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田园绝色:撩个将军来种田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铁树开花

第一百三十二章 铁树开花

罗若溪见自己的母亲不说话,索性拉住了她的手臂,道:“母亲,现在大哥已经成家了,妹妹也有了中意的人选,是不是应该轮到我的头上了?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你的儿子孤苦伶仃一辈子,到老了还无依无靠吗?”
  
  罗氏一只手臂被自己的儿子拉住了,只能用另一只手拍打着桌子,畅快淋漓的说道:“难得啊,实在难得!铁树居然还有开花的时候。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居然有一天也会如了我的心愿。”
  
  罗若溪看着自己母亲眉开眼笑的模样,焦急万分,恨不得马上就能够把五公主拥入怀中。
  
  罗氏又大笑了几声之后,面带喜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欣喜万分,眉眼之中都带着笑意:“究竟是谁家的姑娘,居然能够入了你的法眼。”
  
  罗若溪心里再次泛起了难,这可不是平常百姓家的姑娘。自己如果想要跟五公主在一起,无疑就是高攀了。
  
  支支吾吾半天,终究是没有把五公主的名字说出来。
  
  罗氏好奇的看着自己儿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询问道:“你倒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且说给为娘听听。”
  
  罗若溪脸上刷的一下就红了,和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不同,此刻满脸挂满了慎重。
  
  罗氏难得在自己儿子脸上看到如此认真的模样,更是万分好奇,他究竟看上了何家姑娘。
  
  “这……我……”
  
  罗若溪吞吞吐吐,很多次话都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
  
  他实在不好意思告诉自己的娘亲,自己看上的人是五公主。
  
  罗氏好奇地皱眉:“难道那个姑娘家里十分落魄你担心门不当户不对?没关系的,为娘很开明,只要你能够得到幸福就好,我不要求对方能够和咱们家里相匹配。”
  
  闻言,罗若溪明明已经鼓起勇气准备说出的名字却又吞了回去。
  
  哪里是对方跟自己门不当户不对配不上自己,而是自己现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喜欢上了高高在上的五公主。
  
  罗氏看到自己儿子犹犹豫豫的样子,也知道其中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究竟是谁家的姑娘,能够让自己儿子牵肠挂肚,而且一改往常的性格,此刻却还不好意思吐露出口。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就包在为娘身上了。”罗氏拍了拍胸脯,胸有成竹的说道:“不管你看上的是哪家姑娘,只要是你喜欢,为娘哪怕亲自当一次媒婆,就算磨破了嘴皮子也一定让你得偿心愿。”
  
  “只怕母亲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罗若溪故意用激将的方法让自己的母亲着急。
  
  果然,罗氏一听这话马上就坐不住了,保证道:“你以为为娘和你一样不正经?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虽然我不是堂堂的男子汉,但是好歹也是罗家当家做主的人!说出去的话,我自然是要实现的。”
  
  罗若溪要的就是母亲的这一个承诺,听见母亲向自己如此坦荡的保证,心中一喜,当即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我喜欢的人,正是三皇子殿下的妹妹赵子衿!”
  
  罗氏倒吸一口冷气,一口气差点没吐出来,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不死心问道:“你刚才说的是谁?为娘好像听差了。”
  
  罗若溪道:“娘,你没有听错,我喜欢的就是三皇子殿下的妹妹赵子衿!”
  
  罗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问道:“你是不是在说谎话诓骗娘,好让我打消了为你指婚的这些念头,故意说出一个高不可攀的人。”
  
  罗若溪瞪了自己的母亲一眼,不甘心道:“难道我就配不上五公主吗?'”
  
  罗氏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仿佛被紧紧拽了起来,有一些呼吸不过来了,手忙脚乱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茶水。
  
  “你,你这次是当真认真了?”
  
  “那还有假?感情的事情岂能儿戏?难道你不觉得五公主不仅貌美如花而且性格开朗。惹人万分喜爱吗?”罗若溪看着自己的母亲。
  
  罗氏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五公主时的情形,虽然两个人的辈分相差了整整一辈,可是谈话间却觉得话语投机,而且对方活泼好动的性格也深得她的喜欢。
  
  可是喜欢归喜欢,相谈甚欢话语投机却并不代表着他们就可以高攀。
  
  罗氏作为一家的主母,自然更加明白婚姻大事不能儿戏,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所以为难起来。
  
  罗若溪哪能看的下去自己母亲的犹豫,当即道:“母亲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不管我喜欢哪家的姑娘,都能够帮我达成心愿,怎么现在反倒是不言不语了?”
  
  罗氏气得站起身子用手指直接戳自己儿子的脑门:“你呀你,居然算计到我的头上来了。”
  
  罗若溪调皮的吐了吐自己的舌头,讨好地笑着看自己的母亲,言之凿凿:“母亲,我可没有半份算计你的意思。你都说过了,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现在有了心上人,当然指望你这个当娘亲的能够帮我一把了。”
  
  罗氏看着自己儿子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也知道他这次确实动了心思认真起来了。
  
  可是对方是谁,对方可是当今的五公主!高高在上的皇族!身份高贵,怎么可能随便说说就能成功。
  
  罗氏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天底下好姑娘多了去了,何必要丹丹在这一多花上沉迷不出来,你也知道,五公主身份高贵,是不可能下降于平常老百姓家里的。所以你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感情的事情,怎么可能说拿起就拿起说放下就放下?”罗若溪不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我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心,我已经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了这辈子非她不娶,如果你不帮我达成心愿,那我宁可出家当和尚。”
  
  说完,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母亲。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胡话?”罗氏留着自己发疼的胸口,道:“我倒是想要帮你,当娘亲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心愿不落空,可是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赵子衿是当今的五公主。哪怕是我磨破了嘴皮子,皇上又怎么可能让她嫁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