伍,一路上盯着,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黄皓还是没有办法能够推开这件事情,所以还是得跟着顾临江和宋煜两个人上路,在刚刚走出京城不远的官道上,倒是经过了几篇稀疏的树林,毕竟是靠近京都的地方,人来人往的,总会有人有些脑筋,在这个地方摆上一些小摊子,黄皓经常会出门,所以平日里路过这个地方的时候,一般都会停下来喝杯茶什么的,不过这一次自己离开
  
      之前,顾淮安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竟然详详细细的和自己叮嘱,这一路上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弄得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心里犯嘀咕,路过茶摊的时候,本想休息,却发现原本应该很热闹的小树林路边,此刻竟然荒无人迹。
  
      “这……”
  
      黄皓有些犹豫了,他的知觉告诉他,这里的状况和平日里不同,很有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自己一个武将,不可能用知觉这种事情,来挡住顾临江和宋煜两个人的路。
  
      这地方挨着京都,好歹也是天子脚下,更何况,黄皓的身后可还带着军队,一般的山贼土匪,就算是真的看上了他们呆着的赈灾金,也是不可能冒险对他们下手的,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地方?
  
      “怎么了?黄将军怎么突然停下脚步了?”顾临江一脸笑意的走上前来,黄皓平时就没什么心思,但偏偏就是不喜欢别人冲着自己这样笑,总觉得像是自己快要被算计了一样。
  
      “这片树林平时都是有人摆小摊子的,可是今天,这里缺一个人都没有,我觉得前面的路上可能会有问题,所以咱们还是稍微停一下吧。”
  
      黄皓不是胆子小,而是不能用这样的事情来挑战,毕竟在这个地方,不仅仅有他自己一个人的命,还有要拿去赈灾的赈灾金。
  
      “黄将军久经沙场,何时也变得这样的畏畏缩缩了?”顾临江善于察言观色,也知道对待不同的人,什么样的手段是最有效地,对于黄浩这样久经沙场的人,最让她难受的,不过就是说他胆小,畏畏缩缩。
  
      “我何时害怕过,只是这身后跟着这么多的人呢,我怎么能明知山有虎,还肆无忌惮的朝前行进呢?”
  
      黄皓本想发作,可是转眼就想起了自己临走的时候,顾淮安和自己所说的那些话,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起码不能让顾临江抓住了机会,捏住了自己什么把柄,自己本就没心思和他们斗,不想要节外生枝。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必有什么担心了,这队伍一前一后,都是黄将军的手下,一定都是一些究竟沙场的英雄,就算是怎的遇到了什么山贼土匪,也一定不会败下阵来,更何况,这里看起来如此的安静,大抵是不会又是很么埋伏的。”
  
      顾临江转了笑脸,转过头就差不多吧黄皓的话全都当做了耳旁风,毕竟随性的三位官员之中,自己才是皇帝派过来的钦差,说到底,所有的话,也都是自己说了算的。
  
      黄皓稍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一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宋煜,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我们得稍微加快脚步,我还是不想在路上出什么意外。”
  
      可是还没等走出这一片林子,黄皓就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前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来一大堆的人,挡住了他们的路,那些人手里都拿着刀,一看就不是善茬,黄皓心里一沉,可还是笑嘻嘻的开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