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一七四章 如何把一瓶水卖出一百万

第一七四章 如何把一瓶水卖出一百万

    “这才对嘛。”聂处长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好好干,肯定能干好,你这么聪明能干。”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米嘉说。
  
      “你手头百亿现金。”聂处长说。
  
      “只是诚意金罢了,过几天要还给人家的。”米嘉说。
  
      “所以市长觉得你这人靠谱,才把项目交给你,你可不要辜负了市长的期望。”聂处长说。
  
      要是别人手头有百亿现金,肯定会到处挪用。米嘉居然硬生生忍住了,说存银行就存银行,说联名户口就联名户口,说不动资金就是不动。
  
      不说别人,要是市政府账号上有这么一笔钱,市政府都忍不住要动得。
  
      市长本来已经说了,要聂处长想法子,叫米嘉把钱放到城商行。也就是因为城商行忽然不行了,才不得不放弃。
  
      可米嘉手里掌控着上百亿资金一个多月,什么都没做。这个心志,简直就是坚如磐石,聂处长自愧不如。
  
      柳下惠坐怀不乱,可能是因为他不喜欢怀里那个。可钱这种东西没区别,一百亿就是一百亿,就是意味着富可敌国。
  
      “这要怎么搞?”米嘉很发愁。
  
      “放心好了,政府会帮你的。”聂处长说,“好了,我也不打搅你休息了,你注意身体。我先走了。”
  
      都说是误会了……米嘉一口气把松雾茶喝下去,和聂处长告辞。这房子还有一个门,可以直接通到外面,聂处长从那个门走了。
  
      米嘉回到咖啡厅一看,这三女人还真的打起麻将来。
  
      “白板。”战兰说。
  
      “碰!”孟若婷说,“小心了啊。”
  
      她跟前已经碰了白板和红中,只差发财就可以做成大三元。
  
      “发财。”张之摸了一张牌,随即扔出去。
  
      “你还真敢打。”孟若婷说。
  
      “要吃胡了,不扔怎么吃。”张之说。
  
      “那就不好意思了。”孟若婷把牌翻出来。
  
      她手里已经有两张发财了,还有三张一筒,两张二筒,加上张之的那张发财,正好吃了大三元。
  
      “大三元32番,再加混一色四番,一共是36番。”孟若婷说。
  
      “真倒霉。”张之把手里的牌一扣,“还好没打钱。”
  
      “你们怎么打起麻将来了?”米嘉说。
  
      “要不然做什么。”战兰说。
  
      三个人当然打**啊,打什么麻将,三缺一有什么好玩的。不过米嘉对麻将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对**也没什么兴趣。
  
      “已经谈完了,我们走吧。”米嘉说。
  
      “聂处长说什么了?”战兰问。
  
      “他告诉我说太康地产那些人打算用很激进得拆迁办法,所以市里宁可把项目交给我。”米嘉说。
  
      “原来是这样。”战兰说,“那个家伙,跟你谈完了也不出来说一句,看不起我吗?”
  
      这个米嘉就不知道了,按照一般的礼节,既然和战兰是认识的,那怎么也应该出来寒暄一下吧。
  
      “这聂处长是哪里的处长?”孟若婷问。
  
      “你们市政府办的处长。”张之说。
  
      “那是大人物啊!”孟若婷说。
  
      在市里随便一个处长都是大人物,不过大人物之间也是有查别的,有些是当红炸子鸡,有些是熬年限等退休。
  
      “米老板!”农家乐得老板冲了上来,“米老板好,米老板怎么来了?真是蓬荜生辉啊。”
  
      “你好。”米嘉一下子忘了他叫什么名字。
  
      “好,好,全靠米老板,我这里才起死回生。”农家乐老板说。
  
      “你原来不是开农家乐吗?怎么变成咖啡馆了?”米嘉问。
  
      “因为要做旧城重建项目啊,您不是找了好多老板去投资,那些老板四处看楼,很多都上煤山来看,看了就要在我这里歇脚喝茶。吃饭的不多,我一想,干脆改成咖啡馆。果然生意就好了许多,这些天每天都有好多人来。”农家乐老板说。
  
      “你为什么不改个茶馆?”米嘉问。
  
      “茶馆不行,那些老板都是喝茶的行家,我拿个不好的茶叶出来,人家一喝就喝出来了,想收高价都收不了。而且喝茶茶叶,茶壶,茶杯,茶托都有讲究,一整套下来价钱可不便宜。咖啡不同,我们这儿没几个老板对咖啡有研究的。买个一万多得自动咖啡机,几百块一斤的咖啡豆,就可以做出和星爸爸差不多的咖啡了。一杯收个几十块,就很赚钱了!”农家乐老板说。
  
      因为老板们不了解咖啡,上来都是指点江山,其实也不在乎喝得是什么。
  
      只是如果喝茶水,他们太了解了,定价高了人家会觉得性价比太低,消费**就减弱了。
  
      反而他们不了解的咖啡,就会从另一个方向评判,指点江山要是没点喝的怎么能行,一杯几十块对他们根本不算什么,很容易就获取高额利润。
  
      也就是说,评判标准从成本变成了使用价值,就可以涨价了!
  
