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不言仙 > 第660章 旧事
    直到这一刻,青鸾才意识到,自己招惹的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你……你对三叔做了什么?!素卿你死定了!你敢杀害仙庭真仙,你……”
  
      素卿喂了她一束火焰。
  
      “这个世上就没有我不敢杀的人。说,小麻辫是不是你害死的。”
  
      她衣裳雪白,身形瘦弱,这一刻的眼神却让青鸾从头冷到了脚。
  
      “什、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青鸾惊恐地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口。她分明感觉到那束火焰顺着喉咙滑了下去,体内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但这“什么感觉也没有”,却比疼痛更加她胆寒。
  
      “住手!住手!我说!我都说!不要杀我!”毕莫妖突然扔下了武器,噗通一声跪下了。
  
      看到真君九阶的灰鹏真君顷刻间被做成一根蜡烛,毕莫妖的腿早就吓软了,只不过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还在凭着本能和面前的红衣女战斗。此刻听到素卿问话,她顿时感觉到了一线生机。
  
      “杀不杀?”武红牧歪着头,没看素卿,却是下意识地望向兰不远。
  
      “先别杀,看她老实不老实。”兰不远蹦了过来,瞪着武红牧傻笑了一会儿,忍不住在她胸脯上乱蹭了几下。
  
      武红牧皱起浓眉——胸都被她蹭扁了!想推开她,又没舍得。
  
      “说吧。”素卿轻轻把青鸾踢倒在地,走向毕莫妖。
  
      “是这样的……”毕莫妖战战兢兢地说道,“素夫人你一定要饶了我,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事情是这样的,青夫……青鸾她嫁进来之后,凤城主表面上对她好,其实是很冷淡的,她不甘寂寞,于是、于是勾引我兄长……”
  
      “你胡说!”青鸾尖叫了起来,被武红牧反手一剑拍晕,禁止她聒噪。
  
      “兄长待她一片真心,她却利用兄长做了很多事情,比如打压那些帮着夫人你作过证的人、除掉那些到孤鹜楼侍寝过的女人、以及安插人手,寻找机会置你于死地……但是夫人,有一件事的确不是兄长做的,就是那个雪坞来的女炉之死。其实那一日,青鸾她本是要兄长替她除掉一个又老又丑的侍寝女炉,结果她派去孤鹜楼监视的那个丫鬟回来复命,说是城主警告她不要动这个女炉。”
  
      素卿望了兰不远一眼。兰不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毕莫妖又道:“可谁知道杂役院还是出事了,不知道是谁杀了那个雪坞女炉嫁祸给那个又老又丑的。兄长和青鸾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还纳闷了好一阵子呢!”
  
      “竟然不是她做的?”素卿眸光微闪。
  
      “素夫人您要相信我!我都把她的丑事说出来了,就算包庇她这一件事,她也是恨我入骨,我又何必呢?而且我还要告诉您另外一件事情,那个雪坞女炉的尸体,以及另外那两个女炉,都是青鸾让兄长送出去给那五花界的花仙真君的。”
  
      “还有,还有,她今日打算把您削成人棍呢!”
  
      素卿沉吟片刻:“好,你走吧。”
  
      毕莫妖死里逃生,发现浑身上下不知何时已经湿透透了。她连滚带爬逃了出去。
  
      “你们觉得如何?”素卿气势一泄,又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不像是假话。”兰不远道,“小麻辫遇害的事情,凤倾绝和星宿师都在查,青鸾和毕莫邪恐怕没本事把事情做得那么干净,让那两个人都查不到什么线索。我觉得那件事应该与当初掳走那二老的事情有关。这件事情急不得,切莫打草惊蛇。”
  
      素卿认同地点了点头。
  
      武红牧不耐烦地打了个呵欠。
  
      素卿早就看出兰不远和武红牧关系不一般了,她笑道,“我先和青鸾好好聊一聊,你跟她们母子也好好叙叙旧。”
  
      兰不远愣了半天。
  
      直到发现武红牧耳朵红了,兰不远才惊呼出声:“阿牧你居然有儿子了?!你、你、你……”
  
      素卿噗嗤一笑:“我还以为你们很熟。你居然不知道她有儿子?”
  
      武红牧忍无可忍,揪住兰不远就往外面走。
  
      到了门口,她长长吹了声口哨,就见内室里蹦蹦跳跳出来一个三四岁模样的男娃娃。
  
      十分眼熟!
  
      “哎呀!”兰不远一个箭步蹿上去捂住了男童的眼睛,“阿牧你心也太大了!这场面能给娃娃看么!”
  
      武红牧一脸无语:“他都几百岁了,只是不长个而已。武御,别装了。”
  
      男童嘿嘿直笑,拉下兰不远的手,顺势在她光滑的手背上摸了两把:“咦,皮肤好好,我喜欢,你嫁人了没有?考虑考虑我?”
  
      兰不远:“……”
  
      调戏完兰不远,武御蹦蹦跳跳走到杵在门口的“蜡烛”面前,好奇地摸了几下。兰不远无语望天——她交的朋友都不正常,下一代还是不正常。
  
      ……
  
      兰不远没有自己的地盘,只好把武红牧“母子”带回无道的院子。
  
      幸好无道没有回来,久别重逢的二人得以好好说一说话。
  
      原来,在送兰不远上仙界的时候,武红牧也发现了可以借助着法阵的牵引之力,把天柱内的源力据为己有。但她并没有那么做。
  
      兰不远知道武红牧是为了她。当时若是再多有一个人像沈映泉那样断绝源力供给,恐怕她和无道就会死在磁力层中了。这样一想,对武红牧、虎彪和老龟三人不免多了一重感激。
  
      而沈映泉吸取了青龙源力之后,发现那个五行之阵已成了无主之阵,他便尝试着以源力入侵,将法阵据为己有,然后利用法阵继续收割其它天柱的力量。经法阵转化之后,其余的源力也能为他所用。
  
      等到另外几个发现事情不对时,一切已经无可挽回。天柱被掏空,沈映泉成就了无上之身!
  
      老龟省时度势,尾巴一摇投靠了沈映泉。武红牧和虎彪性子直,见到他因一己之私给人间带来了滔天大祸,便和老龟商量,想要趁沈映泉修为不稳时里应外合,杀了他以祭枉死的亿万生灵。
  
      没想到老龟叛变了,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沈映泉,沈映泉将计就计,将他二人引入瓮中。一战之后,虎彪身死,武红牧濒死坠海。
  
      本已是必死之伤,不料腹中的胎儿竟然反哺,救了她一命。
  
      武红牧摸了摸武御的脑袋,轻声说,“他为了救我伤了身子骨,长不大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世不言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