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一八四章 透露底细

第一八四章 透露底细

    “可如果张之是双面间谍,宣扬她是我们的人,又怎么会毁掉她的前途。”晓琪还是不服。
  
      “还有金永高,如果米嘉知道了他也是我们的人,绝对不会住在花园岛,谁愿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晓琴说。
  
      “为了上百亿的项目,也说不定呢。”晓书说,“与其用别人当间谍,不如自己来,谁会比我们亲自听到米嘉说的话可靠。”
  
      “你的意思是米嘉在家里和在公司都是演戏,从早到晚,24小时没间断,就是为了在最关键时候给我们假情报?这也太变态了吧。人怎么可能24小时演戏。”晓琪说。
  
      “怎么不可能,戏精多得是。”晓画说。
  
      “也不是24小时吧,上了车就看不到了。”晓书说。
  
      米嘉的车上有24小时不间断的摄像机,全车内外无死角,根本找不到空隙装窃听器。
  
      不像他家和办公室,随便找个借口检修电路就把窃听器装上去了。
  
      “他现在根本没怎么开车。”晓琪说。
  
      “米嘉这人,起于毫末之中,心志坚定,不受诱惑,就算可以24小时演戏,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安公子说,“但张之始终是我们自己人,没有实证的事情,就不要乱说。怀疑可以怀疑,不能煞有其事的乱说懂吗。”
  
      “是!”琴棋书画一起回应。
  
      “不过这个怀疑也有道理,我们这边的事,以后不要告诉张之了,取消张之一切权限,就跟她说要给她调整部门,很快就会恢复正常。”安公子说。
  
      至于金永高倒不用特别吩咐,本来金永高就不是内部人员,只是外部合作者。
  
      “加紧查探,看看米嘉葫芦里面到底卖什么药,一定要尽快搞清楚。”安公子说。
  
      命令马上就被执行了,张之瞬间就被系统拒之门外。到了深夜,张之一个人回到宿舍,悄悄的打开内部网络,发现自己登陆不上去。
  
      她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都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借口。这也是当然得,被一眼看穿的卧底间谍当然不会再得到信任。
  
      她住的宿舍也在花园岛,是自己租的。租的时候带着一些简单的家具。本来没打算长住,张之也没有买东西,只是带着衣服和电脑就住了进来。
  
      现在一看,这房子是如此的陌生,从上学以来一直盼望的未来彻底消失了。现在她只剩下一个依靠,就是米嘉。
  
      只要米嘉成功,那么张之还有价值。如果米嘉失败,张之就没有任何价值,只能等着被整个世界抛弃。
  
      她走下楼,看着小区里灯火辉煌,天地之大,却没有容身之所。于是张之下定决心,走到了米嘉家里,敲了敲门。
  
      “请进。”米嘉开了门。
  
      “老板。”张之对着米嘉使了个眼色。
  
      “有什么事?”米嘉问。
  
      张之关上门,拉着米嘉的衣服,一嘴就咬住了米嘉的嘴,一边咬一边说:“老板不要啊,老板你别这样……”
  
      米嘉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丢了十分宝贵的东西——他的初吻。不对,还只是嘴唇,舌头没有伸进去,应该不算。
  
      “你……”米嘉想说话,嘴唇裂开一条缝,就被张之的舌头挤了进去。
  
      完了,这次真没有了。
  
      米嘉也来不及问了,急忙往后退,伸手想把张之推开。张之脚一拌,趁着米嘉后退的力量,就把米嘉给绊倒了。
  
      她整个人压在米嘉身上,扭着米嘉的手。米嘉整条手臂都用不上力,心里发慌,脚一蹬,下面又被夹住了。
  
      这是要做什么?难道着就要被强了吗?米嘉奋力反抗,一翻身,总算把张之压到下面。可一松劲,又被压倒在下面。
  
      两个人翻翻滚滚,从大厅一直翻到厨房,米嘉身上的衣服都开了,气喘吁吁,张之也是头发散乱,满脸糜红。
  
      “老板。”张之在米嘉耳边小声说,“你屋子里有窃听器。”
  
      “什么?”米嘉愣了一下,顿时清醒过来。
  
      “大厅和你的房间都有窃听器,客房可能也有,杂物间应该没有。”张之说。
  
      有窃听器你好好说不就行了,干嘛要搞三高四。
  
      “我们滚到杂物房去。”张之接着说,“哎呀,不要啦,老板你不要这样,人家衣服很贵的!”
  
