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女攻略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挪动 中

第二百五十七章 挪动 中

    第二百五十七章  挪动(中)

    “你先喘口气。”琥珀忙道,“不是说只是动了胎吗?怎么……到底怎么一回事?”

    绿云点头,匀了匀气息,这才道:“说是前天晚上喝了盅鸡汤后人就不舒服,接着动了红。五夫人知道了立刻去请了太医院的吴太医过来。说是燥热积滞所致。开了甘露饮。谁知道几剂药下肚……”晓兰是怎么怀的身孕,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说了一些。现在五夫人刚生了女儿,晓兰就没了。她不敢多想,但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齐齐整整一个小少爷……”

    十一娘眼神微暗,半晌没有做声。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

    琥珀看着忙道:“那五夫人那边怎么说?”

    “石妈妈正和太夫人商量这事呢!”绿云道,“听魏紫说,五夫人想请慈源寺的济宁大师过来好好做场法事。”

    佛教讲究六道轮回,这样死于非命通常会有怨灵,要做法事超渡。但晓兰是通房,又是在嫡夫人怀孕之期间怀上的。这就有些难度了。

    “那太夫人是什么意思?”琥珀道。

    “太夫人说,先请济宁大师在家里做三天的道场,再到慈源寺做十四天道场。”

    三天小殓,七天大敛。也就是说,小殓一过,就把晓兰母子的棺材就抬到慈源寺去了。

    三人不由都沉默了一下。

    琥珀道:“那我们怎么办?”

    虽然是婢女,但毕竟怀了徐令宽的孩子。大面上总要过得去。只是怎样祭拜却成了一个问题。平时有陶妈妈,交给她办就是了。现在和陶妈妈走到了这一步,再去请教她……岂不是自找没趣。

    十一娘也头痛。

    想了想,道:“要不看三房怎么办吧?三房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这也是个没办法的办法。

    要错,大家一起错。

    自从冬青和万家的婚事传出来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是有个大丫鬟的位置空出来了,愁的是不知道十一娘会定谁。可做为二等丫鬟的绿云和红绣,却不约而同地使上了劲。结果冬青一病,接替她的成了绿云。绿云心里暗自高兴,做事比从前更殷勤了几份。

    因此十一娘一开口,她立刻应“是”,道:“夫人,我这就到秋绫姐那里打听打听去。”

    十一娘点了点头,绿云笑盈盈地曲膝行礼退了下去。

    却在厅堂遇到了匆匆撩帘而入的红绣。

    今天又不是她当值……

    想到红绣自从知道接替冬青的人是自己后不以为然的态度,绿云心中一紧。

    不知道她找夫人什么事?

    “妹妹走这么急,这是要干什么去呢?”

    红绣笑了笑,道:“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到夫人这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昨天还听到她说自己没时间,跑到琥珀那里央求秋雨给她做双单鞋……

    大家一起共事,有些事心里有数就行了。

    绿云说了句“夫人正和琥珀姐姐在说话,我得了差事,就不和妹妹多说了”,然后笑着走了出去。

    红绣吁了口气。

    绿云接了冬青的手,不见得自己就没有机会——说起来,滨菊年纪也不小了,这两年就应该放出去了。可自己今年才十五岁。比绿云还小一岁。

    说起来之前全是自己不好。想着自己从前是大姑奶奶的人,在夫人面前没有绿云殷勤。现在既然知道夫人不是看重这些的人,也要改一改才是。要不然,就是滨菊放了出去,自己只怕也没机会。难道要在二等上坐到老不成?

    想到这里,她整了整衣襟,恭敬地禀道:“夫人,奴婢是红绣。有要事禀夫人。”

    “进来吧!”十一娘的声音和从前一样舒缓,却有些懒洋洋的意味,好像提不起精神一样。

    她心中暗暗称奇。

    夫人自从生病以后就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难道是病还没有痊愈?因为上有婆婆下有妯娌,还有侯爷和小姐、少爷要照顾所以强撑着?

    念头一闪而过,红绣已低眉顺眼地走到了十一娘的面前。

    蹲下去行了福礼,她低声道:“夫人,乔姨娘身边的珠蕊刚才向奴婢打听侯爷什么时候回府。奴婢没敢说。”

    徐令宜这两天为了王家的事早出晚归,十一娘都没机会向他推荐刘太平和常学智。

    这个乔莲房,又要干什么?

    她大大方方地派了丫鬟来说要见徐令宜,难道自己还拦着不成?

    十一娘微微有些不悦,却不露声色,对红绣的行为进行了表扬:“你做得对。有些话当讲则讲。有些话,不当讲则不讲。”

    红绣面露喜色,又见琥珀立一旁,知道她们有话要说,立刻曲膝退了下去。

    琥珀就笑道:“现在大家做事都机灵了不少!”

    十一娘听着笑了笑,问起琥珀自己的私房钱来:“……还剩多少银子?”

