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之王 > 第七百八十章执法堂介入

第七百八十章执法堂介入

    此时此刻,他的确不会顾忌什么了,今天是他人生当中最屈辱的一次,带着这么多的人围杀杨奇,不仅刹羽而归,还把自己的族人搭了进去。  w?w?w?.?r?a?n?w?e?na?`co?m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和魏征不一样,司徒家族可是直接把他立为了下一代的家主,也就是说身边的这一些力量都是他未来可以掌控的力量。
  
      虽然司徒霸王和她们的感情不深,但是打狗也要看主人,而且不仅是他的手下受伤,连他自己本人受的伤也不轻,至少在这一两天之内绝对会看起来特别的狼狈。
  
      他本来在这个天阳学府当中就是风云人物,如果他这副样子出去被人看到的话,他有何脸面见人?
  
      在这即便这些倒下去的人,有些真的受了重伤,他还真的可以去学府那一边控诉杨奇吗?
  
      不管出于哪一个方面,他都不会这样做,也不能这样做,第一是因为他带着这么多的人围攻一个人天阳学府不可能不知道,但还没有出人命之前,他们是不会有所动作的,毕竟他们已经追击了,杨奇五六天的时间,这一点天阳学府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牵扯的关系太多,所以即便是司徒霸王,也不敢冒进。
  
      第二点就是出于面子了,这么多的人,围攻一个人不仅被逃掉了,还被伤了这么多人,这脸实在是丢到姥姥家了,而也是这第二点才会导致现如今的司徒霸王处于暴怒状态。
  
      那犹如摧枯拉朽一般的裂山掌,不管是谁面对都会感觉到自己面前就像是一座大山,完全无法撼动,这不仅是出于实力上面的强力压制,还是本命器物上面的绝对优势。
  
      司徒霸王觉醒的本命器物非常的特殊,司徒家族本来掌握的是元素体,就像司徒三怪一样,他们每个人觉醒的本命器物不同,但绝对逃离不开那种狂暴的属性,并没有给他们太大的加成,却给他们掌握属性的能力。
  
      而司徒霸王则是个例外,他在打到天象境界之前,家族甚至没有把注意力关注他他身上,因为当时的司徒霸王资质平平,并没有什么出色的表现,而当时的他也不叫司徒霸王,因为他平时也特别的色厉内荏,基本上在家逐当中不惹事,也不交好任何人,可以说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色。
  
      但是就在他突破天象境界那一天,天生异象,本来他的本命器物觉醒是一座假山,高也就两米宽半米的样子,但是因为天生异象导致他的本命器物变异,居然把一下子最低级的本命器物提升到了最顶级,山峦,这就是他的本命器物。
  
      要不是突破天象境界获得如此的本命器物,他在家族当中的地位,也只能做个平平的人而已,但是就是因为机遇的问题,他在家族当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几乎被司徒家族的人奉为下一代家主继承人。
  
      而他也收起了之前的色厉内荏,从此以后行事张狂霸道,但如果他冷静的话,做起事来,也不会太过于冲动,同时他也为自己改名司徒霸王。
  
      所以司徒霸王这个人不仅在实力方面超脱同龄人,心性也要比普通人要成熟很多,但是有一点就是他暴怒起来,根本就不会顾及什么,就比如现在他疯狂到已经召唤到了自己的本命器物,使用他自己的天赋神通裂山掌!
  
      铺天盖地的土黄色气息弥漫整个树林,冰火双兄弟感觉到这股气息的时候,他们没有后退,而是目光凌厉,他们微微偏向头对视了一眼之后,肩膀相靠,张弓搭弦,一股冲天气势从他们身上也爆发而出。
  
      居然有和司徒霸王分庭抗礼的迹象,一冰一火,本来是不可相容的两种属性,在这双胞胎兄弟手上却变成了相辅相成。
  
      “冰火双龙溪,秋落雨凄凄!”冰火双兄弟同时怒吼一声,手中的弓弦同时松开,一冰一火两根弓箭同时飞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靓丽的彩色尾巴,随后只见刚才飞出去的两根箭矢,突然化为一冰一火两条冰龙。
  
      这就是这冰火双兄弟领悟出来的一种共同的天赋神通,跟他们同时还领悟了自己本身的一种天赋神通,所以如果仔细算起来的话,他们各自有着一种,他们合起来又有另一种。
  
      而且据学院的老师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相辅相成的天赋神通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那一刻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即便是高阶天象都会为之胆寒,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三个人同时出手,同时爆发出全力一击,一边是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土黄色巨大手掌,一边是一冰,一火两条巨龙在咆哮在怒吼,以他们三个人发出的天赋神通碰撞的中心点能量气浪就犹如翻江倒海一样,吹倒了附近的大树,几乎是两个招式一接触的时间,直径三十米内没有一颗完整的树。
  
      也幸好发出攻击的是司徒霸王,而且他还有意识要保护底下那一些躺着的人,离开了他原本站着的地方,要不然的话,就凭借这一股碰撞的能量波动就可以把下面那一些丝毫没有反抗力的人撕成碎片。
  
