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三四九章 金蝉脱壳

第三四九章 金蝉脱壳

    就是因为这么不靠谱,所以米嘉才不自己去做。要是米嘉自己来,一个月十斤茶叶根本没法子卖。
  
      把茶叶切断,米嘉勉强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是掺上香精做竹香茶,那就无论如何做不出来。
  
      做不出来,要卖松雾茶就只能在那十斤配额里面想办法,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样子来。
  
      他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做直播的时候,拿出这十斤松雾茶来,分成小份抽奖,用来增加名气。
  
      等以后产量增加了,再把多出来的松雾茶拿去卖。可是抽奖会抽中什么人,那是完全控制不了的,等于是盲人骑瞎马,撞到哪里是哪里。
  
      现在外包给了金永高,成功了固然好,失败了也没关系。反正不是米嘉做的。
  
      很快竹香茶就上市了,金永高的人脉的确是厉害,正好又临近春节,无数的聚会酒局探亲访友,给金永高提供了无数机会。
  
      他一天赶几十个场子,喝好几十顿酒,请好几百人吃饭,每次都把竹香茶拿出来显摆。
  
      竹香茶的功效从祛病强身,增强体制,一直到减肥、丰胸、抗癌、壮阳,还有养颜、黑发、排毒、清肠、治疗便秘、预防心脏病等等。
  
      按照金永高的说法,只要每天喝一杯竹香茶,就可以长命百岁,永不生病。
  
      可惜就是竹香茶产量不够,要不然的话,连医院都不用开了。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春节期间大酬宾,原价一万八千八一斤的竹香茶,现在只要一千六百六一两!赶紧买回去,孝敬父母,送给领导客户,都是极好的。
  
      有人觉得不对:“一千六百六一两,那不就是一万六千六一斤,没便宜多少啊?”
  
      “那你觉得呢?这种好东西,能买到就是造化,你还想低价?一分钱一分货知不知道!”金永高说。
  
      “这竹香茶以前没听说过啊。”有人说。
  
      “竹香茶你知道是谁做的?是米嘉做的!和松雾茶是一个系列。都是天地灵气的地方才能长出来的。”金永高说。
  
      “难怪呢,和松雾茶有点像。”那人说。
  
      “可是松雾茶也没有这么贵吧,以前陆毅安卖的时候也就几千块钱一斤。”又有人说。
  
      “陆毅安是个什么东西,你看看他,这么大的家产,这么深厚的背景,说败掉就败掉。”金永高说。
  
      “这个也不能怪陆毅安,最近这形势,实在是……要倒霉的人多了。”有人说。
  
      “对啊,要倒霉的人多了,为什么是陆毅安呢?”金永高说,“你们知道妙清大师吧?”
  
      “当然知道了,胡飞那个傻小子,连这种江湖手段都认不出来,前些日子妙清明明就是被陆毅安抓了起来,一点办法都没有,说不定早就被陆毅安玩烂了……”
  
      “你还敢说别人傻。”金永高撇嘴,“胡飞傻,他妈傻吗?他爸傻吗?胡飞父亲前阵子路过龙津,你以为是干什么来了?”
  
      “干什么来了?”喝多了就是不清醒,就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当然是来见大师的啊!”金永高说,“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修阴德五读书,人最重要的就是命,命好一切都好。但是命会受运势影响。当年陆毅安的命好,运势强,所以连妙清都没法子。可是陆毅安的运势一旦转弱,你看看他的下场。”
  
      “这么厉害?”人人都将信将疑。
  
      “你们再看看米嘉,原来什么身份就不说了。就算发了财,也不过是有那么一亿几千万的身家。供奉了妙清大师之后怎么样?”金永高说。
  
      “米老板现在可厉害了,光是旧城重建就能赚上百亿。”
  
      “上百亿?你这什么陈年老消息,起码上千亿!”
  
      “就是,光是那一栋百层大楼就值多少钱。”
  
      “没有一千亿这么多吧。”
  
      “那至少也有几百亿。”
  
      “几百亿一千亿都差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成了龙津经济的旗帜。只要别出点大事,龙津领导肯定要死保的。”
  
      “就算打死了人,恐怕也能压下去。”
  
      “还和胡飞搭上线了呢。”
  
      “咋没什么啊,原来他就和周子明搭上线了。”
  
      “周子明不行,周子明吃人不吐骨头的,陆毅安就是被周子明害了。要是只靠着周子明,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插一刀。胡家不同,厚道很多。”
  
      “总之米嘉就是走运。”
  
      “眼看着就要发达起来了。”
  
      金永高哈哈大笑:“没错,眼看着就要发达起来了,这是为什么呢?”
  
