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一三四章 往事

第一三四章 往事

    “上来坐。”安公子对米嘉说。
  
      米嘉上了车,门一关,里头就成了个独立空间。他自己买的车是百万级别,这个劳斯莱斯可是要将近千万。
  
      “战兰她身体还好吗?”安公子问。
  
      “挺好的。”米嘉说。
  
      “她现在做什么呢?”安公子问。
  
      “她刚读完兽医,平时在她父亲的养猪场帮忙,还和我合伙做生意。”米嘉说。
  
      “还真毕业了啊,我还以为她学不下去的呢。”安公子说,“以前她看到牛蛙都受不了。”
  
      “牛蛙?牛蛙怎么了?”米嘉问。
  
      “说剥了皮像是小人一样。”安公子说。
  
      “哪里像?”米嘉想象不出来。
  
      “有手有脚的吧,我也不太清楚。”安公子说,“看到血啊,肠子啊,内脏什么的,更是怕得要死。我想起她要上解剖课,都觉得不可能过。”
  
      “以前她是那样的吗?”米嘉觉得不可思议。
  
      战兰以前居然是这么柔弱得小女孩?这不可能吧,安公子是胡说八道吧。战兰看杀猪眼都不眨,还能心平气和的观察瘦肉脂肪内脏。
  
      “人都是会变得。”安公子叹了口气,“她不再是以前的小女孩,我也不是以前的大哥哥。”
  
      “大哥哥?”米嘉心想这是什么鬼,青梅竹马CP吗?
  
      那么米嘉不就成了天降,要不要去染个黄毛?不对,米嘉对战兰根本没兴趣,怎么能把自己变成天降黄毛。
  
      “我那时候正在叛逆期,觉得家庭就是地狱,父母兄长都是恶魔。我就一个人跑了出去,在街上瞎混。”安公子说。
  
      这也太危险了吧!
  
      “我加入了一个帮派,主要业务是拆迁。我们帮派太小,处于食物链最下游,干了活也拿不到钱,拿到的是搜刮权。”安公子说。
  
      “搜刮权是什么?”米嘉问。
  
      “拆迁的时候,居民搬走会留下很多值钱东西,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把这些值钱东西拿去卖。”安公子说。
  
      “真值钱的人家会带走的吧?”米嘉说。
  
      省城有钱人多,可是穷人也不少,拆迁的有穷有富,而且国人一向勤俭节约,能卖钱的东西肯定不会留下来,宁愿自己卖了,就算拆迁已经发财也一样。
  
      “一间房子里,值钱的东西比你想象的多很多。”安公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比如电线,插头,水管。”
  
      “这些啊。”米嘉一想也是,搬家没听说谁会把电线插头水管也一起搬走的。
  
      这些东西都是金属,是金属就能卖钱,尤其是电线,那都是铜来的,更加值钱。
  
      “最值钱的东西,你可能已经想到了。”安公子说。
  
      其实米嘉还没想到,难道是钢筋吗?那得把房子拆了才能拿的到。
  
      “是门。”安公子说。
  
      “门!”米嘉一拍大腿,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防盗门,推拉门,厕所门,都是很值钱的。”安公子说,“尤其是推拉门,如果没坏的话,清洗打磨之后可以当新的卖出去。”
  
      “防盗门也很值钱的吧,那么大块铁,卖废铁都不少。”米嘉说。
  
      “对,防盗门也很值钱。”安公子说,“所以我们都把这种赚钱门路叫做卖门板,相应的,抢夺搜刮权就叫做抢门板。”
  
      “要抢的?”米嘉问。
  
      “凡是能赚钱的生意,就没有不抢的,尤其是这种没本钱生意,抢得尤其厉害。”安公子说,“一套门板能卖两三百呢,一栋楼好几千。听起来很少吧,对社会底层得小混混,几千块可以逍遥好几天的。”
  
      少个屁啊,米嘉刚毕业的时候,全班同学没一个能找到三千块月薪的工作。
  
      “我因为敢打敢拼,很快就被帮主收为心腹,甚至可以带人去拆门板。有一回我带了两个小弟去拆门板,碰上敌对帮会,那边人多,我们被人堵着打。再前阵子抢门板,我们帮干掉了他们两人。他们打起来一点都不留手,真往死里打的。我拿出匕首来捅了两个,杀出一条血路。但也受了重伤,眼看要是,碰到了战兰,她送我去医院,帮我付了医药费,要不然我就死了。”
  
      这也太传奇了,可以拍电影了。
  
      “我养好伤,就去了战乐的公司干活。”安公子说,“做了大概两个月,我就被家里找到,绑了回去,扔到国外,读全封闭学校。甚至都没有和战兰说一声再见。”
  