      司徒霸王的修为应该是天象境界三重,而且是达到了巅峰那一种,只差一个契机就可能会突破,但是他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丝毫不会弱于高级天象。
  
      但是另外一边的冰火双兄弟他们的修为只是天象境界二重,但是他们结合起来的天赋神通,却可以和司徒霸王分庭抗礼,这样已经足以让他们两兄弟骄傲了。
  
      已经退到了远处的华玉清和魏征脸色铁青,现如今发展到这个局面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控制了,暴怒的司徒霸王根本就不会理会他们,而且他们可以肯定以他们两个人的实力绝对阻止不了司徒霸王,甚至会卷入这场风暴当中,他们两个可不会受这种无妄之灾。
  
      因此,他们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司徒霸王的怒火之后,他们就带着自己的人,迅速地离开那片战场,不仅是为了保护他们未来的这一些拥护者,也为何这件事情撇清关系。
  
      天阳学府虽然鼓励底下的学员私底下进行切磋,但是也是有底线的,就像现如今发展到了这个局面,天阳学府的执法队一定正在赶来的路上。
  
      前几天的事情,天阳学府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在一定基础上,华玉清和司徒霸王,他们根本就没有违背规矩,学府方面也没有处罚他们或者是阻止他们的理由,因此才放纵不管。
  
      但是天阳学府恐怕想都没有想到,确实如他们想象的那样杨奇和这些顶级势力的家族子弟发生了碰撞,但却没有想到真正发生巨大摩擦,却是这战神榜上的人。
  
      轰隆隆的声音在半空当中不断的炸响,但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人来到了这里,朝着天空一指,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好像把他们扣住,两股碰撞的能量瞬间溃散,化为虚无,而原本双目赤红,怒目圆睁的司徒霸王直接被摁在了地上。
  
      一道清冷而又浑厚的声音远远飘来说道:“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司徒家族的小子,你记住,如果从今天开始,你在惹事,将剥夺你三个月后进入天宝洞窟的名额,记住,这不是警告。”
  
      这可不是千里传音,只是普通的广播而已……
  
      听到了这道声音,站在远处的华玉清和魏征脸色都是一变,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心中好像有着同一个声音在呐喊着:“怎么都把这一个老家伙给引了出来?”
  
      几乎是一个瞬间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把这一片树林全部都恢复寂静,但却没有恢复这里的树林,也就是破烂不堪,一片狼藉。
  
      根本被按在地上的司徒霸王身上的那一股禁锢能量被解除,眼神当中也闪过了一抹清明,恢复正常的她冷静想起来之后冷冷的看了对面,脸色有些苍白的冰火双兄弟一眼,冷漠的说道:“你们最好永远都待在天阳学府里面别出去。”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转身来到了那些躺在地上还没有离开的司徒家族人,朝着天空发射了一颗信号弹之后就原地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好像在调息自己体内那动荡的气息。
  
      而站在远处的冰火双兄弟对视了一眼,随后又望向了天空,略微沉默了一下之后,也是跳下了树杈离开了这里,从头到尾他们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因为他们也分辨得出那个说话的老人,究竟是谁。
  
      可以说这个老人的权限很大是执法堂的大长老,而且实力绝对超过了高阶天象,但具体究竟是什么修为不得而知,但能够这么轻松就派人来到这里阻止这一场战斗,执法堂的底蕴,果然非同一般。
  
      虽然他们的碰撞几乎已经快接近尽头,但是能够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他们的碰撞,随后将司徒霸王压制下去,这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实力绝对达到了高阶天象。
  
      而另外一边的华玉清和魏征他们并没有上前,而是带着自己的人悄然离开,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可不会去触霉头,别看司徒霸王可以盘膝坐在那里,跟个累似人一样。
  
      可但凡现在有个人去碰一下司徒霸王,那接下来恐怕又是一场大战了,所以即便是他们也不会去想要接触厕图霸王,而且是暴怒的司徒霸王。
  
      而且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执法堂,对人那执法堂的大长老没有把他们两个人计算其内,但毫无疑问,天阳学府已经要介入这一件事情了,也就是说,从此以后,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至少在天阳学府不可能再发生了。
  
      但其实即便没有天阳学府执法堂的提醒,华玉清他们也不会再动手,就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一次没有成功的话,可能要等三个月之后他们去玩那一个神秘地方之后,出来再做打算。
  
      这是他们共同商议之后得出来的结果,那个活动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十分的重要,为了杨奇放弃那一个机会,相当不值,因此他们心中自由决策。
  
      但是他们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这个杨奇居然狡猾到了这个地步,你跑也就算了,居然还惹怒了司徒霸王,还伤了他们这么多人,恐怕这件事情不能善终了。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他们想要杀杨奇,反过来杨奇已经对他们够客气的了,要是真的发动佛怒唐莲的威力,恐怕那些人能够活下来的,也没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