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死者代言 > 第五百零三章 失踪的子宫 8

第五百零三章 失踪的子宫 8

    周海扯下了一层手套,赶紧走过来,接过胖子递过来的手表。m.
  
      “送去大刘那儿采样了吗?”
  
      “采过样了!”
  
      周海举到眼前,仔细看了看,果然腕表上面有缺损还有划痕,时间日期都没有错。
  
      不过这个时间,与死亡时间还是有距离的,周海再度盯着胖子的眼睛。
  
      “你发现手表的位置,仔细搜索了吗?
  
      有没有什么搏斗,或者挣扎的痕迹?”
  
      胖子赶紧将相机从脖子上取下来,搜索到一张照片给周海看。
  
      “手表就是在床尾下面发现的,你看床尾这的立柱上有划痕,而且在这里有刀子割过的痕迹,被子这里也被割破了,床尾最底部的这个猫脚腿上还有血指纹。
  
      这个我已经比对过了,就是那个女性死者的指纹!
  
      所以可以断定,这个女性死者在这里和凶手有过搏斗。”
  
      周海眯起眼睛,回身看了一眼赵新利。
  
      “虽然组织可以分辨,为了严谨还是取一部分组织送检吧,然后帮着大刘弄一下,估计他自己做这么多检验快疯了吧!”
  
      赵新利点点头,深吸一口气,仿佛隐忍着什么似得,赶紧闷头干了起来,比平时拖拖拉拉的样子,相差太多,胖子一脸的疑惑。
  
      “呦呵,赵新利你咋了?
  
      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挨训了?”
  
      赵新利没像平时那样怼回来,或者跟着胖子搭茬,还是那副表情,快速进行着手上的工作。
  
      周海抬,脚踢他鞋子一下。
  
      “别打扰赵新利,他只是有些恶心,赶紧说还有什么发现。”
  
      一听周海说赵新利恶心,胖子压根没敢接茬问,毕竟他的承受能力是最差的那种,这样的事儿还是不知道为好,不好奇不打听。
  
      “我发现了一些痕迹,地毯上虽然看着乱,我通过脚印,还有血滴浓淡喷溅力度的分布,绘制了一个路线图,你看看!”
  
      胖子展开一张a3大小的纸张,整体的构图与酒店房间相似,这上面用红蓝两色标注了路径。
  
      “红色是赤足的脚印,这个按照尺寸测量,应该是女性死者留下的。
  
      这个足印,最初就是在床脚留下的,当然被子上有滴落和擦拭血迹。
  
      这里地毯上的痕迹,像先滴落的血迹,然后踩踏形成的,滴落和踩踏的时间非常接近,血液没有凝固迸溅的痕迹都保留着。
  
      随后是朝着床头处跑了几步,脚印的血迹更浓郁,这个脚步跨度非常大,而且并非直线。
  
      我尝试按照这个脚步跑了一下,整个步态都是摇摆不定的,我感觉她是在躲避什么,并且随着跑动她还在被攻击,伤势严重。
  
      随后,这个脚印跑向洗手间。
  
      从这里再出来,脚印的血迹就变成稀释血迹了,不过没有几步,这个脚印就消失在她死亡的位置上。
  
      至于这个蓝色标记的脚印,是一直穿着鞋子的,有些与女性死者的赤足印重叠,有些是围绕她的足印,只有最后在女性死者面前出现了单足印。
  
      我分析是单膝跪到死者面前,然后随着一串血滴延伸到客厅,之后没再回卧房,这个脚印去了窗前,去了门口,最后回到沙发处。
  
      另外就是两个踩踏足印,一个是44码鞋子,尖头男性皮鞋,从进门到罗云庭身侧的沙发旁,然后跑到卧门前没进去。
  
      还有一个是尖头的高跟鞋细跟,这个无法准确判断尺码,从房间进门直接去了卧房,这个人距离女性死者躺着的位置非常近。
  
      两份脚印的样本已经提取,与那两个记者的完全一致。
  
      剩下就是整个现场墙壁、天棚、家具、窗帘、寝具,以及卫生间,到处都是喷溅甩溅的各种血滴,我提取了四十多份样本,都送到大刘那去了。”
  
      周海举起这张图,铺在平车上,再度仔细看了一遍,又看了看胖子带回来的照片。
  
      “勘察做得非常仔细,与尸检的各项结论能够对上。”
  
      胖子长出一口气。
  
      “看到那个赤足的脚印,我都以为自己看错了,反复检查了好几遍。
  
      卫生间的浴缸和洗手台周围有大量的血迹,看着似乎是女性死者趴在那里简单治疗或者躲避过,浴巾和毛巾都用来擦血了。
  
      门的内侧把手上也都是血,纸篓里面也有带血的纸,看样子在里面呆了很长时间啊!
  
      你看这张照片,马桶后面的水箱上,有一处擦拭血迹,下面有一个小血泊。”
  
      胖子找到那张照片,递给周海,周海按照比例尺,比划了一下位置,拿起刚刚的尸检报告图表。
  
      “这个应该是背部刺伤出血造成的,这个女性死者应该是背部先受伤,她躲在卫生间,自己处理了一下伤口。
  
      尸检上也能看得出,背部的伤口外翻的非常厉害,胸腔后部的血肿也是因为这个造成的。”
  
      周海随即看向胖子,拍拍那张纸。
  
      “不过,那两个记者怎么进入房间的?
  
      按照服务员的说法,这个房间不是密闭的吗?”
  
      胖子摇摇头,“这个就不清楚了,万支队留下了几个帮忙的人,剩下的不是去审问了,就是去调查女性死者的身份了,还有一些去调取监控。
  
      没一个认识的,我问了半天没人说出个道道。”
  
      周海抿唇点点头,这个要等到专案会议汇总了。
  
      随即在另一份报告上,记录了一些东西,大体将胖子的发现标注了一下,见赵新利已经处理好罗云庭的尸体。
  
      这才朝着赵新利说道:“赵新利找人将罗云庭的尸体储存起来,我想他的家属已经快来了,或者已经跟万支队接触过了。
  
      整理一下,我们去看看大刘的进展,然后去准备专案会议吧,看时间差不多了!”
  
      胖子点点头,“走吧,大刘快疯了,临时抓了两个帮手,不过之前做的检验结果似乎出来了。”
  
      “走去看看!”
  
      三人出了解剖室,隔壁就是检验室,这里的设备很齐全,很多台机器还在快速运转着。
  
      大冬天的,大刘额头已经全是汗,身上的隔离服已经湿透。
  
      听到开门声,大刘回头望,见周海他们过来,赶紧走到大办公桌前,将做好的十几分报告递给周海。
  
      “检验我做了,这些比对我怕出错还是将结果发送给曾大姐,让她帮着把把关。”
  
      周海简单翻看了一遍,所有的化验结果基本和自己推断的差不错,随即朝着大刘点点头。
  
      “你接着弄吧,手脚挺麻利的,别的暂时不着急,我们去开专案会议。”
  
      胖子整个脸都垮了,“海子现在下午二点了,好好回忆一下,你是不是忘了啥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