      “总不能是因为喝了竹香茶。”
  
      “别的不是因为喝了竹香茶,可有一点绝对是。你看看米嘉身边这么多女人,个个都死心塌地,靠的是什么?”
  
      “肯定是靠钱,还能靠什么。”大家都不屑一顾。
  
      又不是拍*****,还能靠王霸之气战阵之术把人拿下不成。这都什么时候了,哪有这么天真的。
  
      “你们不懂了吧,米嘉身边那个张总,原来可是陆毅安的人,派到米嘉身边卧底,结果呢,立马就把陆毅安给卖了。”金永高说。
  
      这种八卦最吸引人,酒席所有人都听得入神。
  
      “那时候米嘉有什么,陆毅安有什么,根本就是天上地下,为什么张总会卖了陆毅安跟米嘉。”金永高说。
  
      “不会这么神奇吧?”话是这么说,其实大家都动摇了。
  
      “不信你们买回去试试看。”金永高拿出竹香茶,“一千多块钱又不贵。”
  
      一千多块钱是不贵,对这些人来说,打麻将放个炮就是几万块了,根本没放在心上。
  
      于是大家都买了一些,要是有用,那就太好了。要是没用,其实也没什么。至少以后见到米嘉,能有个搭话的借口。
  
      米嘉做这么大的生意,和他搭上话,说不定就能做上生意,分一杯羹什么的,那可就赚大了。
  
      卖得差不多了,声势也打了出去,金永高就招兵买马,组建了一个销售系统。
  
      卖茶叶的时候就明说了,竹香茶五百块钱一包,卖出去就从五百块钱里面提取出180块的销售提成。
  
      如果发展了下线,那么除了180块的提成,另外再给100块的费用。也就是说五百块钱里面,足足出去了280,金永高只拿了220。
  
      有经验的人一看就明白了,这不就是典型的老鼠会吗。一看危险,赶紧离开,那是君子,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下。
  
      但不论什么时候君子都是很少的,绝大多数人都不那么君子。老鼠会最后会倒,这个人人都知道,可这不是刚开始嘛。
  
      尽早加入,还能赚一笔。竹香茶这么有噱头,肯定能做大。至少五六年,搞个几十亿。
  
      等到吸引了几千人参加,竹香茶流出去几万包了,忽然间有人举报这里有人搞老鼠会,而且证据确凿。
  
      警察立马出动,把老鼠会的骨干都抓了起来。可是审来审去,到金永高这里就断了。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金永高参与或者组织了老鼠会,他只是按照两百块钱一包的价格批发竹香茶而已。
  
      销售票据齐全,手续合法,按章纳税,还有正规的生产批号。
  
      警察把金永高抓了起来,查了两天,各种手段都用了一遍,就差没动手打人了,可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只能把金永高放了。
  
      金永高得意洋洋的来到花园岛,来到原来自己的房子里,现在已经变成米嘉的地方了,拿出一张支票,交给米嘉。
  
      “米老板,这是我些天来的销售成绩。”金永高说。
  
      米嘉一看数额,吓了一跳,“三千万?怎么有这么多?”
  
      十斤松雾茶叶,兑成五百斤竹香茶,一斤一万也只有五百万啊。按照一万六千块一斤,那也不到一千万。
  
      “后面卖的多。”金永高说,“两百块钱一包的茶叶,里面其实没多少松雾茶。”
  
      “没多少?”米嘉问。
  
      “没多少,都是竹子提取物,和真正的松针。”金永高说,“那帮人买竹香茶是用来投资的,不是用来喝的,给假的他们也发现不了。”
  
      “假的啊!”米嘉说。
  
      “我的包装上印的很清楚啊,竹子提取物,松针,我哪里有说松雾茶?”金永高说。
  
      “要是人家真的煮了怎么办?那不就露馅了吗?”米嘉说。
  
      “多数人只会怀疑自己的手法有问题,不会怀疑货物有问题。再说这是老鼠会啊,他们才不关心货物究竟好不好,只会关心有没有下家来接手。”金永高说。
  
      “这次幸好没出大事。太危险了,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万一要是被抓了,那不是得不偿失。”米嘉说。
  
      金永高没有在龙津搞老鼠会,他是在省城搞的。米嘉很晚才知道,还没来得及阻止,警察就已经动手抓人了。
  
      然后金永高被警察抓走,米嘉还在了解情况,金永高又被放了回来。
  
      “没事,其实是我自己举报的。”金永高哈哈一笑。
  
      “你自己举报的?”米嘉问。
  
      “当然是我自己举报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证据确凿。”金永高说,“这一招叫做金蝉脱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