      接着传来衣服被撕开的声音,是张之自己撕得。米嘉完全被压制着,根本没动手。
  
      再撕下去就真的脱下来了,米嘉只好赶紧滚到杂物间。关上门,里头很安静。张之假装把手机掉了下来,自动播放音乐,搞得很吵。
  
      然后张之才放开米嘉,小声说:“老板,金永高也是安公子的人。”
  
      米嘉完全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劲爆的消息。
  
      “你怎么知道?”米嘉问。
  
      “我原来在安公子手下级别很高的。”张之说。
  
      什么!米嘉之所以到处说张之是安公子的手下,只不过是看张之和晓琴的气质很像,随口这么一说,用来假装很有背景,没想到居然猜中了。
  
      “原来?”米嘉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词。
  
      “现在我连内部网络都登不上去了。”张之苦涩的笑了笑,“都是因为你,你把我的身份四处乱说,搞得我,搞得我……”
  
      米嘉都不知道是真的,好吧他不是没有怀疑过。
  
      “现在我只能靠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要把项目做成,赚大钱,我跟着你才能有好下场。”张之说。
  
      “那安公子呢?”米嘉问。
  
      “他不仁我不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办法。”张之说,“只要你对我好,我会永远跟随你!”
  
      问题是米嘉并不想要一个心思叵测的人跟着啊,万一张之过两天又决定回到安公子手下,把米嘉卖了怎么办?又或者张之根本就是假意靠近,一开始就没打算背叛安公子。
  
      至于对我好什么的,什么程度算是好呢?比钱的话米嘉肯定比不过安公子,比权势更加比不上。
  
      人家安公子随随便便拿出来的条件,米嘉根本就做不出来,那张之觉得米嘉不够好,也是很正常的。
  
      “我,我可以献身给你。”张之低头说。
  
      “这个没必要。”米嘉说。
  
      献身又能代表什么,什么都代表不了。别说献身,就算是结婚了,坑丈夫的女人又少了?宝强那个老婆差点没把宝强给坑死。
  
      人尽可夫最开始的意思,可不是说女人生活不检点。
  
      这话说的是春秋时郑国的国君郑厉公因祭仲专擅国家大权,害怕对自己的君位不利,于是暗中派祭仲的女婿雍纠去杀祭仲。
  
      结果被祭仲的女儿,也就是雍纠的老婆雍姬预先得知。雍姬回到娘家后先问了母亲:“父亲与丈夫哪一个更亲近?”
  
      母亲说:“任何男子,都可能成为一个女人的丈夫,父亲却只有一个,怎么能够相比呢?”
  
      于是雍姬便将丈夫的谋划告诉了祭仲。此后,雍纠被杀,郑厉公逃离郑国。
  
      连春秋时候古人都有这样的觉悟,何况是现代人。
  
      “我是……处女。”张之很不好意思的说。
  
      “我还是处男呢!”米嘉丝毫不以为意。
  
      第一有时候很有意义,有时候一点意义都没有。这种第一。米嘉就觉得根本没意义。
  
      现代社会有多少人是从一而终的?离婚率都快过半了,还有谁会在乎第一个上床对象。
  
      “你骗我!我才不信。”张之说。
  
      “我真的是。”米嘉说,其实这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就是宅男天生不喜欢和人太亲密,“先说正经事。”
  
      “我们去车里说吧,这里还是不方便。”张之说。
  
      “好吧。”米嘉点点头。
  
      张之捡起手机,关上音乐,对米嘉说:“老板你撕坏人家的衣服,要赔一件更好的给我。”
  
      “好好。”米嘉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赔一套吧,还是两套。”张之说。
  
      “十套!”米嘉没好气的说。
  
      “老板你真是太好了。”张之凑过来就要亲嘴。
  
      米嘉赶紧闪开,可是怎么躲都没用,还没看清楚,就被张之结结实实的咬住了下嘴唇。
  
      “下次不要这么猴急撕人家衣服了。”张之说。
  
      “我就喜欢撕你的衣服怎么样!”米嘉说。
  
      “那撕坏了要给人家买新衣服。”张之说。
  
      金永高正在自己家里监听着米嘉的动静,听到这种对话,想起张之的样貌身材,忍不住心头火热。
  
      他赶紧骂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像话!怎么能这么无耻!”
  
      为什么不是他被美女送上门呢,要说花园岛这么大个项目,和旧城重建也差不到哪里去把。
  
      要是张之这样的送上门,随便怎么玩都不会反抗,那金永高可就享受了。虽然说享受完很有可能会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越想越是激动,金永高叫来了一个手下:“给我找几个女人来,要漂亮,要知性!”
  
      “知性?”手下却不知道知性是个怎么样的标准,要是别人,让女人戴个眼镜就糊弄过去了,可是金永高什么人,光一副眼镜不够。
  
      “像张之那样的。”金永高说。
  
      “啊……就是肤白貌美长腿胸大的对吧?”手下这才醒悟。
  
      “对,最重要的就是胸大!”金永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