      好比一**水,平时在超市里一**水卖两块钱,在沙漠里快要渴死的时候,一**水卖一百万也逼着要买。
  
      可是快渴死的人花这一百万,肯定不是心甘情愿的。等脱离了险境,说不定立马就去告卖水的抢劫。
  
      因为他明知道一**水不值一百万,只值两块,在沙漠里顶多涨十倍到二十块,一百万肯定是敲诈勒索。
  
      所以如果要在沙漠里卖水给快渴死的富豪,应该告诉他哎呀你想要水啊我这里倒是有一**,可这是我祖先传下来的圣物吸风饮露盘凝结成的圣水,一年只有一滴,喝下去能强身健体壮阳滋阴有病治病没病强身,我都卖一万块钱一滴的,这里一共一千滴,批发价给你都要一百万。
  
      这样快渴死的富豪就会很爽快的拍出一百万把水买下来。
  
      米嘉有些触动,这个原理似乎可以用在拆迁上,可是具体要怎么用呢,还得仔细思考一番。
  
      “米老板!”有人看到了米嘉,急忙凑过来。
  
      “啊,你是……”米嘉一时没认出来。
  
      “这不是翁老板吗。”张之迎上来说,“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在你的餐厅里忙着吗?”
  
      “天大的事也要先放下,米老板投标成功了这种大喜事,要普天同贺的。我跟我朋友一起投了山边路的两栋房子,来这里商量出多少钱合适。”翁老板说。
  
      “那是要小心点,这个山边路就算重建完成也是市区边缘。”米嘉说。
  
      “可旁边煤山公园要扩建,扩建完环境好。房子当然是环境越好价钱越高,住着都舒服。”翁老板说。
  
      “这倒也是。”米嘉没有意见可供参考,重生之前压根没拆迁成功,煤山公园也没扩建,山边路这边比较偏远,楼价比较低。
  
      “不打搅米老板了。”翁老板说。
  
      “不打搅,慢走。”米嘉说。
  
      马上又有人走过来,“米老板也来喝咖啡?”
  
      这个米嘉记得,好像是姓庄,“庄老板好。”
  
      “米老板好,今天真是荡气回肠,我佩服的五体投地。那帮家伙都说不可能的,米老板不可能中标的。太康地产多大的公司,米老板怎么比得上。我就不信,一直支持米老板,现在怎么样呢,就是米老板中标了!”庄老板说得口沫横飞,十分兴奋。
  
      “太康地产公司大怎么着,做的项目多怎么着,认识大领导怎么着,来到我们龙津,就是不如我们龙津的领军人物米老板。”
  
      “不敢当不敢当。”米嘉赶紧谦让,他可当不起这个名号。
  
      “什么不敢当,我们这些人在龙津也算是有头有脸,全都跟着米老板做生意,你不是我们的领军谁是?”庄老板说。
  
      “真不敢当。”米嘉说。
  
      又推让了一轮,庄老板总算要回去了。
  
      “不打搅米老板了。”他靠过来,塞给米嘉一小包东西,“米老板试试这个?”
  
      “这是什么?”米嘉吓了一跳,难道是那种东西?
  
      “就是很硬的那种东西。”庄老板小声说,“美国进口的,和国产货完全不同。国产的只能硬一个小时,这个起码三个小时。”
  
      “啊?”米嘉还没明白,“进口的?”
  
      庄老板鬼鬼祟祟的看了张之一眼,“虽然说吃三颗国产的也一样,但这是药来的嘛,是药三分毒,还是吃少一点对身体好。”
  
      米嘉这才明白,赶紧把那包东西还给庄老板,“你误会了,我不需要!”
  
      “唉唉,米老板你不要逞强,虽然年轻,可是一对三啊,太勉强了没乐趣,吃药不丢人得。”庄老板又塞回米嘉口袋里转身跑了。
  
      米嘉想追上去还给他,可后面还有老多人等着,络绎不绝,硬生生说了半天,庄老板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好容易把人全应付了,米嘉回到车上,拿起水咕嘟咕嘟喝了一大**,手机就响了。
  
      一看居然是父亲打来的,米嘉赶紧接电话:“喂?爸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舒服你个大头鬼,开口就没好话!”虽然喜气洋洋的,但米嘉父亲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平时都不打电话给我的,忽然间打过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米嘉觉得很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