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三七八章 决断

第三七八章 决断


      米嘉的确是作弊了,可和他运气好没关系。他只是涂了香水而已,今天还没怎么利用,能赢纯粹是运气好。
  
      “绝对是作弊,几率太小了。”
  
      “是不是透视?”
  
      “有标记吧。”
  
      战兰拿起麻将牌看来看去,那是一张白板,上面有香水,可是战兰却闻不到,翻了好一会儿还是放下来。
  
      张之拿出手机来,打开灯对着牌照来照去。孟若婷更直接,把自动麻将机拆开来。
  
      “你看这是什么!”孟若婷指着自动麻将机叫。
  
      米嘉过去一看,“这是电机啊。”
  
      “还说不是作弊了,你用电机作弊!”孟若婷说。
  
      “这是自动麻将机啊!没有电机怎么自动?”米嘉说。
  
      “你还吼这么大声,肯定是心虚了。”张之说。
  
      “所以就自动给嘉嘉弄好牌,给我们发坏牌。”孟若婷说。
  
      “就是那种魔术麻将是不是啊?听说都是假的啊。”张之说。
  
      “别人买不到真的,嘉嘉这么有本事,可能能买到。就算没得卖,他自己定做一张也不难。”孟若婷说。
  
      “这就是以前我们打牌的自动麻将机,你们认不出来吗。”米嘉没好气的说。
  
      “外面是旧的,里面说不定是新的。”张之说。
  
      “看看里面的机器多新。”孟若婷说。
  
      能不新吗,罩在外壳里面,玩的又不多,也就是过年这几天玩的多一点。
  
      “完全没有的事,捕风捉影都算不上。”米嘉抗辩说。
  
      “那你敢不敢发誓啊,没有用任何手段作弊?”孟若婷说。
  
      米嘉当然敢……他不敢,还真的作弊了,在牌上涂了香水。
  
      “总之我没有用任何作弊手段获益!”米嘉只好避重就轻的说。
  
      “是啊,没赌钱,怎么能算是获益。”一下子就被看穿了,虽然角度其实是错的,可结论正确。
  
      米嘉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正要想个什么法子蒙混过去。战兰就说话了:“好了,作弊不作弊都一样,分出胜负就行了。”
  
      “哎,那好吧,我们就不追究了。”张之说。
  
      “也只能这样了。”孟若婷说。
  
      明明没有作弊,明明是运气好,为什么就好像被人抓到作弊石锤了一样。
  
      “那你想先跟谁结婚啊?”战兰盯着米嘉。
  
      米嘉掏出一个戒指盒来,打开拿出一个硕大的钻戒,单膝跪下,对战兰说:“你嫁给我吧。”
  
      “啊?”战兰皱眉说,“就这样啊?”
  
      “那我先来。”张之伸手去拿钻戒。
  
      “什么啊!”战兰手更快,一把就抢到了手,“准备了这么久,就这点场面。”
  
      这个钻戒是龙津最大的珠宝商店里面最贵的那个,价值一百二十万。再贵的只能去省城,还不一定有现货。
  
      “太大了戴手上也不好看。”米嘉说。
  
      “我堂姐那个都有五克拉,她还说我的肯定会比她的大。”战兰说。
  
      “这个几克拉?”张之问。
  
      “顶多就是三克拉。”孟若婷说。
  
      “3.5克拉!”米嘉说,“但是纯净啊。”
  
      “人家都说钻石是最大的骗局。其实钻石很多,根本不值钱,就是被资本家控制住了。”孟若婷说。
  
      “工业钻石很多,珠宝级别的很少。”张之说。
  
      “据说现在人造钻石很漂亮的,比天然的好多了。”孟若婷说。
  
      “那等你结婚的时候给你人造的好不好?”张之说。
  
      “我不要钻石,可能什么时候就贬值了。”孟若婷说,“不如要翡翠,翡翠比较保值。”
  
      “翡翠今年都掉好多了。”战兰说,“我父亲就有一堆翡翠原石,原来打算存起来等升值的,谁知道一路掉。”
  
      当年这些原石用来骗了刘东接手那栋山边路的烂尾楼呢,想起来真是好怀念。
  
      “再说结婚戴翡翠戒指像什么样。”张之说。
  
      “结婚带翡翠戒指怎么了?我妈结婚的时候就是呆着翡翠手镯。”孟若婷说。
  
      “那是中式婚礼吧,西式的要交换戒指。”战兰说。
  
      “还要婚礼的啊。”米嘉说,“不是光领个证吗……”
  
      “谁说光领证的?”战兰说,“至少要给我爸一个交代啊。”
  
      要办婚礼惊动的人可就多了,想一想都觉得麻烦。光是请客人都不知道要请多少。
  
      到明年又离婚,岂不是闹笑话。当渣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要是还能重生的话,米嘉绝对不要做渣男,要从一而终。
  
      “那什么时候呢?”米嘉问。
  
      “明天领证,三个月后办婚礼,我查过了,五月十一是个好日子。就那天吧。那时候养猪场也应该建好了,我们就在养猪场举行婚礼。”战兰说。
  
      还有三个月啊,米嘉稍微放下心来。
  
      “为什么要在养猪场?”张之问,“在外面的大酒店不好吗?”
  
