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一三一章 松雾茶

第一三一章 松雾茶

    唱k的地方还卖茶叶?这经营范围是不是太广了点?应该不是一个地方吧,也许是个景区什么的,这边唱k,那边卖茶叶。
  
      反正事情已经办完了,又是战兰自己要求买礼物,这么大白天的,应该也不会有一进门就脱光那种事。
  
      所以米嘉就答应了:“我们早点去吧。”
  
      “人家还没开门呢,我们先去吃饭吧,还得把我舅舅也叫上。”张乐军说。
  
      为什么卖茶叶的这么晚还不开门?已经早上了啊。不过听说福慧也要去,米嘉也没多想,跟着张乐军就去饭店了。
  
      这饭店开在郊外,装修得很田园,一点都不豪华。就是荒郊野外搭了个大棚。
  
      一进去米嘉就感觉不对,门口排着一坛坛得玻璃**,里面泡着全是动物器官,鹿鞭、牛鞭、羊鞭、蜂蛹、蛇、林蛙等等。
  
      这些用动物泡酒的行为,米嘉是坚决反对的,主要是因为味道太难闻了,还有未知的疾病风险。他连普通酒都不喜欢喝,别说这种。
  
      饭店老板迎上来对着张乐军说:“张总来了,你预定的龟蛇酒已经做好了,今天要不要尝一尝?”
  
      “那好,带我去看看。”张乐军说。
  
      龟蛇酒放在里面一个小房间里,用一个巨大的玻璃罐泡着,里头的蛇大概三四米长,长得十分狰狞。
  
      “乌龟呢?”米嘉没有看到。
  
      “用的是龟血,不是整只得乌龟泡下去。”饭店老板说。
  
      米嘉对这些乃是七窍通六窍,一窍不通。
  
      “尝尝味道。”张乐军说。
  
      玻璃罐有个水龙头,扭开水龙头,流出来一杯淡黄色的酒浆,闻起来有淡淡的腥味,还有一点点酒味。
  
      张乐军抢过杯子,一口焖了,舔舔嘴,说:“不错,喝下去就浑身发热。”
  
      浑身发热说不定是中毒了呢,就算没中毒,摄入酒精本身就会导致身体发热,这是酒精进入血液导致的自然反应。
  
      “用的是正宗眼镜王蛇。”饭店老板说。
  
      “会不会犯法?”米嘉问。
  
      “有证的。”饭店老板说,“不然也不敢做这个生意。”
  
      有没有证和犯不犯法是两回事,有证不一定合法,没证也不一定犯法。
  
      “酒有了,还得有好菜才行,有什么好吃的?”张乐军问。
  
      “汤来个炖鹿鞭怎么样?梅花鹿来的。”饭店老板说。
  
      “可以。”张乐军说。
  
      这也太刺激了吧,米嘉不想吃这种东西。
  
      “主菜的话,有个龙猪。”饭店老板说。
  
      “公的还是母的?”张乐军问。
  
      “当然是公的。”饭店老板说。
  
      “公的可以,我们三个人,其他菜你看着办吧。”张乐军说。
  
      “立即上吗?还是等人齐了再上。”饭店老板问。
  
      “立即上吧,他很快就来了。”张乐军说。
  
      “福慧大师不能吃这些吧?”米嘉说。
  
      “这倒也是。”张乐军对饭店老板说,“随便炒个青菜吧,用素油来炒,不要放肉。”
  
      没一会儿菜上来了,那个所谓的龙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个头不大,杀好了五六斤上下,皮是透明的,带一点黑色,看起来胶质很重。
  
      “不会是保护动物吧?”米嘉说。
  
      “当然不是,这是一种野味,像小猪一样大。公的壮阳,母的滋阴养颜。”张乐军说,“来来,试试,很好吃的。”
  
      “不用等福慧大师吗?”米嘉问。
  
      “他又不吃这个,吃了没地方发,难道去搞小和尚。”张乐军很猥琐的说,“这个龙猪可是真货,和那些虎鞭鹿鞭不一样。那些真是噱头。”
  
      “这个不是噱头?”米嘉问。
  
      “上回我吃了,忽然碰上个急事,没法子只能回公司处理。做到三四点,差不多弄完了,下面顶了起来。那时候也没人做生意了,洗了冷水澡都不行,就去跑步,从公司跑回家,跑了足足十公里,下面都没消。”张乐军说。
  
      “这么厉害……后来呢?”米嘉问。
  
      “回家当然是玩老婆啊。”张乐军说。
  
      就不能用手吗真是,米嘉看着那个龙猪跃跃欲试。是不是真这么神奇啊,万一要是真的这么神奇,等一会儿米嘉要怎么办?
  
      或许只是张乐军夸大其词,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呢。这还是野味呢,不管了,吃一块试试!
  