    琥珀算帐给她听,十一娘摆了摆手:“你告诉我余额就行了!”

    “除了太夫人赏的那袋金豆子,还剩三百二十四两八钱。”

    十一娘沉思片刻,道:“那就拿出三百两银子给冬青——我已经跟白总管说好了,十日后就送她回虞县。”语气有些踌躇。

    琥珀却暗暗吃惊:“夫人,送三百两?那我们……”

    “这都到了月末了,例钱马上要发了。”十一娘笑了笑,“没事。”

    琥珀还有些犹豫。十一娘已站起身来:“你去跟她说就是了。我去看看滨菊。”

    她不好再多说,陪着十一娘去了后罩房。

    ******

    和滨菊住一个屋的兰萱小心翼翼地给十一娘上了茶,刚退到一旁,滨菊就进来了。

    “夫人,您有什么事让小丫鬟们叫一声就是了,怎么亲自过来了。”

    她恭敬地上前给十一娘行了礼。

    十一娘看了兰萱一眼:“先下去吧,我和滨菊说说话。”笑容亲切,语气温和。

    兰萱松了口气,忙曲膝行礼退了下去。

    滨菊见屋里只有她和十一娘,立刻道:“夫人,冬青这几天一直挺安静的……”

    十一娘却指了指炕前的小杌子:“你也坐吧!”打断了她的话。

    滨菊坐了下来。

    “冬青那里有你,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十一娘将刚才兰萱端给她的茶递给了滨菊,“我听琥珀说,你吃的少,人也瘦了一大圈。所以特意来看看你的。”

    滨菊听着眼泪就扑扑地落下来。

    十一娘看着眼圈红了:“我这几天,心里乱糟糟的,你可别再出什么事才好!”说着,心里就酸楚起来,那天因徐令宜的出现而强忍着的眼泪此刻才毫无顾忌地落下来。

    滨菊想着之前在一起的欢快,再看着这时候的分崩,也跟着哭了起来。

    琥珀站在窗棂下,听到屋里没有动静,这才让兰萱打了冷水进去帮十一娘敷了眼睛。

    可能是哭了一场的缘故,滨菊的样子反而比之前精神了些。

    十一娘就吩咐滨菊:“……家里的事有琥珀,那边刘元瑞家的也是个聪明人。你去了,趁这个机会好好歇歇。等三月三,我再接你回来。”

    滨菊用冰冷的帕子敷在眼睛上:“看夫人说的。我哪有那样金贵。送走了冬青我就回来。”

    两人正说着,有小丫鬟跑了进来:“夫人,侯爷回来了!”

    十一娘不好多留,又交待了几句,和琥珀回了正屋。

    路上,她问琥珀:“冬青怎么说?”

    “什么也没有说。”琥珀想着冬青接过三百两银票放声大哭的样子,“哭得很厉害!”

    十一娘听着脚步一滞,然后快步进了内室。

    徐令宜已经更了衣,坐在内室临窗的大炕上,红绣正弯腰给徐令宜了上茶,嘴里还道:“……一直强撑着,偏生冬青姐姐又病了……”听到动静扭头,看见是十一娘,甜甜地笑着喊了一声“夫人”:“您可回来了!侯爷正问着您呢!”说着,轻手轻脚地退到了一旁。

    十一娘看着觉得奇怪,不知道这是唱得哪一出,狐惑着上前给徐令宜行礼:“侯爷回来了!”

    徐令宜没像往常那样点点头完事,而是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会。

    见她眉宇间果然有几份不快,想到刚才红绣说她“一直强撑着”,就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炕垫:“来,坐下来说话!”

    十一娘见他回来的比往日早,行事又有些异样,再看了满屋子的丫鬟一眼,虽然有些别扭,还是勉强坐到了他的身边。

    琥珀一看,立刻朝屋里服侍的丫鬟们使眼色,带着她们鱼贯着出了内室。

    十一娘见屋里没有了人,神色自然了不少:“侯爷可是有什么话要跟妾身说?”

    徐令宜看在眼里,暗暗觉得好笑——没想到十一娘的脸皮子这样薄。

    他正色道:“我把王家的意思跟常宁公主说了。常宁公主也觉得这样好。至于姜夫人那边,姜柏已写信给姜桂。要是有必要,姜桂会亲自来一趟燕京。就等罗大*奶那边的事一办妥,常宁公主就会进宫跟皇上说。我到时候再跟礼部那边打个招呼,这事十之八、九没什么问题。你就放心吧!”

    王家的事解决了,她应该安心些了吧!

    原来是为这件事。

    十一娘向他道谢:“这事能成,全凭侯爷从中周旋!”又道,“既然要走礼部的路子,侯爷虽然贵为公卿,可礼多人不怪。看要准备些什么礼品,侯爷跟我支会一声,我也好准备准备。”

    “这些琐事我会让赵管事他们准备的,你就别管了。”

    ※

    加更有点晚,大家明天起来看吧!

    (*^__^*)嘻嘻……。.。