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信聊天群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一人

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一人

  段天涯威严的怒吼声从里间传了出来,左烨马上就闭紧了嘴巴,神色委屈巴巴的。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直到外面的说话声完全消失,段煜方才反应过来,刚刚还情谊深重的两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哼!”
  
    段天涯甩袖,看向段煜!“怎么回事儿?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恐怕这林先生是再熟悉不过了,你有什么疑问便让这林先生讲与你听吧!”
  
    段天涯说完便沉沉地坐在了沙发之上。
  
    段天涯这语气,段煜委实不敢再多问什么,只得向一旁呆站着的林谢投去询问的目光。
  
    “咳咳咳。”
  
    林谢手握成拳,放在嘴前,颇为不自在的咳了几声。
  
    “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左叔对段家主的冷眼相待束手无策,雅琪为了自家叔叔,只好出此下策。”
  
    偷偷瞄了段天涯一眼,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林谢只好继续硬着头皮说道,“而小生恰巧懂得这九蛇的解毒之法,加之又有事儿想要求助于段家主,所以,只能配合他们演出了。”
  
    林谢说得真诚,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给撇了出去。
  
    段天涯还是端着,不说话,林谢何时跟这样严肃的长辈相处过,一时竟觉得压抑难忍。
  
    “对不起!”
  
    林谢忽而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并且高声道歉。
  
    “林少侠何出此言?”
  
    段天涯终于是开口说话了,不过却是似笑非笑的盯着林谢看。
  
    林谢没法,况且这是段雅琪的父亲,左烨的大哥,他觉得,对于眼前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他不需要有所隐瞒。
  
    “左叔和雅琪是因为我的请求才回段家来对段家主做出如此事情,实在是林谢的不是,可是,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还恳请段家主成全!”
  
    林谢一番言辞,恳切无比,让人挑不出毛病,虽然被人算计的滋味儿很不好受,可是,段天涯忽而对眼前这个不过二十的少年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不知,这林少侠所求何事?”
  
    林谢微微躬身,“少侠不敢当,段家主如此称呼,真是折煞我了。”
  
    林谢久久不进去正题,不是故弄玄虚,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种事情,在任何人听来恐怕都是匪夷所思、痴心妄想的吧。
  
    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就并不代表林谢不会开口。
  
    段天涯知道林谢还在组织言语,统计措辞,也不着急催促于他,只是手指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桌子。
  
    林谢也没有让段天涯等得太久,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已经整理好思路和情绪,对于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
  
    “段前辈,我的两个兄弟遭到孙海涛的毒手,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不醒,林谢实在是咽不下心中这口气,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祝你一臂之力,帮你报仇?”
  
    段天涯接过林谢的话,满不在乎的说着。
  
    “不是,您误会了。”
  
    林谢心知,段天涯是误会他想要用一个承诺换来报仇的机会,急忙解释着:“我并非是想让段前辈动手帮忙。”
  
    “哦?那你是想让我如何?”
  
    林谢的摇头拒绝倒是让段天涯有些许的吃惊,不过想来也是言辞上的逞强而已吧,毕竟这种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的事情他见得多了。
  
    “我,我是想请段前辈到时候站个队。”
  
    林谢婉转的提出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孙家作对,站在你这一方?”
  
    段天涯的语气不禁严厉了起来,心想这林谢简直是痴心妄想!
  
    “您误会了,我只是想当如果有一天,孙家让您出手帮忙的话,您可以视而不见,不用站在我这一边,保持中立就可以了。”
  
    林谢一番解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暖天涯皱眉,这说到底了还是跟孙家对着干啊。
  
    林谢看着段天涯皱眉就知道事情可能要黄了,急忙道:“您不用先急着回答我,当那天到来的时候,您再根据形势作决定也无不可。”
  
    段天涯听了林谢的一番话,忍不住挑眉:这小子,是把他段天涯当作那种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了吗?
  
    “放肆!”
  
    不待段天涯说什么,一旁听了许久的段煜一声大呵。
  
    林谢先前还不明白自己何时招惹这阴阳怪气的段家大公子了,可是后来突然明了了,自己刚刚说出口的话,似乎是有些不妥。
  
    “段前辈,我、总没有那个意思,你别往心里面去,我的意思是说,唉,这越说越乱了。”
  
    林谢半天也没有解释个所以然出来,最后只能颓然低头。
  
    “算了,是我强人所难了。”
  
    “我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在林谢情绪低落之下,段天涯忽然说道。
  
    林谢下意识的点头,“前辈请问,我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段天涯笑着点头,“很好!”
  
    “你,体内是不是有密钥。”
  
    林谢稍稍吃了一惊,随即便点头。
  
    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况且,段天涯本身就是身怀密钥之人,自然对密钥有所感应了。
  
    “好,爽快!坦荡!”
  
    林谢这么直接的点头倒是有些出乎段天涯的意外,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身怀密钥就是一种禁忌,打死也不会说出去,林谢这般直接很是称他的心意。
  
    “那你的密钥从何而来?”
  
    段天涯接着问了第二个问题。
  
    “前辈,您还未表态。”
  
    林谢微微摇了摇头,拒绝回答段天涯的这个问题。
  
    段天涯再一次吃惊了,这么多年来,敢这么威胁他的人除了孙家的孙翔,倒还是真的是第一人了。
  
    “喂!你怎么说话的!”
  
    段煜冲林谢吼着,这人真是越发的没规矩了,当初初见之时还觉得他人是不错的,想不到竟然是如此狂妄自大之徒!真是看走眼了!
  
    “小煜!”
  
    段天涯冲段煜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乱插话。
  
    段天涯都开口了,段煜不得不从,紧闭了嘴巴,再不说一句话,只是瞪着林谢的那双眼睛,昭示着他内心的愤怒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