      米嘉夹了一块吃下去,皮很q弹,肉很香,没有肥肉,基本皮下面就是瘦肉。
  
      吃下去以后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光吃不行,还要喝酒。”张乐军说。
  
      喝的自然是蛇龟酒,这个米嘉就不喝了。
  
      “还要开车呢。”米嘉说。
  
      “喝一小杯就行,喝多了反而没效果。”张乐军说。
  
      “这也过量了吧。”米嘉说。
  
      “喝一小口,舔一点点。”张乐军说,“不然就把龙猪给浪费了。”
  
      米嘉轻轻的舔了一点,大概五六毫升,连嘴都没能弄湿的量。一股火就从肚子里面烧上来,全身上下都蠢蠢欲动。
  
      “这是什么感觉?”米嘉从来没试过。
  
      “就是壮阳的感觉啊。”张乐军说。
  
      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呢,难道是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实在是太神奇了。米嘉又吃了一块龙猪肉,倒是没有什么了。
  
      难道问题出在酒上?要不要把酒拿回去化验一下?
  
      吃了半天,福慧终于来了,他换了一身名牌休闲西装,还戴了假发,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普通的中年土豪。
  
      “哇,你吃了什么脸这么红?”福慧问。
  
      “就是那个龙猪和龟蛇酒。”米嘉摸了摸自己的脸,在发烫。
  
      不会是有毒吧,要是有毒怎么办。他才刚刚发财,还没享受过就要死了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好好享受一把再死。
  
      “龟蛇酒?”福慧很是奇怪,“哪有这么夸张的?”
  
      他拿起一杯酒咕嘟喝了下去,“不就是普通货色吗。”
  
      “还吃了龙猪肉。”米嘉说。
  
      “龙猪?不就是猪獾吗。”福慧也吃了一口,“这有什么?”
  
      等会,龟蛇酒里面泡着蛇啊,还有龟血,这也就算了。龙猪肉很明显是动物的肉,福慧也能吃的吗?还专门换了衣服戴假发,这个不守清规戒律的酒肉和尚。
  
      光是买茶叶,何必搞这么多花样,难道卖茶的地方是个不正经的所在?那一万块钱其实不是茶叶的钱?
  
      “米老板头一回吃,效果比较强。”张乐军乐不可支。
  
      “你们搞什么啊。”福慧说,“不是去喝松雾茶吗?怎么吃起这种东西来了。”
  
      “去之前得先壮阳,不然顶不住。”张乐军说。
  
      “哪有这么夸张的,走吧。”福慧说。
  
      张乐军看看手表,点点头说,“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我们走吧。米老板你这样子别开车了,坐我的车吧。”
  
      米嘉上了张乐军的车,这车继续往郊区开。很快到了山里面,到处都云雾缭绕,大树参天。路边时不时冒出野花丛,很是漂亮。
  
      开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前头出现了一个小道观。张乐军熟门熟路的停在道观后面,带着米嘉直接进了道观深处的院子。
  
      里面有七八个道姑,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其他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都很清秀,穿着道袍,别有一番风姿。
  
      据说解放前,很多女道士就是做皮肉生意的,所以这算是复古?张乐军说这儿还可以唱k,又是怎么个唱法?
  
      省城的有钱人真会玩,打死米嘉都想不到。
  
      “妙清大师有礼。”张乐军说。
  
      “施主又来了。”妙清大师笑了笑,“里面坐。”
  
      她带着三人进到院子旁边的一个房子,里面的布置很是素雅,可是仔细一看,有大屏幕电视,有麦克风,靠墙还有一排木头凳子,这不就是k房吗!
  
      米嘉坐下,心里也不知道是期盼还是什么。妙清大师进来了,身后跟着三个小道姑,分别坐到米嘉三人身边。
  
      没得挑的吗,k房不是应该能挑的吗……算了,反正米嘉也不知道要怎么挑。要是真枪实弹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迷失在**当中?
  
      可人生在世一共就几十年的命,没钱没办法,有钱了还不享受各种没尝试过的东西,是不是活的太憋屈了?
  
      要是出去就被一块大陨石砸死,那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要就这么下定决心,米嘉又觉得好像太随便了。
  
      到底怎么办?米嘉的身体越来越热,除了一脑门的汗。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小道姑问米嘉。
  
      “我那个,叫做米嘉。”米嘉说。
  
      “原来是米施主啊。我叫做小文。”小道姑说。
  
      “啊?小文?”米嘉心想难道不是叫道号的吗,这不够敬业啊!
  
      “我不是正式出家的。”小文说。
  
      不是正式出家没关系啊,真的正式出家米嘉还不敢呢。不过cos一下取个道号不行吗?
  
      “米施主是第一次来吗?”小文问。
  
      “是啊,第一次来。”米嘉说。
  
      “那我先给米施主泡茶。”小文说。
  
      她拿出一个热水壶,差了点,又拿出一**子农夫山泉来,倒进去热水壶里烧开。
  
      这细节还是不行啊,就算用柴烧水不方便,好歹也弄个好点的水壶来装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