      “连一点消息都传不出去?”米嘉不信。
  
      要是以前就算了,现在有手机有QQ有电子邮件,怎么会失联。
  
      “我读的那个学校没有互联网,只有学校内部网络。”安公子说,“也不准用手机,不准出门,上课就去教室,下课就回宿舍。”
  
      “国外还有管这么严的学校?”米嘉问。
  
      “比国内的严多了,国内的跑出去还能找个网吧上网,我读的那个学校建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周围几十公里没有一户人家。”安公子说。
  
      “听着好像监狱。”米嘉说。
  
      “就是监狱。”安公子说,“国外得二代也有很多不成器的,堕落起来比国内厉害多了,打架斗殴强奸杀人放火都有。就是送到这种学校去的。”
  
      那么安公子认识了这么多猛人,精修了犯罪专业,回来就成了犯罪大师?
  
      “好不容易读完书出来,我父亲给我安排了贴身保镖,随时报告我的一举一动,我怕给战兰带来麻烦,一直没敢联络她。”安公子说。
  
      “现在总没有人随时报告你的一举一动吧?”米嘉说。
  
      “我三年前终于摆脱了贴身保镖,过了那么久,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安公子说。
  
      “直接说就行了。”米嘉说。
  
      “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得出口!”安公子说,“我是个二代,因为看不惯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离家出走,加入街头帮派抢门板,差点被人打死?”
  
      “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米嘉说。
  
      “太傻了吧!”安公子说。
  
      你知道傻就不要做这种事啊。
  
      米嘉说:“其实电影里面很多这种情节,就好像……”好像什么来着,一时还真想不出例子来。
  
      “电影怎么能算。”安公子说。
  
      “电视也很多。”米嘉说。
  
      “电视怎么能算,都是胡编乱造的。”安公子说。
  
      这话说得,难道电影不是胡编乱造吗。
  
      “你不要告诉战兰这件事。”安公子说,“我和她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要是混在一起,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好啊。”米嘉说。
  
      “你要好好对她,要是让我知道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安公子说。
  
      “你误会了!我和战兰没什么的。”米嘉赶紧说。
  
      “你不要担心,我不是那种人。”安公子说,“我给不了战兰幸福,就不会抓着不放。只要她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问题米嘉根本就没有和战兰怎么样啊。安公子和战兰是两个世界的人,米嘉和战兰也是两个世界。
  
      “你真的误会了。”米嘉说。
  
      “我对你很失望。”安公子叹了一口气,“战兰真是瞎了眼,居然挑了你这样的男人。虽然你们还没结婚,可总是在交往吧?面对压力就逃跑?”
  
      “我真没有……”米嘉说。
  
      “你今天发了几十条朋友圈,平均十几分钟发一条,上面都是怎么说的?”安公子发怒了。
  
      那是暗号!是暗号啊!话说安公子怎么看得到米嘉的朋友圈?这好像是废话,人家随便开个证明就能把米嘉得通信记录翻个底掉。
  
      “其实……”轮到米嘉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暗号这种事太傻了。
  
      “你既然已经和战兰在一起,就要变成最优秀的男人!”安公子说。
  
      “我会努力的。”米嘉情不自禁的说。
  
      “过一阵子我会去龙津。”安公子说,“到时候再见吧,希望到时候你已经改过自新。”
  
      改你个头啊改,可惜米嘉不敢当面说出来。
  
      “你去做有缘贷吗?”米嘉问。
  
      “做有缘币,你知道有缘币吗?”安公子问。
  
      “听说过一点。”米嘉说。
  
      “刘东这个构思挺有趣的。不过他自己是做不起来的,方方面面牵扯太多了。”安公子说。
  
      “其实就是骗钱吧。”米嘉忍不住说。
  
      “当然没这么简单,不过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安公子耸肩,“你可以当我在骗钱。”
  
      这也太实诚了,米嘉被堵得无话可说。
  
      “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安公子说。
  
      “有事,你为什么一定要妙清师太交出松雾茶母树?”米嘉这是在故意抬杠,同时也很好奇,想知道答案。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要用松雾茶当寿礼。”安公子说。
  
      “所以?”米嘉还是没懂。
  
      “一万二一斤的茶叶太便宜了,送不出手,所以要先把松雾茶变成孤品才行。”安公子冷笑说。
  
      “孤……孤品?”米嘉心里盼望自己猜错了,“你不是要把松雾茶母树砍掉吧?”
  
      “当然不是。”安公子说,“光是砍掉怎么行,说不定还能救回来,得把整棵树连根拔起,放火烧成灰烬,才能放心把松雾茶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