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三六三章 又打麻将

第三六三章 又打麻将

    “那只能说明陆毅安不识货。”米嘉说。
  
      “还有很多人记得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提云雾茶。”文雪说,“松云茶好不少,不能让松雾茶拖累松云茶。”
  
      明明松云茶是松雾茶的低端版本,到底谁拖累谁啊。
  
      “我的目的,是要把松雾茶的产业做大。”米嘉说。
  
      “做大了没什么好处,牵扯精力多,利润率低,还要派专人管理。不如做小做精,利润率高,不用那么多人。”文雪说。
  
      可米嘉的目的就是把产业做大,并不只是为了赚钱。同样的利润,大产业和小产业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产业上下游产业多,可以养很多人,小产业养不了人,也就是自己赚钱罢了。
  
      比如米嘉同样是重生了,如果他记得股票涨落,靠着炒股票成了百亿富翁,那会怎么样?
  
      就是米嘉自己有钱了而已,对龙津是一点拉动作用都没有的。顶多米嘉有钱了以后买东西会拉动一波消费,可也拉不动多少。
  
      相反,要是米嘉做实业赚了上百亿,那就不一样了。工厂商店餐厅酒店都会雇佣大量人员,拉动就业。
  
      米嘉要花钱,他的经理员工也要花钱,衣食住行一套下来,对经济拉动就大了。
  
      要是只顾自己,钱怎么赚的无所谓,炒股赚的还更好,全是现金,又没麻烦,拿出来就可以享受人生。
  
      而工厂商店餐厅酒店那么多人,管理很复杂,一不小心就要亏本。客户、主管部门、市场、竞争对手,哪一个都麻烦的要死。
  
      不想做了,要把资产卖掉,还没这么容易,会被人恶意压价。可是没有实业,光有一大堆钱,等于是社会财富重新分配而已。
  
      做实业才是把蛋糕做大,让所有人都可以多分配。要是没有产业,米嘉的百层高楼都养不起来。
  
      “产量可以很大,不合适走限量路线。”米嘉说。
  
      “茶叶的事情你不懂,还是走精品路线好。”文雪说。
  
      这人从哪里来的,什么叫走茶叶的事情你不懂。虽然米嘉的确是不懂,可大过年的怎么能实话实说。
  
      仗着自己是二代,就不用讲情商了吗?米嘉还是个宅男呢,要不要比比谁的情商低?
  
      “要不这样吧,先做精品,等以后产量扩大了,再慢慢做大,然后把松雾茶做成精品。”米嘉说。
  
      “所以说你根本不懂茶叶。”文雪说。
  
      这有什么不懂的,米嘉觉得自己的路线设计的十分完美。先炒作松云茶,然后品牌逐渐下降,再推出更高级的松雾茶。
  
      这是一个很完美的路线,就好像卖手机一样,先推出旗舰版,等卖得差不多了,就把上代旗舰降价,再推出新的旗舰。
  
      就算松雾茶曾经被陆毅安推过,败坏了名声,那也可以改个名字啊,比如叫云雾茶,松神茶,减肥茶,壮阳茶等等。
  
      “茶叶这种东西,是没法子垄断的,你可以做,人家也可以做。根本没法子垄断。”文雪说。
  
      “对啊,我们千辛万苦做出来,会便宜别人。”李玟说。
  
      “做精品路线,我们可以把销售路线完全控制在手里。但是做低档产品,必须要大规模铺货,没法子控制销售路线,市场上假货肯定会泛滥。”文雪说。
  
      “松雾茶原料只有我们一家能生产。”米嘉说。
  
      “真的只有你们一家吗?”文雪说。
  
      “要不然呢?”米嘉说。
  
      “当年陆毅安搞过一个松雾茶的茶园,现在还在呢。”文雪说。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原来松雾茶不被重视,茶园也没人管。可现在米嘉把生意做了起来,那肯定就有人管了。
  
      所谓瘦田没人要,要了有人争,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呢?”米嘉说。
  
      “人家可以把茶园重新经营起来。”文雪说。
  
      “什么别人,就是文老板吧。”米嘉说。
  
      “不是我,当然不是我啊,肯定不是我。”文雪急忙否认。
  
      “那说不定是文老板的兄弟姐妹,朋友亲戚?”米嘉说。
  
      这个文雪就没法子否认了,只好说:“米老板果然才思敏捷,难怪这么年轻就做这么大生意。”
  
      “好啊!”胡飞一听就生气了,“你这家伙暗中买下了茶园,居然不告诉我!”
  
