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1120章作大死,演电影

1120章作大死,演电影

影视世界当神探正文卷1120章作大死,演电影这种感觉,很不好。
  
  但墨菲斯托毕竟是经历过无数次成功与失败的强者,片刻后他就收敛住了无能狂怒的状态,想到了最关键的问题:谁干的?
  
  奥丁?不太可能。
  
  虽然阿斯加德那边最近有人去过地球,但那绝不是奥丁。
  
  奥丁这种镇压九大世界,宇宙中的顶级强者,上千年前就已是阿斯加德的镇世之宝,再无外出征战的记录。
  
  古一?这……有点可能,但又太不可能。
  
  这位神秘的至尊法师的法术完全能让特殊祭坛瞬间消失,但她的注意力大多用在防备黑暗维度多玛姆身上。
  
  墨菲斯托搞了这么多年小动作,对此门清。
  
  他只派分身去地球小打小闹,就是卡在古一的心理底线上。
  
  要是他敢真身降临,古一绝不介意把他当成多玛姆一样暴打。
  
  女人惹不得,光头的女大佬更惹不得。
  
  要是这位女大佬还有一身震慑多个维度的至尊法术,那就绝对惹不得。
  
  琢磨来琢磨去,墨菲斯托心中完全没有怀疑目标。
  
  可怀疑目标不少,却都是不太可能出手的人。
  
  对此,墨菲斯托只能满脸发黑那是真的发黑。
  
  一阵阵黑色雾气从他脸上散发出来,无数哀嚎在黑雾中响起。
  
  特殊祭坛可不是普通货色,那是他千年前就搞出来的唯一性魔法道具,其中蕴含着他最核心的法术。
  
  凭借这个东西,他从地球上搞到了数以百万计的灵魂。
  
  它变幻无状,能够根据人的想法形成外观,然后用各种方法引诱人堕落,为他去收集精品灵魂。
  
  记得二百多年前,祭坛被某些命运女神的伪信徒拿到,它就变幻成了天命织布机的外观。
  
  从那之后,这些脑缺伪信徒就不停地给他送来各种精品灵魂,让他很是满意。
  
  而使用特殊祭坛,就是在出卖灵魂。
  
  这些从特殊祭坛获取了好处的伪信徒一旦死亡,他们的灵魂也将属于他。
  
  墨菲斯托这个黑心商人就这样吃了上家吃下家,谁都没放过。
  
  对于这个特殊祭坛,他当然很满意。
  
  如果说分身是他派出的客服人员,那特殊祭坛就是自动回答简单问题的机器人客服。
  
  祭坛不如分身灵活,却是一份长期且不用操心的稳定收入。
  
  现在,这个省心又省事的收入渠道没了,墨菲斯托却只能谓然长叹:“算了,等有机会,试着再弄一个吧。”
  
  对此,他的心情不太好。
  
  对于他都很算特殊的祭坛,真不是普通货色。
  
  不说那些稀奇古怪的珍贵原材料,光他自己都要花上三五百年时间施法制作,才能完成。
  
  这特么,真是亏大发了!
  
  ……
  
  路克并不知道自己又坑了某个高大上的恶魔领主。
  
  他在片刻的震惊后,没有立刻选择用掉天命织布机,而是努力把情绪压下。
  
  上次改造储物模块,结果储物空间停摆小半天。
  
  这次改造系统面板,万一是系统爸爸自己罢工了怎么办?
  
  今晚,他可是来赚经验升级的。
  
  出来混的,要讲信用。
  
  说了杀光互助会,就一定要杀光。
  
  说了赚经验积分,就一定要赚够。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天命织布机消失在房间中的那一刻,世界上有很多人突然感觉脑中一震,似乎少了一点什么东西,然后就感觉心里发慌。
  
  这其中也包括正在十七纺织厂里的所有杀手,他们都出现了这种莫名的反应。
  
  斯隆闭眼片刻,皱起眉头:“你们感觉到了吗?”
  
  他面前的十多个名号杀手齐齐点头,有个女人忍不住问到:“斯隆,这是怎么回事?”
  
  斯隆心中电转,却只能摇头:“我不知道,但感觉好像身上少了一点东西。”
  
  众人中,大部分都下意识点头,因为他们有同样的感觉。
  
  一时间,大家都看着斯隆,想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这老家伙掌管着互助会的大把机密,说不定就知道刚才这事的内情。
  
  可惜,斯隆在那里面色阴晴不定,最后却只说到:“我累了,都散了吧。”说完转身离开。
  
  十多个人面面相觑,眼神交流片刻,也只能各自起身,准备离开。
  
  砰砰砰!
  
  啪啪啪!
  
  突然,零星的一阵枪声响起。
  
  正准备散去的众人齐齐看向大门的位置。
  
  “怎么回事,是敌袭?”
  
  “去看看。”
  
  简单的两句话中,所有人向大门那边赶去。
  
  众人速度极快,人数众多,哪怕是十字架来了也不怕。
  
  期间枪声又响过几次,但都乍起即收。
  
  众人只听枪声,就知道是来人在和守卫对射,却始终没有先动手,都是被守卫攻击后才发起反击。
  
  更可怕的是,对方的枪声只有一个,守卫的枪声却换了好几种。
  
  显然,好几个守卫都在对射中输掉了自己的命。
  
  众人很快赶到了前门,就见城墙和城堡内的几处制高点上,守卫们都没有再开枪。
  
  有好几处制高点上,守卫的尸体就倒伏在那里。
  
  众人心中吃惊,分散几处,上了外围城墙,向大门外看去。
  
  只见黑夜中,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的的胡子男站在那里。
  
  他单手握枪,并未举起,视线静静地看着大门围墙上的众人。
  
  见到了十多个名号杀手出现,这个西装男终于开口到:“让斯隆出来。”
  
  他的声音平静,并没有什么情绪,类似大多数人对快餐店的点餐员说话的态度平淡、无所谓、不悲不喜。
  
  众人默然,几个小团体都相互对视一眼,并没有人吭声。
  
  终于,枪匠开口了:“你是谁?”
  
  西装男终于侧了下头,将视线落到他身上:“约翰-威克。你们也叫我,夜魔。”
  
  众人心中一跳,旋即吃惊不已:这特么是疯了吧?昨天让人传话,今天就打上门来。这架势,难道以为吃定互助会?那你叫什么夜魔,干脆叫夜神算了。
  
  还是枪匠再次开口:“来意。”
  
  西装男却没再回答,甚至把视线都移开了,好像枪匠突然就不存在了一般。
  
  花Q!众人心中齐齐暗骂一声。
  
  这作死作得……清新脱俗啊!你以为这是演电影啊!
  
  他们并不知道,虽然没摄影师在场,但某人还真就是来演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