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一六四章 农业项目

第一六四章 农业项目

    这倒是很有道理,米嘉投不到旧城重建的项目,手里的钱就要全部退回去。要是手里有个项目,至少能留下一部分。
  
      金永高拿出一张规划图给米嘉看,花园岛的预定范围很大,已经建设的面积不过是预定面积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还没使用的面积比现在的面积大一倍。
  
      孟若婷带米嘉去吃的那条便宜餐馆街,也在规划图上。这些地都已经划拨了,但是还没拆迁,要拆迁又得麻烦。
  
      “这块地多少钱?”米嘉问。
  
      “刚才你不是说了吗,十亿。”金永高说。
  
      “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还真是十亿啊?”米嘉说。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金永高说,“这么大块地,十亿很划算了。过几年市道好了,建几百套别墅,加上几十栋楼,能赚大钱。”
  
      “那你怎么不自己留着?”米嘉说。
  
      “我等不了,天天都为银行利息发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经济才会转好。你还年轻,你能等。而且你手头有钱,拿了地就可以搞开发,开发个几年经济应该转好了。我现在还欠着一大笔钱,再要搞开发又要借钱,风险太大了。”金永高说。
  
      在花园岛旁边的地,位置很好,地块大,要拆迁,十亿的话,其实价钱不算高。
  
      “容积率多少?”米嘉问。
  
      “批的是3.5,你要做高档社区的话最好控制在3,花园岛现在是2.5。”金永高说。
  
      “三点五吗。”米嘉说。
  
      这个容积率在市中心是很低的,不过在市郊已经算高了。容积率越高,看起来越是繁华,但是住起来就不舒服。
  
      容积率低,看起来就会觉得绿化好,住起来也舒服。
  
      “包括一大块商业区域,商业区得容积率是7。”金永高说。
  
      米嘉一算,“这能赚的钱可不少。”
  
      “是啊,项目很好的,噱头很够,你甚至可以说收购了花园岛。”金永高说。
  
      “收购花园岛?”米嘉问。
  
      “花园到这个项目,已经开发的区域全都卖出去了啊,我已经没有了。剩下这些还没开发的,全被你买了,那不就是把花园岛项目买了去。”金永高说。
  
      听起来很诱惑,条件很好,问题是太好了,米嘉还是要打个问号。金永高又不是他爹,凭什么对他这么好。
  
      再说了,这块地价值十亿,股票价值一亿,而且地是金永高自己的,股票是他朋友的。怎么看都应该先谈这块地,然后再谈股票。
  
      可金永高却是先谈朋友的股票,再来谈自己这块地,轻重倒转,这是在掩饰什么?
  
      “你朋友那个公司是怎么回事?”米嘉问。
  
      “我朋友是做农业的,开始在东北租了大片土地种水稻,碰瓷五常米。做了几年亏了本,于是转型做林业,在我们省租了大片山林,现在搞上市,想找人炒作。”金永高说。
  
      “租山林是什么样的操作?”米嘉对这个一点不懂。
  
      “就是把整座山头都给租下来啊,我们国家山林是属于国家的,也有部分属于集体,不管属于国家还是集体,都不能买卖,只能租。租约很长,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都有。”金永高说。
  
      “那主要赚什么钱呢?”米嘉问。
  
      “靠上面的木材啊。山林蓄积的木材,只要砍下来就能赚大钱。”金永高说,“树木一年一年长,蓄积的木材一年比一年多,山林也就一年比一年值钱。就是所谓的绿色银行,你什么都不干,财富也能增长。”
  
      听起来很合适宅男啊,有了钱买一大片山林,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干,钱自己就跑来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么好的事,要是容易做的话别人早就去做了,哪里轮得到米嘉。
  
      “那么为什么还需要炒作呢?”米嘉问,“应该说为什么还需要上市?既然这么好赚钱,自己闷声发大财不好吗?”
  
      “主要问题是砍伐证。”金永高说。
  
      “砍伐证?”米嘉问。
  
      “你租了山林,山上的树是你的,可你并不能随便砍树,必须要去林业局拿到砍伐证。”金永高说。
  
      这个米嘉好像听说过,他父母住在乡下,有时候也会跟他说说乡下的八卦。有人砍了自家田上的树,被林业局抓了,因为没有证。
  
      当时米嘉没问是什么证,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砍伐证吧。
  
      “这个砍伐证好开吗?”米嘉问。
  
      “普通人当然不好开,要讲环保封山育林呢。上市公司要开,当然有自己的办法,不过这些办法不能明说,所以没法子保证收益。按照正规的流程,公司的收益率会比较低,所以需要炒作。”金永高说。
  