      “这是自己家的产业啊。”战兰说,“等城里那边建设好,怎么也要明年了。”
  
      “那明年不正好轮到我。”张之说。
  
      “不一定是你啊,也许是我呢。”孟若婷说。
  
      “后年也不错,那时候百层大楼落成了吧。”张之说。
  
      “总之明天先去民政局。”米嘉说。
  
      要结婚,当然得先告诉父母。米嘉独自开车来到大桥村自家大房子里,找到父母。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米嘉说。
  
      “什么好消息?你又赚钱了?”米嘉父亲问。
  
      这是什么态度,好像赚钱是坏事一样。
  
      “也不算吧。”米嘉说。
  
      理论上来说,娶了战兰,其实是赚钱的。在战兰名下有三十亿的现金和房产,而米嘉现在还没这么多钱。
  
      他的项目说起来应该能赚很多钱,可毕竟还没有赚到手,不能算财产。
  
      当然,这么大笔钱是要签婚前协议的,就算结婚了,米嘉也不会白白拿到那三十亿。婚前财产还是属于战兰的。
  
      “所以还有什么好消息?”米嘉父亲说。
  
      “有什么问题吗?”米嘉觉得父亲的态度很不对。
  
      “过年的时候你干嘛不回来?”米嘉父亲说。
  
      “事情太多太忙。”米嘉说。
  
      其实米嘉就是不想再乡下过年,在乡下过年一定会喝酒抽烟,就算自己不抽,周围几十只烟枪一起烧,和自己抽烟也没什么区别。
  
      “那至少年三十要在这里过啊。”米嘉父亲说。
  
      “第二天一大早要去拜年啊,住这里得开三个小时出去。”米嘉说,“我不是早跟你说不来这边过年吗!”
  
      虽然说在大桥村过年三十,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开车去市里拜年也不是不行,就是辛苦一点。
  
      一年到头,连年三十和年初一都不能休息,匆匆忙忙跑来跑去,那也太可悲了。
  
      其实米嘉这几年一向都不在乡下过年,一个人在城里独守空房。因为过年打工钱多。等过的差不过了再去乡下陪父母。
  
      “过年了乡里乡亲都问我你在哪里,我说你在城里,人家都说为什么不回家里来。”米嘉父亲说。
  
      “人家忙着工作啊!”米嘉母亲说,“你以为和你一样,不用干活的吗?人家那么大个公司,那么多员工,都不用看着的?”
  
      “可是过年不回家,也太离谱了。”米嘉父亲说。
  
      “什么不回家,有房子的地方就是家,这里只是乡下老家的房子罢了。”米嘉母亲说。
  
      “什么啊,我决定在这里住到死,这里就是家。应该在这里过年才对。”米嘉父亲坚持。
  
      “那又怎么样!我又没让你出去过年,儿子在哪里方便就在哪里过年。哪能为了你一点脸面就非要麻烦儿子。”米嘉母亲说。
  
      米嘉父亲无话可受了,只能呐呐自语,“过年当然要一起。”
  
      “要不是你身体太差,我们走啊就搬出去了,用得着在乡下住,想买什么东西都不方便。”米嘉母亲说。
  
      “哪有不方便……”米嘉父亲想要反驳。
  
      “哪里都不方便!邮递员两三天才来一次。”米嘉母亲说,“电压也经常不稳定,家里的灯经常坏,坏了就要换。有时候电工没来还得自己换。”
  
      “很快就能改善了。”米嘉父亲说。
  
      “是谁改善的?怎么改善的?靠你妈?”米嘉母亲恶狠狠的说。
  
      米嘉父亲不敢开口,米嘉母亲才问米嘉:“你到底什么好消息啊?”
  
      “是这样,那个……”米嘉觉得很难开口,“我决定要结婚了。”
  
      “结婚?”米嘉父亲吓了一跳,“怎么忽然就要结婚了?”
  
      “你说什么!”米嘉母亲瞪了丈夫一眼,“一边去!”转头喜气洋洋的拉着米嘉,“要结婚了吗?是和哪一个?”
  
      “战兰,我们打算明天就去领证。”米嘉说,“到五月份再摆酒席,在养猪场那边。估计五月份应该差不多建好。”
  
      “怎么跑到养猪场去摆啊,多不方便,在村里摆不行吗?”米嘉父亲说。
  
      “那边是自己的产业!”米嘉母亲说,“新建那么大一个养猪场,当然要冲冲喜。”
  
      “那边建好以后就不准普通人出入了,要严防疫情。可毕竟是村里的地,要是建好了这么多人一次都没进来过,那也不好。所以干脆就结婚的时候大家一起来热闹一下。”米嘉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