      “我这不是还没到手吗。”文雪说,“本来想着到手了再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你个死人头,还真以为我傻啊?你是想这边拿下代理权,然后各种限制,用自己的茶园来出货。”胡飞说。
  
      “没有的事,我从哪里出货,怎么瞒得住人。”文雪赔笑说。
  
      “算了算了,你这家伙没一句真话,我们不和你合作。”胡飞撇嘴,“本来想着我们好歹也是一起上过学的老交情,与其找别人,不如找你,谁知道你这家伙居然这样。”
  
      “你别着急啊,等我把话说完。”文雪说,“我有了松雾茶茶园,本来可以自己做的,还来找你们合作,那不就是因为有交情。”
  
      “你会种松雾茶?”米嘉说。
  
      “不过就是一些茶树罢了。”文雪硬着头皮说。
  
      “那些是松雾茶,并不是普通茶树,不会种的话,很快就会死。”米嘉说,“就算不死,也没法子稳定出场茶叶。”
  
      “也就是说,那个茶园根本没用。”胡飞说。
  
      “我已经找了植物学的教授过来。”文雪说。
  
      “植物学的教授,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米嘉说,“以前谁发现过松雾茶树?”
  
      “就是!”胡飞帮腔说。
  
      “那你想怎么样?”文雪问。
  
      想怎么样?米嘉的目的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就是把产业做大。
  
      “我还想问你想怎么样呢。”米嘉说。
  
      “这样吧。”文雪一看,就看到了自动麻将桌,“大过年的,我们也不要伤和气,来打一盘麻将吧,谁赢了听谁的。”
  
      这不是和昨天晚上一样吗,昨天晚上米嘉输了,可是付出很大代价的。今天又要这么来一遍?
  
      “嘉哥怎么看?”胡飞问。
  
      米嘉看了文雪一眼。
  
      “嘉哥,这家伙做茶叶倒是一把好手,家里背景很硬。”胡飞说,“和我们家关系还可以。”
  
      也就是说可以信任吗?可是这家伙明明买了茶园,却不说出来,可见也是居心叵测。
  
      “也好。”米嘉说,“就一百块筹码吧。”
  
      “那多没气势。”胡飞坐下来说,“一百亿筹码吧,一番算一亿。”
  
      这能有什么不一样,一百亿和一百块不都是一样的吗?
  
      “你叫我打一块钱的麻将,我怎么都提不起兴趣来。”胡飞说,“一亿就不同,平时也打不了这么大。”
  
      “来来来!我可是著名的麻将精。”文雪坐下说。
  
      李玫从袋子里摸出一副牌,给四个人发了牌当作筹码,然后还泡了茶,拿了烟灰缸,点了烟,然后才坐下来。
  
      胡飞和文雪也抽烟,三支烟枪点起来,米嘉的鼻子就涨了。
  
      “你们别抽烟。”米嘉说。
  
      “怎么?”胡飞把烟掐了。
  
      “有火警呢。”米嘉随便找了个借口。
  
      “关了呗。”文雪说。
  
      “这是商业大厦,关不了得。”米嘉说。
  
      “真麻烦。”文雪也只好把烟掐了,“三筒!”
  
      不过烟味还是很重,米嘉一时间闻不到牌上的气味,只好老老实实打牌。头一盘是文雪赢了,第二盘米嘉赢了,第三盘又是文雪,第四盘还是文雪。
  
      文雪的麻将技术的确很高明,每一张牌都记得清清楚楚。凡是米嘉或者胡飞需要的牌,他一张都不出。就这样还能凑出胡牌来。
  
      这时候烟味终于散去,米嘉又能闻到牌上的香水。这时候他闻着文雪跟前明明有一张风牌,文雪一摸牌,那张带着香味的风牌就不见了。
  
      然后文雪的牌里面多了一张带着香味的牌,他摸得可不是风牌的位置。这说明了什么呢?
  
      文雪作弊了,他偷偷换牌了!
  
      难怪他运气这么好,不点炮,自己还能胡。如果是正常打牌,想胡牌就得把不要的牌打出来,容易放炮。
  
      如果不想放炮,就得把可能放炮的牌都存起来,手里一堆没用的牌,还怎么胡?
  
      能作弊换牌就不同了,不想打出去的牌可以偷偷换掉,换成安全的牌,甚至可以换成自己想要的牌。
  
      “文老板的牌技还真好。”米嘉有感而发。
  
      “是啊,这家伙打麻将很厉害的。”胡飞说,“有一回我看着他一晚上赢了人家上千万,一番才一千块呢,能赢上千万!”
  
      “这怎么可能呢?”米嘉说。
  
      一番一千块的话,就算13幺的32番,也才三万二,每次都糊十三幺,那也要300多盘才能凑够上千万。
  
      一盘按照五分钟来算,300盘已经1500分钟,这都25个小时了。一晚上最多也就是12个小时吧。
  
      再说谁也不可能连续胡这么多13幺,不然人家知道是作弊。也不能每一盘都赢,顶多就是两三盘赢一次。
  
      “可以买码的。”文雪说,“那天运气好。”
  
      “买码又是什么玩法?”米嘉没听说过。
  
      “买码就是赢了以后可以出钱买还没有摸完的牌,摸到自己的码算赢,不是就算输了。比如这一盘我是庄家,那么东风,红中,一,五,九都算我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