      “正规的流程,收益率是多少?”米嘉问。
  
      “算上财务成本的话,应该是刚好平本,没有利润,有时候亏一点,有时候赚一点。”金永高说。
  
      “也就是说正规流程没有利润,也没有分红。”米嘉说。
  
      “要不然干嘛上市呢,像你说的闷声大发财多好。”金永高说。
  
      “不能用不正规的流程来赚钱吗?”米嘉问。
  
      “当然可以,但是不如上市赚得多,而且始终有危险。你搞定了这一批林业局的领导,换届了呢?纪委检察院要业绩了呢?”金永高说,“还是搞上市稳妥。”
  
      “为什么上市就稳妥了?”米嘉问。
  
      “上市了就有影响力了啊,上市公司的老板,轻易不会抓的。上市了,有钱了,包下更多的山林,影响力就出来了,你随便把上市公司的老板抓了,影响经济怎么办?抓几个下面行贿的小喽啰交差就行。要不是上市公司,人直接把老板抓起来慢慢审,能挖到的东西肯定更多。”金永高说。
  
      “所以这上市公司还是护身符。”米嘉说。
  
      “是啊,其实米老板也不差,手里有百亿现金,这护身符又比上市公司高不知道哪里去。”金永高说。
  
      “很快就要退掉的。”米嘉说。
  
      “所以要趁着钱还在手,赶紧发挥作用,迟了可就来不及。”金永高说。
  
      “你朋友什么时候方便来见一面?”米嘉问。
  
      “明天吧,他在省城呢,今天赶过来太着急了,资料什么的也没准备好。”金永高说。
  
      “好吧,明天再说。”米嘉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公司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事。”
  
      这就更加奇怪了,你说赶过来太着急了这有可能,可说资料没准备好是什么意思?
  
      金永高的朋友又要准备上市,又要吸收新的投资者,不是应该把各项资料都给准备好随时用的吗?
  
      “你忙吧,明天我们再联系。”金永高说。
  
      米嘉走了之后,金永高喝了一杯茶,随即打电话给晓琴:“晓小姐,事情都办好了。”
  
      “你怎么直接打电话!”晓琴很不满,“被发现了怎么办!”说完就切了电话。
  
      金永高没法子,只好出门,去了市区一个偏僻的茶室,发了暗号,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晓琴才出现。
  
      “晓小姐你也太小心了。”金永高忍不住埋怨。
  
      “还是小心些好。”晓琴也没法子告诉金永高张之的事,只能泛泛而谈。
  
      金永高也不敢对安公子的秘书发脾气,只好说:“米嘉只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容易对付的很。我随便忽悠他几句,他就信了,已经约了明天见面。”
  
      “别小看米嘉,这事不容有失。”晓琴沉下脸说。
  
      “我当然不会小看他,人家手里百亿现金呢。”金永高说。
  
      可惜都是联名户口,根本拿不出来用的现金,所以还是没用。
  
      “明天我让他买农业公司的原始股,在把我手里的地给买了,在股票上损失一大笔,在这块地上面再损失一大笔,米嘉就不得不动用那些钱了。等他一动,我立即找人去告,米嘉就会身败名裂!”金永高说。
  
      “希望能顺利。”晓琴说。
  
      “肯定会顺利的,他住在花园岛,公司也在花园岛,花园岛上下全是我的人。他一举一动都逃不脱我的五指山!”金永高得意的笑。
  
      “事成之日,必有重谢。”晓琴说。
  
      “晓小姐太可气了,安公子吩咐下来的事情,我拼了命也要办好。”金永高说。
  
      “那笔贷款很快就能批给你。”晓琴说。
  
      “不急,这个不急。”金永高说。
  
      “真不急?”晓琴问。
  
      “也不是真的不急,最近真是,都怪米嘉那个混账,搞得到处都闹钱荒。”金永高说。
  
      “只要米嘉上钩,马上你就能拿到钱。”晓琴笑了笑。
  
      上次晓琴让张之去卧底,结果被米嘉发现,所以这一次晓琴就换了一种方式,找了金永高。
  
      金永高原来和安公子完全没有来往,米嘉再怎么查,也不可能发现金永高有什么不对。
  
      金永高介绍的项目都是真的,里面没有任何陷阱,米嘉不可能发现有什么不对。
  
      旧城重建项目,米嘉当然抢不过太康地产,只能把金永高介绍的项目当作救命稻草。
  
      等米嘉给了钱,晓琴才会把陷阱装上去,一旦触发,米嘉就会身败名裂,一蹶不振,只能乖乖回去战兰身边做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