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火医妃:闷骚邪王,请下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过是一个侍卫而已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过是一个侍卫而已

    到了房里,寒幕将夏清心轻轻放到桌边坐下。
  
      借着房里的灯光,他更能看清她的侧脸红肿不堪。
  
      心疼不已的他,留下一句:“属下去拿药给娘娘擦上。”
  
      夏清心还来不及阻止,寒幕扭头就走了出去。
  
      看着有这么一个男人担忧在意自己,夏清心的心里稍稍好过了许多,也有一丝温暖划过。
  
      方才在南冶寝殿中所受到的伤害,递减下来,心里觉得没那么难过了。
  
      很快,寒幕就回来了,手中拿着一**药膏。
  
      关上房门,他在夏清心的身旁坐下来,然后动作轻柔的将白色药膏敷在她的侧脸上。
  
      药膏贴着皮肤,传递来一抹冰凉,夏清心却觉得心底是暖的。
  
      寒幕跟她离得很近,她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划过她的脸颊,离得近了,她闻到他身上好闻的体香。
  
      她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这间布置简单却干净整洁的房间。
  
      一下子诧异起来,这个男人,将自己收拾得多么一丝不苟。
  
      心底对寒幕的看法,又变了一些。
  
      若他的出身再好一些,一定是京都贵女们手中的香饽饽。
  
      药膏通过寒幕的指腹慢慢擦到她红肿的脸上,即便寒幕的动作很小心翼翼,可那种疼痛夹杂着冰凉,还是让夏清心一再哽喉。
  
      夏清心看着寒幕一脸认真又细致的样子,她苦涩的笑了笑。
  
      一个男人刚刚无情的打了她,另外一个男人就无微不至的给她疗伤
  
      这看起来讽刺得不行,但不得不承认,老天爷对她还是仁慈的,在她身边留下了这么一个可以温暖她的人。
  
      寒幕擦完药膏正要收回手臂时,夏清心突然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她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寒幕僵住了动作,也僵硬了全身每一根神经。
  
      好半天,他才错开与夏清心交织在一起的目光,眼神慌乱的看向别处。
  
      “属下只是只是尽本分照顾娘娘而已”
  
      夏清心扬唇一笑,将脸凑得更近了一些。
  
      “你在担心我,我从你眼里看到了。”
  
      寒幕的心底在剧烈颤抖,他语无伦次的说:“娘娘娘娘的脸伤得很重女子的面容对对女子来说很重要,属下是急娘娘所急照顾娘娘,是属下的本分”
  
      见到寒幕闪躲的样子,夏清心逼近他一些,近乎要将脸颊贴上他的脸。
  
      “刚刚你将我拉进怀里抱得那么紧,这也是你的本分?”
  
      闻言,寒幕重新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与她视线交集。
  
      他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他支支吾吾的说:“娘娘刚才站都站不稳,属下怕娘娘一不小心再摔了”
  
      夏清心的唇轻点了一下他的鼻尖。
  
      “撒谎”
  
      “既然你不承认喜欢我,那我就不逼你承认,总有一天,你会承认的。”
  
      “以后私底下不要再叫我娘娘,唤我心儿,你现在唤一声我听听。”
  
      寒幕的脸越发的滚烫。
  
      他扯着嘴角想试探的唤出那两个字,可酝酿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勇气。
  
      尊别有别这句话,他自从伴随在太子身边就深深的记住了。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心底蠢动的情愫,告诉自己要理智。
  
      面前的是太子妃,不是他能够奢望的女人。
  
      他只不过是一个侍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